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encent Weibo, talk and listen to the world.

聊城大学图书馆 (@liaochengd8069)

以人为本,读者第一,服务育人

长微博

图书馆,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转载自《聊城大学校报电子版》第13期(2014年4月9日) 第四版 
作者:教科院 金小杰 

  有人说大学之大,不在规模之大,而在学问之大。那么“学问”又该怎么衡量?
  初入聊大,第一站便是聊城大学图书馆———省内藏书第二的图书馆。远远望去,那座“深藏不露”的图书馆躲在绿树丛中,只露出一点红顶。不宏伟,不高大,也不气派,像是一位满腹经纶的老先生躲在一处做学问。
  图书馆实质上是藏书楼。高而狭的楼梯,迂回地通向顶楼。恰逢黄昏的时候,从旁边的小窗子里会透进几缕阳光,在墙上映现一块不大的光斑。图书馆的气氛沉稳宁静,仿佛空气中悬浮的被阳光照得透亮的灰尘,都是上个世纪书页上抖落下来的。摸索着在复杂的图书馆里找到书库,这才是真正“藏龙卧虎”的地方。上溯古籍,下及事实刊物,应有尽有。一排排高而狭的书架像是蕴含丰富资源的森林,分门别类地等待后人去阅读,去发现。
  在这座“其貌不扬”的图书馆里,人总是弯着腰的。随手翻开一本书,常常会不经意地尖叫:“呀,这本书比我的年纪还大,是我的老前辈呢。”面对“老前辈”,谁不会毕恭毕敬地去阅读?谁又不会弯下腰以谦卑的姿态求教?这里的每本书都可以算得上“寿星”,因为这里的每本书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翻阅了多少遍。书籍,是被阅读的。在这里它们实现了价值,我们获得了知识。
  抛开那些诗经楚辞散文小说,抛开荷马雪莱荷尔德林,单单是几个广场大的自习室就足以让人瞠目结舌。平日里,自习室总是坐着满满当当的学生,他们不喧哗,不打闹,甚至连翻书都会害怕惊动对面素不相识的学友,偌大的自习室里竟然鸦雀无声。此外,每天早晨的七八点钟,能坐几百人的自习室已经没有一个空座。他们仿佛从昨晚就坐在这里,仿佛一直没有离开。“梅花香自苦寒来”,一句小学语文课本上的名言,在今天,在聊大图书馆里,依旧不落伍。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学富五车踏踏实实仿佛已经过时,那些摇头晃脑附庸风雅的所谓“文人君子”,满口的某某年哪位作者写了什么著作有什么特点,具体一问,也许他们只是背会了书名,至于阅读,仿佛与己无关。再回头看一眼朴实无华的藏书楼,再读一本纸页泛黄的巨著,一种求知若渴的感觉灼烧心脏。低下头,俯下身,学在聊大,厚积薄发。图书馆,才是离梦想最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