In Tencent Weibo, talk and listen to the world.

刘纪鹏 (@liujipeng)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导。...

长微博

对证监会的几句牢骚 

有记者请我评论《证监会:开展个股期权试点条件基本成熟,将来炒股可以小搏大》http://safejmp.com/?appid=159&token=560134a2514ab73f&ts=1563373599&url=http%3A%2F%2Furl.cn%2FFKYylV(详见2013727各大证券报)一看这题目不禁怒火中生,股市搞成这个“熊样”,不求把股票现货市场搞好,还要争食“唐僧肉”,国债期货9月要开,黄金ETF下周就开,期权争取年底开,又有哪一个对“可怜的”股票现货市场是利好呢?证监会各会管机构竞相不是办公司,就是品种创新,所办的每一个交易所、公司、保护基金都吃垄断饭,都是暴利,投资者保护基金成立8年没保护一个股民却投资安信证券,融资融券公司去年成立几个月就盈利2.7亿,三板是公司,协会办公司,每个交易所的信息公司再投各地的“四板”市场,证监会、交易所、协会三位一体,人员、出资交叉自我循环,再与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人事上关联,哪里来的制衡和监管啊。

证监会,交易所天天强调信息披露,我看你们这两个“非驴非马”(证监会:是政府部门还是事业单位?交易所会员制、公司制、事业单位还是证监会延伸机构?)的特色机构才最应该把所属机构特别是交易所的财务情况向社会披露,因为上述所有的钱都是来自于股市的直接和间接收费,股民才是养活你们的衣食父母,难道不是吗?上交所“股改时的权证创新”闹腾了5-6年,至今屁股没擦干净,给社会和证监会添了多少麻烦,不考虑时机拼命要开国际版幸被大家挡住,上交所前领导主管创业板发行搞的一塌糊涂,还听不进大家意见……。我不能再说下去了,因为新到上交所不久的桂理事长不久前刚给我的书《资本金融学》作过序。

上述言论虽是一时怒气之语,但却是压在内心已久的肺腑之言,要不是股市跌成这样,我凭什么要反对金融创新呢?沪、深股票现货市场基础这么糟,问题还都没找到并解决,这一个又一个从局部利益出发的股市衍生品接踵而至好一派“分田分地真忙”之气象,无助问题解决反而帮倒忙。谁又能站在肖主席的立场上想一想呢?有本事就先把股市搞上来让中央领导放心,让股民投资人满意,再“衍生”不迟。

我知道记者发表我的上述言论也给其刊物添麻烦,所以我一不想公开发表,二不想“打小报告”,只是通过微博告表达我作为一个早期参与中国股市建设的“老人”看到她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一时悲愤和深感肖主席当家不易做一回“恶人“罢了。当然只要有领导或朋友批评,我愿随时把微博删掉。但这绝不意味我对上述说的每一句话怕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