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encent Weibo, talk and listen to the world.

王鲍镇创新建立“党建微家”,打通服务党员群众“最后一米”

 王鲍镇创新建立“党建微家”,打通服务党员群众“最后一米”

——深植农村“神经末梢”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日前,在王鲍镇洪桥村“党建微家”,十多位农村党员重温入党誓词,学习党章党规,表达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决心。

    今年以来,王鲍镇创新建立“党建微家”,把党建服务向农村宅头延伸,以此激活农村基层党组织“神经末梢”,解决了农村党员群众与党组织“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打通服务党员群众“最后一米”

    “正平路向西左拐向南200米有坍塌,村民出行不方便、不安全,希望村里解决一下这个问题。”在64岁老党员卞觉飞翻开的一本记录本上,记者看到了这条建议。“特别管用!问题反馈到村里后,没过多少时间,村里就在正平路上搞了‘填土工程’,现在村民出行方便多了,也安全了。”卞觉飞笑着对记者说。

    这本“特别管用”的本子,是王鲍镇洪桥村“党建微家”的活动记录本,上面记下了村里党员们提出的不少建议。卞觉飞是村党支部的党小组组长,也是“党建微家”区域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党建微家’把党旗插到了农村宅头,农村党员干事热情更高,村民感觉也更踏实了!”

    “党建微家”究竟是啥?这是王鲍镇建在农宅里的党建服务阵地,不少党员腾出了自家客堂间来做“党建微家”,供党员活动。王鲍镇党委书记王峰华告诉记者,通过相关活动制度、责任分解、党员承诺,既保留仪式感,同时又深入农村宅头,接地气、“零距离”服务党员群众。

    有了“党建微家”,一大批农村党员有了施展拳脚的平台和机会,在服务群众、解决百姓难题方面崭露头角。正平卫生室的陈亚新经常为村民进行义诊。大学生村官倪利娟定期将上级政策规定传达给百姓,做好解释工作,同时又把群众所需所求反馈到村镇,便于相关部门解决。微家党员们还经常走访慰问困难户。

    农村基层党组织急需“激活”

    王鲍镇地处启东西北部,行政区划面积126平方公里,共有67个党(总)支部,3995名党员,农村党员3203名,占比达80%。近年来,由于党员人户分离、人员老龄化、常态化教育管理机制缺失等原因,部分基层党组织的作用和功能出现了弱化。

    卞觉飞告诉记者,洪桥村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洪桥村地处王鲍镇西北部,由5个自然村合并,共有党员209名,其中60岁以上120名,占党员总数的57.4%。另外,在“三会一课”制度落实方面缺少活动阵地,即使有了活动,也应者寥寥。在党员群众的各类需求面前,仅有的一个村级服务中心的远程教育活动室也显得捉襟见肘。

    “‘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活动要由‘关键少数’向广大党员拓展,党建服务阵地必须延伸到农村的‘神经末梢’。”王鲍镇党委委员(挂职)、洪桥村“第一书记”杨本发介绍,

    镇党委综合考虑了场地条件、活动便利程度、辐射效应等因素,在服务热情高、责任心强、有群众基础的党员家里,因地制宜建立了“党建微家”。

    每个“党建微家”的“负责人”由影响力大、号召力强的党员担任,还成立了“党建微家”家委会,每位家委根据自身特点主动认领职责,分担村党组织部分职能,并利用其邻里之间的声望,带动周边党员、村民一起参与党建服务、社会治理等工作。如今在王鲍镇,有十多个“党建微家”正在运行和建设中,带动了3200多名农村党员。

    “微家”让基层党建“活起来”

    记者在洪桥村“党建微家”看到,屋门口挂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党旗下是一段入党誓词,旁边是“党建微家”的介绍。走进“微家”,屋子里宽敞明亮,一面墙上挂着“微家”的相关制度,另一面是党员风采展示。

    卞觉飞告诉记者,听说村里要搞“党建微家”,他便主动请缨,既把自己的老宅作为“党建微家”的阵地,还利用空闲时间为“党建微家”做后勤工作。没过几天,卞老的家里就成了党员活动室。

    “以前,党员们在家附近没个碰头的地方,很少聚得到一起。现在我这儿成立了‘党建微家’,党员们常到这里坐坐、喝喝茶,就可以把村里的事情议一议、评一评。”现在,邻里间鸡毛蒜皮的小矛盾,洪桥村的党员们会自发地在“微家”里协商沟通,并形成了一系列“村规民约”,有效约束了村民的日常行为。

    王鲍镇通过“四微”模式管理,党建微服务向村民群众提供邻里守望、权益维护、关注留守儿童等服务。党建微活动每月至少召开1次党小组会、微家家委例会,传播党的声音,倾听收集民意。党建微议事围绕重点工作及村民利益相关的事情,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商议对策。党建微家风通过党员的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在群众中发挥带头示范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