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律师张翔的腾讯微博,立即登录并收听,别错过TA的精彩内容!

律师张翔 (@zhangxss)

北京市荣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长微博

追问中国足球协会与卡马乔团队的合同风险管理问题

    6-15惨案后,中国足球协会(以下简称“足协”)已经明确表态与卡马乔团队提前解约,而足协要为此承担的高额违约金及税费问题。据《体坛周报》透露,足协将全额支付卡马乔团队未来一年半的薪水,税后共计645万欧元(约5150万元人民币);还要额外支付高达2500万元人民币的税费。
    高昂的“分手费”让全国球迷再一次领略了请佛容易送佛难的道理。之所以说“再一次”,是因为在与外籍教练的合同上,足协已经不是第一次吃亏了,最近一次,就是因与国家青年队主帅克里克解约,足协不得不将30万欧元违约金全额支付给荷兰人。
    记得在“6•15惨案”后,央视足球之夜曾连续推出两期特别节目《追问1:5》,那么,在面临如此巨额的违约金的时候,我们不禁也要追问:“天价违约金”从何而来?足协对与卡马乔团队之间的合同是否进行过法律层面的分析?较之于卡马乔团队的律师哈维尔,足协的法律顾问做了什么?其实前述一系列问题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一个问题,那就是足协与卡马乔团队的合同风险管理问题。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合同风险特指合同利益遭受损失的一种可能性;而从法律层面上说,合同风险多指可归责于合同一方或双方当事人的事由所致的损失。单就足协承担违约金及税费的数额来看,足协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冤大头,也是全部合同风险的责任承担者。简单粗暴地说,与卡马乔团队之间的合同,足协承担了全部的义务,未享受到任何权利,足协似乎毫无合同风险管理意识。但是,由于官方并未公布足协与卡马乔团队之间的合同,我们只能根据媒体对合同细节的只言片语的报道管中窥豹。
    卡马乔是否违约?足协解约是否违约?
    根据腾讯网报道的足协与卡马乔的合同条款,其中有一条“2年内中国对要有明显变化”,中国足协的高层曾经这样解读“明显变化”:没有具体指标不等于卡马乔就没有压力,不等于就不能下课;如果2年之内见到伊拉克、阿曼、沙特等队都输球,见谁输谁,FIFA排名不断下滑,这样的明显变化是不能接受的。然而,不幸的是,如果从法律的维度来解读“明显变化”,那么,即使没有明显变化,这也不足以认定卡马乔团队存在违约的事实。原因在于,法律规定的合同违约是指违反合同债务的行为,亦称为合同债务不履行。违约行为的构成主要表现在:
    其一,违约行为发生,至于违约行为的类型,应视当事人的约定或者法律的直接规定;
    其二,原则上要求违约方有过错,或者是故意,或者是过失,若法律规定了严格责任或无过错责任,应从法律规定。
    但因需考虑法的实效和法的实现等相关要素,法律在制定时就为自身的局限性所制约,上述违约行为的构成同时需要满足可具体量化的基本要求。具体到足球层面,按照国际通行的惯例,教练员违约责任的约定方式主要为:合同中有明确的目标限制条款,只要没有达到指标,合同就自动终止,足球协会、俱乐部或其它合同主体会因此拥有合同解除权,不必因解除合同而承担任何违约金。然而,足协与卡马乔之间的合同显然没有任何有关球队成绩方面的具体的违约责任约定。在合同领域,无约定则无责任,这是最为朴素的法律精神。因此,提前解约只能是足协承担违约责任,卡马乔团队是没有责任的。
    对这样的合同,有人戏称,即使不是大名鼎鼎的哈维尔来谈,就算是哈维(现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队球员)来谈,足协也没有任何胜算。这样一份合同,与其称之为合同,倒不如称之为卖身契来的准确,这一次足协真的是卖给卡马乔了。那么,这样一份连普通法务人员都知道不能签的合同究竟是如何签订的呢?如果说足协无法律顾问还勉强说得过去的话,那么说足协未设置法务部门,那可就真的是信口开河了。现实只是,足协真的与卡马乔团队签署了这样一份合同。
    足协有关人员是否构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受骗罪?
    从某种意义上说,足协有关人员在与卡马乔团队签订合同过程中,确实存在失职问题,应当承担相关行政责任。但即使需要有关人员承担责任,也不应有失偏颇,足协有关人员并不构成日前被炒作的很火的签订、履行合同失职受骗罪。
因为前述犯罪是指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签订、履行经济合同的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未向主管单位或有关单位了解,盲目同无资金或无货源的另一方进行购销活动;有的不了解对方情况,擅自将本单位资金借出受骗,有的违反外贸法规规定,未经咨询,不调查客户信誉情况,盲目与外商成交或擅自作经济担保,结果被诈骗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因此,构成该罪的一个重要要件在于对合同性质的判断,即合同必须为经济合同,足协与卡马乔签订的合同虽然标的额很高,但合同性质的不同也会对违约金的赔付产生影响。但由于不知在该合同中,足协和卡马乔团队是否就纠纷解决进行了具体约定,因此能否适用我国法律对劳动抑或劳务合同的规定,将足协的损失降低也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最后,不讨论签署这样一份合同的背景,也不讨论签署这样一份合同的深层次的体制或政治因素,只想呼吁足协:请在进行诸如合同行为的民事法律行为时尊重法律;请在签订合同前培养一下合同风险管理意识。搞好足球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懈怠失察!

声 明
1.本文所援引的消息、事件大部分来自包括但不仅限于网络媒体、电视媒体、报纸及杂志等对题述问题的相关报道,作者未对前述报道的真实性做实质性审查,作者不承担因报道不实而产生的任何法律风险;
2.本文系对合同风险管理等相关涉法问题的探讨,不涉及对政策、体制等其它问题的研究;
3.未经作者书面同意,任何主体不得对本文进行包括但不仅限于复制、摘抄、镜像等任何形式的商业利用;若有对本文进行其它形式使用的需求,请与作者联系。

                                 文定 笔擎
                                 张翔于二〇一三年七月四日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