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杨乐渝'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杨乐渝 收听

全国房地产经理人联盟秘书长

关于乡建的几点思考

2015-05-19


  5月16日下午北京世纪坛,我参加了由全经联城镇化委员会主办的“第二期乡建论坛”。我一直就对“乡村建设”这个话题有强烈偏好,一直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乡村生活意境。也许,这种心态也是很多都市人的心态。在喧嚣浮躁的都市生活中,乡村,成为现代中国人的最后一块净土。这块净土,不仅是物理空间上的,更多是属于心灵和精神层面的。所以,当“建设”被提出来的,又与“乡村”联结到一起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关注;更因为我们了解“建设”这两个字,在过去二十多年给中国城市带来的是什么的时候,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乡建,我们的乡村未来将会是什么样?我们更不能不关注、不发问、不警惕。

在这个下午,七位乡建的先行者分享了他们的乡建案例,他们中间有艺术家、设计师、企业家。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向听众展示了他们实践和探索,分享了他们经验与思考,快乐和痛苦。通过这些一线的、鲜活的案例,我们看到了乡建意识的觉醒,看到了民间力量充满个性与活力的探索,我们应该向这些先行者们表达足够的敬意和支持。他们为我们开启了一扇希望之门。




他们的案例,让我产生了两个深切的感受。第一,正如毛主席说的:“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这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乡建大有可为,因为这是时代的趋势;第二,从某种意义上看,也很庆幸,长期的城乡二元土地制度将农村分割成了一个相对孤立的状态,多少免受了一些资本和传统开发的侵扰,使得我们今天可以更从容地来面对这一块相对完整的资源。

在最后的发言中,我表达了几个观点。

第一,在乡村建设中,参与者要有敬畏的心态,不要试图去当“拯救者”或“主导者”,特别不要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更应该把自己的角色定位为“激活者”或“参与者”。乡建的主导力量应该也必须是农民自身,如果他们不能以主人的姿态和角色积极参与,任何乡建的行动都将是短命的、不可持续的。

第二,要小心“资本”思维,不要让“资本”绑架。乡建是漫长的、涉及多因素、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事业,虽然未来是光明的,但道路是曲折的;如果以“资本”的思维进入,以短期回报率来策划和确定项目,则很难与乡建本身长周期、自组织、自生长的规律相融合,形成较大的冲突和矛盾;参与者也难以保持好的心态,坚持不到曙光来临的那一天。

第三,要小心“专业”思维,对自然多一分敬畏与尊重。每一个乡村都有自然、历史和人文的肌理,都是美丽的存在。我们的“专业”是来自工业革命的成果,与自然的语言是疏离的。在参与乡建的过程中,要向自然、历史和人文去学习,去倾听大自然的风声,去倾听乡村的传说,去倾听村民的愿望,而不是仅仅站在专业的制高点去“规划”乡村。

第四,乡建要摒弃单打独斗和自我中心主义,各种力量要团结和联合起来。这个时代,联合不是万能的,但不联合是万万不能的。乡建,从院,到村,再到小镇,需要大量的知识,需要各类专业资源和产业资源的整合。特别是各种民间力量,在参与乡建的时候,更需要团结起来,形成优势互补,才能取得更好的发展。全经联是房地产最大的创新智库和资源平台,也拥有巨量的居住社区、写字楼、商业地产、产业园区等终端居民消费和企业消费平台。全经联愿意与各位合作,参与到乡建的进程中,把各类专业资源和产业资源整合到乡建事业中去,也把乡村的农产品和服务输送到这些终端平台,帮助和支持乡建事业的发展。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杨乐渝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