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张栋伟'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张栋伟 收听

知名营销专家,互联网和文化产业人士

携程梁建章怼美团王兴战略不专业 原因可能在这里

2017-06-27

美团又火了。


上一次美团的火,还是一则招聘启事:美团不招黄泛区、东北人,不招开大众和信中医的。


这次,是王兴继“互联网下半场”理论之后,又提出了“互联网企业没有边界”,为美团的多元化找理由。因为美团从团购出发,继而陆续开展了点评、电影票、外卖、打车等业务,正在向着一个多元化互联网平台发展。


王兴这么讲的原因,也许是美团看着有这么多业务,实际上还没有哪个业务取得赢利或绝对优势地位;也许是王兴希望能利用美团网当前的客流入口优势,建立起一个消费者平台,取代百度而成为互联网ATM新格局。


只是这一次,竟然引发了互联网行业资深大佬、携程系BOSS梁建章亲自撰文质疑回应,令业界意外。


梁建章指出:


“从大的历史趋势来看,企业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这是因为随着经济发展,市场规模会变大,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每个公司的产品和服务也会更加专业化。同样的逻辑,越是市场大,人口多的国家,产业的分工就会更细。”


“一个小国(如日本)最大的电商公司,可能又做旅游,还做金融。但像美国这样的大市场,分工很细。电商只做电商,旅游只做旅游,外卖只做外卖。中国未来的市场规模超过美国,分工可能比美国更细。”


梁建章在文末做出结论:


“中国的企业更应考虑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发展,因为中国的市场比美国还大,产业细分程度会超过美国。另外,中国经济还是处于快速发展期,很多行业还处于创新期,这有利于专业公司。中国的专业公司也不缺少资本支持,多元化公司的资金优势并不明显。最后,随着中国企业创新力的提升,全球化的成功率会提高,回报也会比多元化好的多。”


一个是旅游界的寡头,一个是外卖行业的明星,怎么就掐起来了呢?


一、民宿短租市场的师徒圈:Airbnb爱彼迎、住百家和小猪短租


1、创始者Airbnb

Airbnb是AirBed and Breakfast ("Air-b-n-b")的缩写,直译是“气垫床和早餐”,成立于2008年8月,总部设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


Airbnb是一个旅行房屋租赁社区,用户可通过网络或手机应用程序发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赁信息并完成在线预定程序。其社区平台在191个国家、65,000个城市为旅行者们提供数以百万计的独特入住选择,不管是公寓、别墅、城堡还是树屋。


简单的说,就是游客可以不必入驻酒店、旅馆,而是租住在民间闲置的住宅里。


由此,Airbnb开创了住宿业的分享经济模式,与Uber一起引领了全球的分享经济浪潮。


2015年8月进入中国,但Airbnb中国区的CEO一直处于空缺状态。2017年6月1日,Airbnb爱彼迎宣布,葛宏担任Airbnb爱彼迎全球副总裁,全权负责Airbnb爱彼迎中国事务。


2、模仿者住百家

2012年,我爱我家前副总裁张亨德,趁德国的Wimdu宣布剥离香港地区的业务,要把团队撤回柏林之际,找到了Wimdu在香港的房源拓展负责人阮智敏,并接手了Wimdu在亚太区的5000多套短租房源,由此创立了“住百家”,在中国开始了模仿Airbnb的旅程。


现在看来,住百家是个诞生得过早的项目。


张亨德说,没想到房屋分享这件事情会这么慢。中国人没有住人家私宅的概念,出国的时候又因为语言问题容易有不安全感,更习惯住酒店,有事好沟通。


2014年初,住百家在苦苦支撑了一年后,账上就只剩下几十万人民币,甚至COO都找不着人了。


住百家的天使投资人李康林也不甘心一个项目就这样夭折了,他又从长江商学院的同学里帮住百家追加了一笔几百万元的新天使,这笔钱一直支撑着住百家直至拿到了联想之星的投资。


2014年8月,联想之星向住百家投资了数百万美元。2015年8月,住百家再次获得包括AngelBaby资本在内的B轮投资。


作为Airbnb的学生,住百家亦步亦趋的在开拓中国出境游用户,试图与“爱彼迎”一决高下。


因为历史反复证明,外国互联网公司来中国之后,无论是早期的雅虎、eBay,还是近期的Uber,结局都只有一个:Dead。


3、悲剧的小猪短租

2012年6月,陈驰和王连涛先后离开赶集网,并于8月,成立了小猪短租,陈驰任CEO,王连涛任COO。


小猪短租依靠与58同城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数据增长得很快。在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流量是决定生死的问题。有了58同城的支持,小猪短租很快得到了晨兴资本近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


最初的一年里,小猪的每日订单量增长很快,已经接近1000间夜数每天,但主要是职业二房东在做。但是晨星资本投资人程宇发现,小猪的房东,并没有把小猪当作一个新的共享平台,在他们眼里,小猪和携程、去哪儿没有区别。


“如果房源主要来自职业二房东,那小猪短租又成了一个OTA的渠道,与去哪儿、携程比,不论是效果还是资本,都不占优势。” 程宇说,“这样你就只是个分销环节,这跟我们最开始的想法有很大的差异。”


2013年初开始,小猪开始做C2C(个人短租)。陈驰先是说服自己的母亲将房子挂在小猪上,而后每次请亲戚朋友吃饭,都会不断跟他们谈论短租的好处,请他们分享出自己的房子。此后,小猪短租的个人房源业务逐步有了起色,目前已经在全国拥有超过15万间房源。


但是做C2C的业务,需要很大的资本投入和时间投入,特别是需要巨大的流量支持。


小猪短租的悲剧却在此时发生了。


因为,小猪短租赖以发展的流量---来自58同城的支持没有了。后者与赶集网合并之后,有了自己的亲儿子:蚂蚁短租。


二、中国民宿短租霸主:蚂蚁短租


时任赶集网短租频道的陈驰,在时任赶集网CEO杨浩涌(现瓜子二手车CEO)的支持下,内部创办了短租事业部,起名为“蚂蚁短租”,并重金购买了Mayi.com这样的域名。但是成立不久后,陈驰即单飞创办了小猪短租。


蚂蚁短租现任CEO申志强,是资深的旅游爱好者。由于经常性的在国内各地参与各种游玩出行,对用户心态和业主心态都十分熟悉,曾在2011年创立了主营酒店、旅游O2O服务的公司“初见”,并获得了千万美元融资。巧合的是,这一年也是蚂蚁短租诞生的一年。


申志强在2014年接手蚂蚁短租业务之后,即明确提出:“中国用户完全不存在零租单间的场景,蚂蚁短租必须以中国本地化国情,只聚焦提供民宿整租服务”。


申志强认为,国内的环境和国外有很大不同,所以Airbnb的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首先,在国内100块钱可以住如家、7天等经济型酒店,经济型酒店比美国发达很多。


其次,国外的房子很多都是独栋的,跟别人合租,把一楼出租出去,房东自己住一层,大家都有独立的空间,很舒服。但国内的房屋大多是两居室、三居室,出租一间给陌生人,生活上是很不方便的。


但中国的短租也有自己的特点。申志强指出,中国人出游的模式是一家老小去一个陌生城市,需要给小孩儿洗衣服、做饭,这个需求酒店是没法满足的。同时,中国的三四线城市都有大量空置的房源。中国的休假比较集中,一些旅游城市在旺季的时候酒店不够用,而淡季的时候没忍住酒店,特别适合租住本地居民的空置房源。


申志强表示,有厨房、客厅、能洗衣做饭的房子才是中国用户真正需求的,这也是蚂蚁短租重点开发的房源类型。最重要的是,深度游、自助游是未来旅游的趋势,租住本地闲置居民房源之后,本地人帮助规划行程,进行个性化的游玩,这些需求是本地房东所能提供的。


在确定了发展战略之后,蚂蚁短租迅速进入了业务发展的高速公路快车道。


2016年,蚂蚁短租交易额同比实现500%增长;


在住宿间夜量方面,蚂蚁短租此前曾公布一组数据:在2016年8月份31天时间内,蚂蚁短租销售的日均间夜量突破10000个;单月销量已经超过2015年365天总和;


在房源保有量上,蚂蚁短租总房源量超过30万套;2017年首个“蚂蚁小镇”将正式面世;


在用户使用入口方面,蚂蚁短租超过90%的流量来源于移动端自有App,并贡献出超过80%的订单量,牢牢掌握了用户。


而最令友商气馁的是:蚂蚁短租的战略股东包括了携程、58同城、赶集网、途家网等旅游巨擘,已经形成了集“途家、携程、去哪儿、艺龙、58赶集、微信酒店、芝麻信用、蚂蚁短租”8 in 1的民宿短租流量聚合平台体系,掌握着全网70%以上的客流入口。


除非某个公司有自己的流量,否则国内民宿短租市场已是蚂蚁短租的未来天下。


美团自带流量来了。


三、酒旅市场挑战者:美团点评


2017年1月9日,美团平台与酒旅事业群合并,成立美团平台及酒旅事业群;原旅游、酒店事业群负责人陈亮担任“美团平台及酒旅事业群”总裁。陈亮随后发布了“住宿事业部、境内度假事业部、境外度假事业部和大交通事业部四大部门”,开始叫板中国在线旅游业的寡头“携程系”。


美团点评酒旅事业群在业界推行“他乡是故乡-旅行即生活”的概念,这与美团点评的大平台特点有关。陈亮曾如此对腾讯科技解释这句话的含义,“我们要提供给用户的不仅仅是机票、酒店和门票,而是在异地的生活方式。”


生活场景与旅游场景正在趋于融合,团购一顿午饭、团购一张门票、团购一晚住宿,这几乎构成了用户在外地旅游时的自然场景。正因为如此,美团决定全力以赴向旅游这个几万亿元存量的巨大市场进军。


而在这四大部门中,此前陈亮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曾透露,为盈利做出最大贡献的是住宿业务。


尤其是2017年4月,美团点评推出了“榛果民宿”品牌,准备与“蚂蚁短租”直接叫板。


榛果民宿主要为个人房东提供优质服务,其房源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以及杭州、成都等热门旅游城市,全面照搬了蚂蚁短租的经营方式,以整租为主,预计今年年底覆盖房源至15万间,可以达到蚂蚁短租目前房源量的一半,此后通过1-2年的发展,力求超越。


有趣的是,2016年9月,美团点评曾与小猪短租达成合作。当时双方宣称,将利用各自领域优势,拓展深挖民宿市场,共同探索“本地服务+住宿分享”的业态。但这次美团将民宿业务独立出来,显然把小猪短租当成免费教学案例给涮了。


(让人想起了2014年京东商城与点名时间的合作,半年后京东就独立推出了京东众筹,然后点名时间就没有了然后了。与大平台合作,不知道是虎还是狼啊~)



-----------------------------------------


美团点评需要继续做大估值,多管齐下,各个业务线平均发力,但无论哪个业务板块都有强劲的竞争对手。据《上海证券报》报道,美团点评的估值从一年前的180亿美元下降到125亿美元,下降约三分之一。2016年底,美团点评曾爆出裁员风波、危机不断。


据艾瑞咨询日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为87.8亿元,预计2017年将达到125.2亿元,市场仍然有增量空间。国家信息中心在《中国分享经济发展中心报告2017》中指出,未来几年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占比将攀升到20%左右。


民宿业务能完善美团点评的旅游场景,或将成为美团的扩大业务规模、扭转危机的一个切入点。


但是,这同样也是携程系重金加持在蚂蚁短租身上的一个原因。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双方火并,不可避免。


这或许才是梁建章放下人口学研究,动笔回怼王兴企业战略不专业的幕后原因。


中国民宿短租市场,试看“蚂蚁短租” VS “美团榛果”,谁得天下!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