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望江谈的腾讯微博,人海茫茫相遇不易,立即登录,别错过!

望江谈 (@dcwangjiangtan)

长微博

《望江谈》专访甘犁:政府没必要再建保障房


【本期嘉宾】
甘犁,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与研究中心主任。师从200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麦克法登教授。2006年,他受邀组建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2009年,他发起并领导了全国范围内的学术调查——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建立起了中国微观金融的基础数据库。

    2013年,甘犁和他1600余人的团队,用调查报告填补了中国家庭金融微观数据空白,提出一成家庭拥有全国六成财富,令舆论哗然。这位重视数据力量的学者给出回应:中国贫富差距确实在缩小,因为“有房者多”。同时,他犀利地指出住房调控核心应是盘活存量房,保障房的修建则被他拉入“黑名单”。

中国家庭不算很有钱,但有房

大成网: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提出,城镇家庭自住房拥有率为87%,但有效住房率为70%,中间有17%的数据差。从长远来看,会有哪些隐忧?

甘犁:住房拥有率很高是事实。我们在计算住房刚需时,也考虑了人房分离的情况(与父母同住、房在农村人在城市等)。这样一扩大,有30%的家庭有住房刚需,但他们中仅有10%能负担当地房价。房屋供给过剩,这是一个基本特征。

   风险就是,大部分的家庭资产集中于房产,北上广等地比例更高。第一,如果楼市真的垮掉,会严重影响各种消费行为,波及经济各个层面;第二,房产商会出大问题。我主张央行做一个房产行业压力测试。我们测试过,假设房价下跌三分之一,不会影响老百姓的房贷,因为首付很高;同时,银行贷给房地产商的部分很容易出问题。

大成网:造成资产构成单一化的原因是什么?

甘犁:大量中国家庭的资产都投入到房产中,是有问题的,原因之一是没有投资渠道,否则房产也不至于占这么大比例。


政府没必要建保障房

大成网:国家和家庭,如何分别应对这一潜在风险?

甘犁:我建议大家有多套房,一定要卖掉。包括保障房,完全没必要建,保障房的空置现象已经出现,今年六月我们准备发布一份中国房地产空置率的报告,各个城市的情况都有。中国19%的家庭拥有多套房(两套以上),多为投资需求驱动,大部分的多套房是空置的。所以住房调控的核心思路应以盘活存量为主,让空房流转起来,产生效益。

大成网:你提到政府应让现有的空房流转起来。有哪些建议方式呢?

甘犁:一是将建保障房的钱用作租房补贴;另一个方式就是征收房产税。两个方案可以并行,这与目前住房调控的思路有点不一样。

大成网:现在推行的共有产权房也会是比较合理的解决方式之一吗?

甘犁:核心不是说政府以哪种方式,只要在新建房,我觉得就不应该。至于新建房屋是以廉租房、共有产权房、或是其他低于市价的方式出售,都不是关键。共有产权房也是保障房的一种嘛,政府拿出的这些补贴也还是要建新房。所以不如当做租房补贴,比较合理。
         在校园里,很多同学对甘犁也是“只闻其人,未见其身”。

个税改革的核心在于合算所有收入

大成网:今年两会,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呼声依然强劲。个税被指沦为“工薪税”,你怎么看目前暴露出的矛盾?

甘犁:个人所得税一定要改,要把所有收入考虑进来,目前财产性的收入是未征税的。富人群体的财产性收入占了大头,像你我这样拿死工资的人,税收得狠着呢。你会发现,我们的个税对经济系数没有造成变化,因为有钱人也交不了多少。个税改革的核心不在于提高起征点,而是要合并计算各类收入,并且以家庭为单位。

大成网:个税征收以家庭为单位,在中国难以推进的原因是什么?

甘犁:现在的困难是我们没有联网,对于个体的家庭结构不清楚,那怎么按家庭来收税?国家其实在技术层面能做到,就看有没有这个决心,美国在50年前就做到了。至于提高起征点,不是太大的事。第一步是合并收入,第二步是以家庭为单位,这显示了一种人性的考虑。

本期嘉宾更多精彩观点欢迎猛戳:

完整版链接 http://cd.qq.com/news/wjt/gl.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