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设计师刘洋的腾讯微博,别吝惜你的关注,赶紧登录,和TA互动吧!

设计师刘洋 收听

中国著名十大服装设计名师,中国服装设计师最高...

专访刘洋:我是一名职业服装设计师

2014-10-20

来源:中国服装网 www.efu.com.cn 编辑:向欣

[导读] 因为儿时的梦想一直去坚持,唯有坚持才有成功;因为创新和前卫,改变了中国服装设计师的形象。他既是大师,又是明星。他是中国时尚界的常青树。而他更喜欢这样介绍自己:我是刘洋,我是一名服装设计师。中国服装网记者独家专访刘洋老师,听他聊自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各大媒体们是这样介绍他的:1987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获全国艺术院校52名品学兼优大学生之一。在毕业后的10多年里,他进入了创作的颠峰时期:创立“明星高级服装设计事务所”、“刘洋时装公司”……他荣获了第一届“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第一名的桂冠和被服装界誉为“奥斯卡”的“金顶奖”。1990年第一个将性感服饰大胆地展现在中国T型台,引起海内外的轰动。1993年,他为东亚运动会闭幕式设计的百套前卫服装获得国内外好评。他是中国服装设计师的领军人物。他身兼数职,美国美中时装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广东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广州市第九、第十届青联委员,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纺织服装业商会专家委员会专家,亚洲时尚联合会执行理事,服装行业高级顾问、硕士导师、设计总监…… 然而他更喜欢被这样称呼:服装设计师刘洋。


昨天 曾经沧海 不坠凌云志 努力耕耘 颇有收获


  儿时就表现出对服装的喜爱和天赋;84年考入广州美院主修服装设计专业;之后进入10多年的创作巅峰时期,无论是1990年在广州成功举办个人首场发布会“刘洋的服装世界”,第一个将大胆、性感的服装展现在中国大陆服装舞台上;为东亚运动会闭幕式设计百套前卫服装获得好评;1994年举办中国有史以来首台大型男装发布会,开辟了中国男装表演的新纪元……还是接下来荣获的“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桂冠和服装界“奥斯卡”金顶奖,他都在中国服装行业里奠定了无可比拟的地位。然而,在事业的高峰期,他毅然放弃了很多诱惑去美国深造。


EFU记者: 2000年以前,您的很多经典历程都被大家所熟知,还是想问您这个被问过很多次的问题: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在事业高峰选择去美国深造?在很多人看来就应该是乘胜而追,好好把握这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刘洋:是的,其实这是一个很老的问题,时常会被媒体和朋友们问起。按逻辑来讲, 98年是我事业的丰收年,应该抓住机会,名利双收,确实机会非常多!很多企业似乎感受到了你的商业价值,纷纷向你抛出橄榄枝,不惜重金。在那种氛围下真的很容易迷失自己。没有哪个设计师不想功成名就的,但是我认为重在清醒的认识自己,理智选择。那个时代人们崇拜你,称你为大师,但你自己要清醒,真正成为大师路还很远。所以我毅然放弃了名利和杯光交错的生活,选择了出国学习和普通安静的生活。因为我心里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一个优秀的职业化的国际服装设计师。一个大师的成长是需要很多年的沉淀,我们应该不怕付出金钱和时间,更不怕寂寞。
  在那个年代,鲜花、掌声、赞美、崇拜我都拥有过了,应该说我是幸运的。很多设计师也很有才华,并艰辛的工作,并没有梦想成真,我心存感恩,我希望有一天,我有自己的学术著作,我能够带好一批学生,能够做好传承,为中国年轻的设计师留下一些正能量的东西。


EFU记者:学生时代往往是最美好的,能聊聊您的母校广州美院吗?包括您求学时的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刘洋:念书的时候确实很多事情令我印象深刻,记得考大学的时候,曾跋山涉水背着自己的破画夹,掂着点心和酒进京拜师,老师看了两张作品就让我回去把画画作为业余爱好,当时对我打击很大。那时正值北京的沙尘暴,为了省一毛钱的公交车费,一个人揉着进了砂子的眼睛,徒步了几十里,在孤独的路灯下茫然,真是不知道路在何方……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沧海一粟。
  大学也有许多趣事,我的服装和发型是学校的第一谈资。每当学校开学,第一个谈论的就是刘洋留了什么发型?穿了什么服装?涂了什么香水?甚至男同学在宿舍楼上齐声大喊“崇洋媚外”,我真是无语,甚至感到他们可笑!可是恩师也严肃的批评我“太前卫,太新潮”,我嘴里嘟囔,心里不服:“做设计就要有前卫的审美意识和天赋,总有一天会证明我的行为是对的。”事实上当我今天被聘为母校教授的时候,我终于感受到了多年来母校的肯定和赞誉。这里我特别想提到两位对我影响深远的老师:一位是中国著名的学者王受之教授,他第一个把《西方二十世纪服装史》介绍给了中国设计界。西方服装史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使我打开了西方服装美学设计的大门,的确王受之教授的课让我顿开茅塞。我特别努力,别人做一件作品,我要做十件,以至于买纸买布就没有钱吃饭了,当同学们告诉王受之教授,他很心疼地给了我二十块钱让我买饭菜票,并叮嘱我注意身体,我特别感动,记忆至今。再一个就是教中国美术史的陈少丰教授,中国古代灿烂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样让我痴迷,让我看到了中国设计美学的沉淀,令我开始在设计上有所思考。他在生活上同样给予了我很多的资助。这两位恩师,在我的大学里可以说是很关键的启蒙老师,他们让我在服装设计上插上了理想的翅膀,我心存感恩。


EFU记者:在中国家庭里,很多父母都会为子女将来的发展铺路或者去安排子女的未来,您最初的设计师梦想也遇到过这样幸福的烦恼吗?

刘洋:有的,我母亲支持,父亲反对。父亲一直希望我成为一个大画家,光宗耀祖,毕竟我的爷爷是画家,传承是中国家庭教育的基本,何况那个时候人们对服装设计根本没有概念,裁缝是对这个行业的统一称谓。所以当我考上广美第一届服装设计专业,他就觉得男孩子做女儿活没出息,因此,我和父亲几乎有半年多都没有通信。直到后来我成功了,他才扭转了这个看法,觉得我选择做服装设计师比做画家更有意义,非常认可我,也为我自豪。


EFU记者:我查阅过您以往接受过的媒体专访,您曾经说过在众多的社会头衔和名誉身份面前,您最希望的还是被介绍成服装设计师,可以理解成这个称呼对您来说是最特别的吗?

刘洋:对,在那个时代我接触到一些香港或者国外的朋友,了解到在国外服装设计师是一个令人向往的职业,在国际上有相当高的地位。所以我当时有一个梦想,我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服装设计师不是裁缝,是明星,是一个让众人羡慕的职业。这就是为什么我出道以来一直以各种前卫的形象,用明星范儿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这也就更加坚定了我要改变中国人以往对服装设计师的看法。所以“服装设计师”这个名称对我来讲很特别,且有意义。在一定程度上,我也承认媒体所说的那样,“因为刘洋的出现影响了一代年轻的中国服装设计师,填补了明星与裁缝的空白。”
  严格的说,我更喜欢大家称呼我为服装设计师。我一直认为一个时代出不了几个真正的大师,很多都是媒体和舆论赋予的。我现在常用一种不卑不亢的心态去看大师的作品,去看他好得一面,分析不足的一面,而不是用奴隶的心态去顶礼膜拜。我一直教导我的学生,别盲目的崇拜大师,应认真赏析其精华与糟粕,去伪存真。


EFU记者:您也曾说过“当你用生命创作时,作品才会有灵魂”,这句话是您对待设计的一种态度吗?您又是如何诠释这句话呢?

刘洋:如果你用付出生命的态度去创作你的作品,这个作品能感动你,也能感动别人。有人觉得用“生命”承载这个词是不是太重了,只是做个服装创作嘛,但确切的说,这就是我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体会。你不用这种态度去做,一定不会成功。曾经我在做著名童装品牌“兔仔唛”大型发布会的日子里,突然得了重病,需要手术四小时,因喉咙手术第二天我疼痛难忍,不能讲话,时间紧迫,我只能用手势和助理们交流修订服装打版的细节……一做就是一上午,医生都很惊讶,难道不要命了?“态度决定成功”,我很认同!这也是我对职业的态度。新生代的服装设计师是否要矫正一下工作的态度?


EFU记者:您出过中国第一本男性写真集《刘洋印象》,做过编剧,主演过电视剧,拍过音乐MTV,还从事过家居及室内设计……做过很多跨界的事情,这些对于您设计师这个职业有何益处?

刘洋:我一直认为:艺术不跨界将会死亡。所以从出道开始,我一直尝试着跨界。我认为一个服装设计师应该是一个商业艺术家,他的灵感应该来自于生活中,一个设计师不能单单只靠一把剪刀、一把尺子、一张纸、一支笔就可以完成你的设计使命,你必须要对文学、艺术、绘画、音乐、电影、化妆、人体工学、哲学甚至政治经济学都有所涉猎,作为你的修养。设计本身就是哲学。


EFU记者:如果用一句话,您会怎么评价自己的昨天?

刘洋:我没有蹉跎岁月。


今天 智者 导师 榜样

  九十年代的刘洋是用前卫的形象、大胆的作品惊叹了中国,他是“影响中国服装业的50人”之一。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大,承担的社会责任就有多大。从2007年开始,刘洋开始出现在各大时装赛事的评委席上,正如他所说,有了一定的社会职务后,自己觉得有责任去做一些事情,这些年来也一直致力于推动设计师力量的进步和成熟,作为广东服装设计师协会的主席,积极构建本土设计师与企业对接的平台,让更多的设计师毕业后能快速融到行业中,促进设计师之间的沟通。千里马需要好伯乐,他用自己丰富的阅历和对行业的使命感,一遍遍诠释着什么才是真正的职业素养,榜样的力量。


EFU记者:2014年已经过半,您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放在哪里?很多人都希望能再次看到您的作品出现在T台上,冒昧问一下有这个时间点吗?

刘洋:现在的工作重点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写书,关于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在现代服装上的对话,重心放在研究和传承的工作上。时间条件允许的话,可能会在国内或者国外策划一场有质量的作品展示。我深知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带着这种责任心,我不喜欢不成熟的作秀,做一场就必须有我传达的设计理念,就必须给新生代的设计师或者给这个行业做个榜样,至少不是一个负能量的东西,不为秀而秀,不求利而秀。我想探索有文化根基和灵魂的作品,通过图案、面料、色彩、设计、造型之间的对话,将中西方文化有机地结合起来,努力去掉过于符号化的中国设计风格,去表现一个当代中国设计师对服装文化的理解和诠释。
二是我的公司为服装企业品牌从服装的色彩、廓形、流行趋势、企业品牌文化研发提供设计咨询服务。


EFU记者:您作为国内很多大型时装赛事的评委,可以说很直观的见证了服装设计行业的不断变化和发展,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刘洋:赛事太多,好作品太少!这是我最大的感受。以前我们那个年代,几年才有一个大赛,很多设计师很关注,也很认真。那时的大赛上会涌现出很多好的作品。但是现在的很多新生代设计师,可能拿着一个设计就去参加好几个大赛,像走马灯似的,设计师的心也像浮萍一样漂浮着。所以我很负责任的想说一句,未来几年,我们的策划人能不能把大赛做的规格上高一点、质量上精一点,为中国的原创服装设计和服装人才真正意义上做点贡献,而不是为了某些商业上的运作残害了一代设计师的成长。我呼吁,我们策划的大赛,真正是高规格高质量的大赛,真为年轻的一代设计师的成长多点责任心。两年一次的大赛,让设计师对自己的专业进行一次检验、交流和提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众多的大赛中矮子里面拔将军。我真切的期望市场也好、社会也好,能够净化我们设计师的成长环境,而不是让他们处在这种浮躁的社会温床中。


EFU记者:时装周应该是国内最好的设计师推广平台,您也是从中国国际时装周这个平台扬帆出海的,作为国际国内各大时装周的常客,您觉得国内时装周这些年的发展如何?

刘洋:我是觉得进步很大。尤其像中国国际服装设计时装周,在经过十四年的奋斗,终于有梅塞德斯冠名成为梅塞德斯-奔驰中国国际时装周,也被喻为世界第六大时装周,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也是我们这些设计师在协会领导下共同努力的结果。中国国际时装周越来越突显出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像今年将近70多场国内外设计师的时装秀,让国外同行乍舌。
  另外,广东时装周和北京CHIC、深圳SZIC都在逐渐壮大和不断创新,这些当然也与政府的支持分不开,从总体来看,中国的几大时装周做的进步很大,颇有潜力。


EFU记者:您在国外生活进修期间,觉得国内和国外对设计师的教育方式上有哪些不同之处吗?您觉得还会有哪些因素制约设计师的发展?

刘洋:我觉得国外在教育上会更科学一些,他们很注意教育学生艺术修养的提升、独立思考的能力,支持学生个性化的发展,强调学生的领悟和感悟,当然更重视服装技术和实操的培训。国内目前来说服装教学大纲稍显落后,教育缺乏个性发展的空间,导致学生依赖老师,没有养成独立思考问题的习惯,基础不够扎实,国内学生可能画一张效果图比国外学生画的好,但是处理服装结构的能力就会逊色,其实掌握服装结构及工艺的能力比绘画更重要。这里顺便提一句,国外的教师多是受过良好的设计教育,而且在时装界摸爬滚打多年,实操能力很强,而中国的时装教育,更注重老师的学术经验。我认为,一味注重文凭是教不出市场型的优秀设计师,优秀的服装设计师必须是对市场和服务对象以及造型和工艺有着熟练的把握。中国的服装设计师特别是需要在美学教育上有待提升。
  中国很多设计师都有梦想,当然有梦想是好的,可是有些梦想是不切实际的,都想在短短时间内收获鲜花和掌声,那么你自身就制约了自己的发展。还有就是企业或者工厂,企业邀请设计师去做设计就是想要爆款,设计师可能觉得老板没文化,老板觉得设计师不实用,企业和设计师之间的矛盾也会制约到设计师的发展。所以,我还是觉得设计师应该稳稳地扎在一个企业里好好做设计和研究,不要一味追求短时间物质上的条件,当你有能力和价值了,自然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沉淀的态度很重要。


EFU记者:现在国内有很多新生代服装设计师,希望在设计上能够闯出一片天,那您觉得如果想获得成功,最需要具备的条件是什么?

刘洋:首先,一定要有天赋,你认真地测验一下自己是否合适从事这份职业?我坚信设计、绘画、艺术一定需要天赋;其次,就是努力;第三,就是耐得住寂寞,潜下心来把基础打好。当你把这些能量都储备好了,抓住好的机会,义无反顾,那么你就能够上一个台阶,当你上到一个台阶,距离成功就近了许多。
我始终认为,中国服装行业的现状对新生代设计师来说充满着机会。以前企业品牌不重视设计和文化,可现在企业感到了这种需要,自然减少了许多企业家与设计师的矛盾。只要把基础打牢,沉下心来好好做,企业会给你机会。


EFU记者:现在是社会信息爆炸的时代,机遇也随之多元化,国外在推荐新生代设计师方面有没有哪些新颖的方式?您觉得目前国内在这方面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强?

刘洋:像英国、意大利、韩国,包括香港,政府会给优秀的新生代设计师很多支持,资助他们出去学习和深造,很多时尚机构也在人才培养上着力搭建平台。所以,我想我们国内无论是政府还是机构都应该在创意产业方面提供更多的支持,让他们有机会去国外进修,然后再回来,为中国时尚带来更多新的元素,把制造中国变成创意中国,这也是我一个美好的愿景吧。


明天 若不经意 经意之极


  如果你是新生代设计师,你会期待他能给你指点一二;如果你是一个品牌公司的舵手,你会期待他给你推荐人才,设计上给予支持;如果你是他的忠诚粉丝,你更会期待看到他再次带着自己的作品优雅的出现在T台上……无论是你谁,你总会期待他以自己的方式出没于时装界,他就是中国时装界的常青树—刘洋。

EFU记者:您从市场的角度怎么看待整个服装行业的现状,对服装行业的未来发展有何建议?

刘洋:现在整个服装行业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状态,我这两年见到很多从事服装的朋友说行业艰难,甚至一些大企业都关了很多店来调整策略,大家都在谈论营销、文化、设计这三个话题,可以说中国服装企业现在处在一个洗牌大时代。中国市场是很大,可是怎么在这个大市场分到一杯羹,国外牌子纷纷来瓜分我们的一杯羹,像ZARA现在也进军天猫了,以前喊的“狼来了、狼来了”,现在狼是真的已经来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洗牌的格局中肯定有一些企业会死的很惨,另一些则会凤凰涅槃,很多企业也已经意识到需要梳理品牌定位、赋予品牌文化。品牌需要设计师、需要老板的卓识远见,只有这样才能把品牌做起来,也只有把品牌做强了才能和国外品牌对抗。目前从市场的销售上看,洋牌子轻而易举占领我们的市场,所以,我认为本土品牌需要魄力、需要文化、需要坚持,也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未来能够存活下来的一定是优质的本土品牌。


EFU记者:国内设计师普遍处在两种发展态势上,一类设计师追求“欧风”,一类设计师追求“中国风“。您是怎么看待这种态势的?您在设计上又是如何将两者融合的?

刘洋:无论是欧式、韩式、中式,百花齐放才好。中国风也好,欧风也好,都是未来世界潮流的一部分。我个人对每种风格都支持,认为都很好,只要你能把她做好。但是,我觉得作为中国的服装设计师,毕竟我们的文化扎根于每个人的基因里,如果你能够从上下五千年灿烂的文化底蕴里面找到丰富的灵感,和现代流行文化结合起来,找到一种既有东方神韵又有现代西方流行审美和生活方式的表现形式,那就是我的至爱。
  我们不得不承认现在社会是非常浮躁的,所以我觉得在设计上还是需要沉下心来去做。如何将国际化的简约、健康、环保、时尚的设计理念和中国的文化有机结合?需要我们不断地运用面料之间的对话、色彩之间的对话、图案之间的对话、造型之间的对话、服装与环境之间的对话……去探讨、去研究,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国际化职业服装设计师需要去做的事情。


EFU记者:阿玛尼曾说过:“我设计的不仅仅是服装,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您又是如何通过服装表现生活方式的呢?

刘洋:一个好的设计师就是引导和打造一种生活方式。老祖宗留下的传统文化是值得去研究和传承的,我对我们中国文化的理解就是中庸之道、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和谐,这是多好的生活境界。这不仅是中国古老文化和现代生活理念的起、承、转、合,也是我在自己的设计作品中的起、承、转、合。现代人试图放慢脚步,开始寻找丢失的灵魂和信仰。那么作为一位著名的职业服装设计师,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诠释文化的传承与现代西方文明的结合,打造一种优雅的新生活方式。

EFU记者:那您现在的生活方式或者说生活状态如何呢?

刘洋: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好。我可以有选择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可以对很多事情说“NO”。有更多的时间去周游世界,有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思考,更多的时间陪母亲讲儿时的故事……过去的我无论怎样被鲜花掌声包围,都不是来自内心真实的快乐,这么多年我一直处在高度紧张之中,为了事业、为了标杆、为了责任需要不断地鞭策自己,甚至于应付无聊的应酬。父亲的去世让我重新解读了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的生命不能只有长度,同时要有厚度,现在我重新界定了生命的价值观。人生要活得精彩、活得从容、活得有价值。我很感恩,感恩父母给与我生命,感恩上天给我的才华,感恩很多媒体成就自己,感恩创业时很多人无私的帮助,感恩我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沧海一粟,能够做自己想要的事情,就是幸福!


EFU记者:好的,能和我们谈谈您接下来有什么样的计划和打算呢?

刘洋:我现在做的就是传承和研究,如何把中西文化有机的表达在我的高级时装LIUYANG定制品牌上,努力做到极致;除了出书,还会参加一些社会公益活动,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想成立一个基金会帮助那些有才华的设计师。总之,我希望我做的事能传递一些正能量,力能所及的给服装行业再做出一份贡献。哈哈,我越来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服装设计师刘洋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