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encent Weibo, talk and listen to the world.

何志成 (@hezhicheng_2011)

中国农业银行总行高级专员、高级经济师、分析师...

长微博

12月6日中国金融网专访——纵论中国经济与市场化改革

12月6日中国金融网专访——纵论中国经济与市场化改革(第一部分)

我的主要理论研究领域在宏观经济和全球资本市场。主要理论贡献是新经济时代劳动力价值理论,包括跨时空的劳动力价值交换理论,创新劳动理论;货币异化理论,包括货币虚拟化以及虚拟金融市场理论;积极的鸡尾酒式外汇储备投资理论,包括超技术派技术分析体系,沟壑图形理论等。这些理论思想的逻辑起点都是一个:经济全球化必然导致金融市场全球化,一个全要素全方位全球化的超级大市场正在形成,只有参与其中才能成为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凡是拒绝市场经济的国家最终将被市场淘汰,人民抛弃。研究中国经济面临的所有问题,包括研究中国全方位的市场化改革,指出中国金融改革以及人民币国际化之必然性,也盖源于此。

改革开放35年,中国仍然不是一个纯粹市场经济国家,只是一个打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旗号的非市场经济国家。最近十五年,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其实在倒退。因此,三中全会能够明确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决心一点点地重新启动市场化改革,并决心在未来10年左右成为一个较为纯正的市场化国家,真是不易。为什么中国有顽固地拒绝市场化的势力,除了反对改革的势力,还有担心改革失败的势力——这可能包含很多人。一个悖论是:不是市场化国家的中国,在过去30多年不仅获得了超常规发展,而且一次次成功避免了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事实是,强大的政府力量可以扭转乾坤,而所谓强大的政府力量恰恰是因为有强大的国有企业和国有金融做依托。实事求是地讲,如果没有强大的国有经济,按照纯粹市场经济国家之经济规律和经济数据衡量,在中国的土地上可能早就爆发了几十次严重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了。中国没有发生严重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确是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奇迹!
为什么没有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却要主动地改革,走真正的市场化道路?没有发生危机,并不等于没有危机因素。实际上,恰恰是因为中国国家经济主体仍然被牢牢地控制在政府手中,才掩盖了重大危机因素。计划经济不是没有危机,而是没有自主调整的危机,计划经济是积累危机的祸源,一旦危机爆发就是不可救药,就是崩溃型危机。客观地说,打着市场经济旗号的中国,早就百病丛生,尤其是它的金融体系。之所以没有爆发金融危机,没有很快爆掉,除了政府强大,还有这样几个原因:中国经济内生的经济增长因素还有很多,进一步改革开放可以释放这些内生活力,这几年,全面改革虽然停顿,但在有些领域,市场化一直在顽强推进,比如房地产市场。恰恰是因为房地产的市场化,提供了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发展的动力,而中国经济持续地高速成长,一方面在积累风险,同时也在化解风险。这一点必须认清;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相信中国会进一步改革开放,相信中国最终一定会走上市场化道路,因此对中国采取了“绥靖政策”。所谓重要的战略发展机遇期,一是指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内生增长潜力有待挖掘,二是指国际环境仍然容许中国高速发展。
中国在过去30年,一直是推动经济全球化的主导力量,而且从中深得好处。殊不知,经济全球化必然会导致金融市场全球化,而金融市场全球化不仅是劳动力价值的全球交换,而且是所有生产要素的全球流通,全球交易。它要求,每一个参与者都必须是充分市场化的国家,是全要素都能够自由交易、全球交易的国家!很显然,中国只要坚持经济全球化,就必然会不断地启动市场化改革,最终成为市场经济国家,成为金融市场全球化的主要推动力量。如此,一个高速发展的中国,就是世界的积极因素,它的高成长一定会给全球带来利益,带来正能量,而不是灾难。同时,经济全球化当必须走向金融市场全球化之时,当中国必须进行全方位市场化改革的时,也将找到化解中国经济巨大风险的良药。
经济全球化能够被中国绝大多数利益集团所接受,金融市场全球化未必能够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因为全要素的市场化,指向了几大难点:国有企业能不能可交易?土地能不能可交易?人民币能不能实现全球交易?还有很多,仅此三点,已经很难!实现全要素的市场化不仅触及意识形态深刻变革,而且实际是制度变革!三中全会没有提政治体制改革,很多人以为是倒退,殊不知,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一定会因为市场化改革而启动!
市场化改革本身就是风险!近日,吴敬琏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指出,既得利益方面的障碍,目前要比八十年代那个时候更强,要小心既得利益集团阻挠改革。对此,我在做电视节目时评论:未来肯定会有一些人打着“维护公有制、维护国有企业主导地位”等的诸多旗号阻挠市场化改革,吴敬琏所指的反对改革的势力应该是指这部分人,它应当引起我们的足够警惕。“但是,对既得利益集团也要分开解读,既得利益并不完全是个贬义词。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我们国家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利益诉求,这也是很正常的。有些人未必是反对改革,而是不理解改革或者担心改革有损它们的利益”
关键在于团结大多数。所谓由问题倒逼改革,就是争取更多人的同情;所谓通过进一步开放倒逼改革,就是希望利用外部因素推进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减少阻力。很显然,由于存在强大的反对改革势力,因此要在全方位市场化改革中不断地化险为夷,必须借助中国政府强大的控制力。但这个控制力也要受到考验,因为它的基础已经“动摇”,国有企业是指不上了,很多国有企业的领导人或曰代理人更是指不上了。市场化是拿中国政府的亲儿子开刀,是拿腐败分子祭旗,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国有企业领导人。为什么拜登在与习主席密谈二小时后得出结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很难,但他仍然相信习近平!很多人在几年前还以为习近平是平庸的人,是不能干大事的人,他们错了,看走眼了!习近平有着独特的个人魅力,有着强大的人脉,有几十年深厚的思想储备,因此一定有强大的控制力。中国在走向市场化道路的过程中,需要这样强大的控制力,需要习近平这样的操盘手和总设计师。市场经济是排斥强大政府的,但在市场化改革的路途上,必须有强大的政府力量政治力量。这也是为什么一定要由共产党来领导中国市场化改革的道理。
深化改革,推进全方位市场化改革必须要解开一个理论谜团:为什么中国原有的经济体制,既能获得长时间的高增长,又能一次次避免经济危机,还要彻底地抛弃这样的经济体制,还要进行政治体制的深刻改革?全面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明确,中国经济得了什么病?
中国经济的确在超高速发展,但它是靠什么获得超高速?靠货币,靠每年增加17%左右的印钞量!中国货币起初是由中国的国有金融业提供,但每年17%,连管制印钞机的人都心虚。这样的印钞量,遭到全球几乎所有经济学家和老百姓的批判。因此,必须降下来。殊不知,中国经济已经被流动性绑架,而操纵流动性的已经不是中国的金融业,因为流动性已经被房地产和大规模基本建设支出所绑架!所谓结构性错配,不是流动性的错配,而是中国经济的错配,而导致这一场大错配的罪魁祸首不是银行业,也不是国有企业,也不是地方政府,而是全体!从中央到地方,从国有企业到国有金融机构,都是制造流动性结构性困局的“罪魁祸首”,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绑架中国经济的是所有无知的人!
全世界几乎所有经济学家张口就说,人民币严重超发,但为什么长期超发,没有人解释!我在几年前就写文章指出:中国的流动性是全世界最充裕的,但黑市利率也是全世界最高的,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中国银行业一直在拼命地释放流动性,平均15%——17%,但几乎所有企业都说没有钱!中国股市更是连续好几年获得全世界最差股市的骂名!
为什么?何谓流动性?就是短线热钱!暂时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的那一部分资金。中国的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是以批判热钱著称的,都是以反对虚拟经济为己任的,它们以为,流动性只要进入实体经济,就不会有问题。而中国的问题恰恰在这里。中国的实体经济不是太少,而是太多,而且几乎全部是长线。由于担心流动性泛滥,因此中国的银行发贷款,释放流动性也是被批判的,因此它们绝大多数都是以短期流动性的形式出现。但是中国的实体经济绝大多数都是长线,更多的是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这些一般至少5-10年,而银行贷款期限大都没有这么长!所以所谓“期限错配”并非银行造成,而是体制造成。每个省都有几万亿的实体经济项目在储备,还有很多所谓的实体经济项目在建设中,但是很少有当年见效的,很多都是建设好了,发挥效益的最佳时点已经错过。流动性必须依附在项目上,由绝大多数中长期项目搭配短期流动性,怎么会不出现流动性错配!全世界目前没有一个流动性错配严重的国家,流动性泛滥却找不到项目,为什么?看一看发达国家,美国、欧洲、日本,它们大规模的基本建设基本都是停的,近十年来几乎拿不出一个和中国一个省相比的基础建设项目。而中国的一个省就可能修几条高速公路,还有高速铁路和无数的配套钢铁厂水泥厂。
中国是一个经济转型的国家,要从投资拉动转变为靠内需拉动,但最大的内需却是天天被批判的。这恰恰证明了一个真理:在中国,负面的东西才最有生命力——比如房地产。房地产是天天被骂的,中国政府几乎天天在讲调控,但经济学家却不愿意承认,恰恰是房地产拉动了中国经济,是它启动了极大的内需。截止2013年底,中国自住房比例高达80%,非常多的人买了房子,要装修、要买家具、电器、甚至汽车等,谁能告诉我,没有房地产,中国还有什么!中国近十几年的超高速发展是与房地产的超高速发展密切相关的,不错,房地产吸附了大量的流动性,但不能不承认,房地产企业不能上市,绝大多数房地产企业很难获得银行贷款,因为国家的产业政策已经快十年不支持房地产行业发展了。国家不支持,老百姓支持,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力量。国家不给贷款,老百姓给,。高利贷给,国际热钱给。一个最市场化的领域,却一定要把它变得不伦不类。中国的问题盖源于此!几十年来,中国人买什么就赔什么,只有房地产能够保值增值,为什么没有一个经济学家从理论上去证明它呢。在中国。说真话很难,做真正的研究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