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中国药科大学...的腾讯微博,立即登录并收听,新鲜动态尽收眼底!

中国药科大学团委 收听

共青团中国药科大学委员会官方微博

90后青春消亡史

2017-06-21

000I4CFA03SRGW.jpg" audiourl="http://ws.stream.qqmusic.qq.com/C1000000xYPh1yUoyt.m4a?fromtag=46" music_name="不说再见" commentid="703954318" singer="好妹妹乐队 - 不说再见" play_length="296000" src="/cgi-bin/readtemplate?t=tmpl/qqmusic_tmpl&singer=%E5%A5%BD%E5%A6%B9%E5%A6%B9%E4%B9%90%E9%98%9F%20-%20%E4%B8%8D%E8%AF%B4%E5%86%8D%E8%A7%81&music_name=%E4%B8%8D%E8%AF%B4%E5%86%8D%E8%A7%81">

2017年6月8日下午五点,90后大军的最后一批考生走出了高考考场。


“90后再无高中生”“最后一批90后的高考”,人们似乎对这样的梗乐此不疲。就像好多年前看到《第一位90后领证结婚》的报道时的感觉差不多:仿佛90后一夜之间就老了。


词典上说,“青春”是对10-16周岁的青少年的形容,这么算来,90后的青春好像是“消亡”了。


因此90后一边嬉笑着把“老了老了”挂在嘴边,一边调侃着00后的成长——这个曾经被我们“看不上”的群体,已经成为了新一届初升的太阳,不容置喙地从90后手中接管了青春的统领权。


我们开始怀旧,转身翻翻找找,把灰尘味道的记忆碎片拼凑成90年代的专属。


90后的青春是怎样的?



电视机贯穿了我们的整个童年。


我最早的、零星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一批国产动画片,在狭小的晶体管显示屏里的动画片。蛇精为什么要抓爷爷?黑猫警长办了什么案子?舒克与贝塔的敌人又是谁?


现在,我就算想破脑袋也记不起答案。


但是声音的记忆,更恒久地留在了大脑里——脆生生的嗓音此起彼伏喊着:“爷爷!爷爷!”、“啊~黑猫警长!向你致敬向你致敬向你致敬!”、“舒克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



《雏鹰起飞》的韵律中,我们戴上红领巾踏进小学的教室。


课间的走廊被跳皮筋和踢毽子的女生蹦得抖三抖,被禁止打卡和玩玻璃弹珠的男生只能私下偷偷摸摸交换卡片和弹珠。


另外,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些玻璃弹珠里的一笔“彩色”是怎么画进去的。



除了这种自带装备、三五成群的游戏,我们还自己发明了新玩法:“小波——憋气——大波——防!”只需要两个人,就能随时随地发起一场面对面的对战。


放学时的小卖部总是人满为患。


回家路上买上一包辣条或者魔法士干脆面,当然还有小浣熊。所谓的“垃圾食品”简直就是饭前必不可少的开胃菜。我们一边把捏碎的干脆面嚼得响,一边掏出干脆面附送的卡片,看看和自己之前抽到的一不一样。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还是打开电视机。


那时的儿童节目,总是被月亮姐姐的笑容红果果绿泡泡的声音支配。汤姆和杰瑞在女主人的家中上演十八般追逐战,海绵宝宝和派大星不顾章鱼哥的黑脸笑成杠铃,小熊维尼总是憨憨萌萌地吃蜂蜜。


飞天小女警大概是我们最早认识的“超级英雄”。蓝猫淘气唱着“星星眨着眼,月儿画问号”解决我们的“三千问”;虹猫蓝兔的七侠故事从电视机延伸到朋友之间的角色扮演。



还有日本动漫,自成一家。


我曾经以为自己也可以像《神奇宝贝》里的小智一样有一只皮卡丘;我也曾想过成为被选召的孩子在《数码宝贝》的世界里战斗;我们买下很多四驱战车在盘曲折叠的赛道上大喊“去吧我的飓风音速”


如今已经是七代目火影的漩涡鸣人,小时侯是村子里让人头大的调皮鬼;谁又能想到如今和李小狼虐狗的魔卡少女樱,当年也穿着各式各样的礼服拯救世界呢。



那时,我总是看着电视,忘记吃饭,手堪堪停在半空,被父母不厌其烦地催促。我觉得,小鹿姐姐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全国中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药科大学团委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