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encent Weibo, talk and listen to the world.

法大何兵 (@zfhebing)

于幽微处烛法理,自方寸间识波涛。

长微博

陪审改革:中国民主改革开幕

陪审改革:中国民主改革开幕

何兵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制定的法律、法规和规章,数以万计,但法治中国仍然离我们很远,这是为什么?一个根本原因在于社会主义民主改革,没有实质性进展。当人民无法监督政府和司法,是否执行法律,对谁执行法律,如何执行法律,官员说了算而人民说了不算,法律必然被虚置。

习总书记说:“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确实,法律得不到实施,就是一张废纸。那么,如何保证法律得到准确实施?中共四中全会的决定已经给出了答案,这就是“人民是依法治国的主体和力量源泉。”因此,如何有秩序地推进社会主义民主,从而调动广大人民来监督实施法律,就成了法治中国梦想能否实现的最重要一环。

中国的民主如何突破?有人认为从选举突破。对此,我向来不能认同。多年前我就提出,中国的民主进程,要从陪审突破。陪审制度改革,决不能简单地被认为是一项司法改革,他其实是政治改革,是民主改革。如果陪审制改革试点成功并最终推向全国,按目前的方案,中国每年大约有近百万的人民到法院参与案件审理,并实质性地决定案件的结果,这难道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最重要形式吗?

陪审制民主之所以要优先突破,是因为法院案件审理,已经有既定的程序制度约束,人民通过这种法定程序到法院当家作主,有秩序地将他们对法律以及公平正义的理解,融入法院的判决。每年让数以百万计人民到法院审理案件并进行判决,这是最实质性的民主和最有效的民主之一。这种民主之所以是有序的,还因为我国诉讼制度上,上诉审不适用陪审,而实行法官审。如果陪审法庭在法律适用上出现重大偏差,可以通过上诉制度来纠偏,从而保障国家法律的准确和统一实施。

陪审制改革要想落到实处,必须坚持以下四项原则:一、陪审员数量上要多于法官,从而避免陪审员被职业法官架空。二、陪审员随机挑选,从而避免法院或其它部门滥用挑选陪审员的权力,控制陪审员。三、一旦开庭审理,实行审理不间断原则,并当庭判决。如果案件审理期间,可以中断审理,并放任陪审员自由与外界接触,难免会发生左右甚至贿赂陪审员的现象。四、陪审法庭的判决一旦作出,立即生效,除非通过上诉程序可以更改,不受本院其他人员的左右。不难看出,陪审制是实现“由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最佳形式,是打破现行司法行政化的最有效手段,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最现实方式。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将陪审制改革比喻为“旧制度下的大革命。”

陪审不仅是民主改革的最重要一环,他也是培育国民法治观念的最佳课堂。一个国家,如果官员不信法,人民不信法,法治国家只能是一枕黄粱。丹宁勋爵,这位英国近代司法史上的元老重臣,曾经深情地赞美道:陪审是这样一种工作,它为一般人上了有关公民权的最有用的一课。它是一门在以前800年间代代相传的课程。被任命为陪审员的英国人在主持正义方面确实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的同胞有罪还是无罪,总是最后由他们来决定。我相信,参加这种司法活动对于培养英国人的守法习惯所起的作用要超过其他任何活动。一位伟大的历史学家曾将它说成是有利于国家和平发展和进步的一种最强大的力量。丹宁还曾借用别人的话说,陪审制是自由的明灯,宪法的车轮

多年前,我曾深切地希望修订刑事诉讼法时,能够激活我国的陪审制,从而点燃自由的明灯,推动宪法的车轮。但愿这一次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