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encent Weibo, talk and listen to the world.

张纯 (@weijiganyu)

一个有良知的媒体评论员,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

长微博

钱宝事件的心理迷思


钱宝网垮了,集资人傻了,煽动闹事的被抓了,张小雷也已经到警方投案了,钱宝网无疑是近期的社会热点事件。
     在南京的看守所里,钱宝实际控制人张小雷长长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我为这一天已经准备了三年。”也就是说,三年以前张小雷就知道钱宝网的最终结局,可是为了这个结局,他还是继续打拼了三年,最终也是回天乏术,被迫选择投案自首。
     从经济学的角度说,钱宝的游戏是不可能成功的,“雷氏盛宴”无论它鼎盛时期如何的奢华壮观,也都会走到它生命的尽头。因为这种靠高额利息支撑下的泡沫,在没有盈利模式的情况下,违背了经济规律,最终一定会因其资金链断裂而崩盘。所以,张小雷的“钱宝网”就是靠“人带人”串起的资金链来维持经营。这种违法的骗局,只能造就虚假的繁华,不能成就千秋的大业。
     不过,从心理学的角度说,钱宝的游戏算是成功的。因为钱宝网一开始就利用了人心的贪欲和侥幸,“合理”地虚构了一个利润王国。它利用一次次“兑现”,来强化自己的“诚信”;利用人链之间的反复宣传,来调动并强化人心的贪念;利用“做任务”来增加网络的粘性,钝化内心的冲突;利用人带人的规则,来增加宝粉的信任。最终,钱宝网成功实现了对“宝粉”们的催眠暗示。
    其实,宝粉中有人是“清醒”的。他们知道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们中的许多人深谙这种庞氏骗局的风险,只是他们似乎更加深信,这种潜在的风险最终不一定会落在自己的头上。“这么多人,凭什么我就是那最后的接盘侠呢?”钱宝网就是利用了人们内心的侥幸来实现快速扩张。从这个角度看,钱宝网的实际控制人张小雷确实有着深厚的心理学功底。
     宝粉中也有一些人是糊涂的。他们先是听信了钱宝的宣传,相信了“钱能生钱”的道理。以为“钱宝”集资的背后一定会有实体的支撑,否则怎么可能给予这么大的回报呢?这种“虚幻的真实”给“宝粉”们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他们觉得只要“交押金、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就可以为钱宝“添砖加瓦”,就可以为为自己赚钱,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其实,这正是钱宝有别于其他庞氏骗局的“技巧”所在。
钱宝粉们在交了押金以后,每天在钱宝网上“签个到、看广告、做任务、赚外快”等仪式化的行为,不知不觉就完成了从普粉、到忠粉、到死粉的过程。在这种不断强化赚钱理念、不断坚守自己信念,其实就是催眠暗示。如此说来,张小雷不但有着深厚的心理学功底,而且还是一个“非著名催眠大师”了。
     历史向来都是“成者王侯败者寇。”张小雷的游戏结束了。在这场雷氏盛宴中,很少有人是真正的赢家。张小雷机关算尽太聪明,制定了游戏规则,最终也败在了自己的游戏之中。这也许就是国人常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我一直在关注钱宝网,也一直在网上关注有关钱宝的信息。我觉得不论你是不是“宝粉”,你都可以从中学到许多。
1、做事要有规则意识
     钱宝出事以后,有人要找警方赎人,有人要找政府闹事,都觉得张小雷和自己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其实在这场贪婪的游戏中,谁能说自己是无辜的呢?正如一位西方哲人说的那样,“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所谓的无辜,也只是在面对失败的时候不愿意承认自己当初的贪心而已。有人说“愿赌服输”,既然你选择了钱宝非法的游戏,就要有“输”的心理准备。那种亏钱就哭,赢钱就笑,输不起,赢不起的人,即使不在钱宝上栽跟头,也会在其他地方栽跟头。
2、凡事要有良好心态
     心理学有种“归因效应”,是说人在成功的时候多半会寻找“内归因”;人在失败的时候多半会找“外归因”。张小雷投案自首以后没有寻找“外归因”,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而是实事求是的承认自己非法集资的事实。这种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愿赌服输的心态,让我刮目相看。张小雷尚能如此,宝粉们也当如此。
3、遇事都要依法维权
     钱宝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受骗上当者众。仅靠自己的力量能解决吗?不能。“聚众维权”能解决吗?也不能。中国是法治社会,那种以非法手段去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做法,本身就很扯。既然张小雷相信法律,选择投案自首来解决问题,你为什么不相信法律了呢?
4、自己要有自知之明
     孔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遇到了什么样的事儿,自己一定要知道。心理学有种“契可尼现象。”说白了就是习惯了某项工作以后,突然之间、猝不及防地被打断了,谁都会产生很大的情绪反应。宝粉现在也是这样。败了就是败了,只有承认错误,才能面向未来。你既然敢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了一个骗子的身上,你现在除了相信法律,配合警方调查以外,你还能做什么呢?
     罂粟很美丽,但是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