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张伟_zor'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张伟_zor 收听

《世相》,微信公众帐号thefair,每天一篇有眼...

你得不到她是对的,否则世上还有谁哀悼花颜枯萎

2014-11-03

这是世相(thefair)的第 338 篇文章

Sayings

我们的眼睛是一个水潭,我们看见的世界都是倒在水潭的影子。这种状态,哲学家早有复杂的表述,通常我们所看见的是被自我情绪和状态包装过的世界。我想说的是,成熟的过程是潭水干掉的过程,是世界从潭水降落的水位中逐渐露出本来面目的过程。起初,人们总是将一切都视作自我的延伸,渐渐地,越来越开阔,越来越包容,越来越能以事物本身的样子去看待事物,理解事物,既不要求他们符合自己的某种情绪,也不因为自己的某种情绪去裹胁它的真实状态。

在我们年轻的那些时候,我们看到的喜悦或者伤感往往是因为自己的喜悦或者伤感,有一天,我们纯粹就是看到世界上的喜悦或者伤感本身,我们不再被自己蒙蔽,世界原本的质感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那么,我们就已经令人信服地成长了,也令人遗憾地失去了那种我为万物尺度的可爱的狂妄


黄灿然诗选

作者:黄灿然


你没错,但你错了


由于他五年来

每天从铜锣湾坐巴士到中环上班,

下班后又从中环坐巴士回铜锣湾,

在车上翻来覆去看报纸,

两天换一套衣服,

一星期换三对皮鞋,

两个月理一次头发,

五年来表情没怎么变,

体态也没怎么变,

年龄从二十八增至三十三,

看上去也没怎么变,

窗外的街景看上去也差不多,

除了偶尔不同,例如

爆水管,挖暗沟,修马路,

一些“工程在进行中”的告示,

一些“大减价”的横幅,

一些“要求”和“抗议”的政党标语,

一些在塞车时才留意到的店铺、招牌、橱窗,

一些肇事者和受害人已不在现场的交通事故,

你就以为他平平庸庸,

过着呆板而安稳的生活,

以为他用重复的日子浪费日子,

以为你比他幸运,毕竟你爱过恨过,

大起大落过,死里逃生过

——你没错,但你错了:

这五年来,他恋爱,

结婚,有一个儿子,

现在好不容易离了婚,

你那些幸运的经历他全都经历过,

而他经历过的,正等待你去重复。



得不到

诗人,你得不到她

是对的,否则你就不可能

以冷眼看她衰老,哀悼

她青春逝去,惊讶于

当年那傻小子

竟会疯狂爱上

面前这老太婆,因为

以你的深情,如果你永远

得到她,你将永远爱她

至老至死也将她的皱纹

当作嫩肌,那么地美,

这样,世上还有谁来哀悼

花颜枯萎,青春逝去?

因为

你看,多少人相爱,相得,

相结合,然后相恨,相失,

相分离,或相厮守至老至死

皱纹堆着皱纹,但都不会

不会像你那样,哀悼

花颜枯萎,青春逝去。



全是世界,全是物质

世界全是诗,物质全是诗,

从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

我的赤裸是诗,窗帘飘动是诗,

我妻子上班前的身体是诗,

我上班前穿衣服穿袜子穿鞋时

小狗小小的不安是诗,

我对她的爱和怜悯是诗,

我来到街上是诗,水果档是诗,

菜市场是诗,茶餐厅是诗,

小巷新开的补习社是诗,

我边走边想起女儿是诗,

路上比我穷苦的人是诗,

他们手中的工具是诗,

他们眼里的忧伤是诗,

白云是诗,太古城是诗,

太古城的小公园是诗,

小公园躺着菲佣是诗,

她们不在时是诗,她们在的地方是诗,

上班是诗,上班的人群是诗,

巴士站排队的乘客是诗,

我加入他们的行列是诗,

被男人和女人顾盼的年轻母亲

和手里牵着的小男孩小女孩是诗,

巴士是诗,巴士以弧形驶上高速公路是诗,

高速公路是诗,从车窗望出去的九龙半岛是诗,

鲤鱼门是诗,维多利亚港是诗,

铜锣湾避风塘是诗,渔船游艇是诗,

我下车是诗,在红绿灯前用生硬的广东话

跟我打招呼的那位叫贾长老的白人传教士是诗,

他信主得救是诗,我没信主也得救是诗,

不信主不得或得救是诗,

太阳下一切是诗,阴天下一切是诗,

全是诗。

而我的诗一页页一行行

全是世界,全是物质。


炉火

听着:生活像一个火炉,

有些人围着它坐,享受温暖,渐渐感到疲乏,

渐渐把含糊的话留在唇边睡去。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世相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