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环球时报环球...的腾讯微博,立即登录并收听,别错过TA的精彩内容!

环球时报环球网 收听

环球网(www.huanqiu.com)由人民日报社、国务...

警惕现实危险——四论安倍

2017-08-05

警惕现实危险——试(四)论安倍
  安倍到底怎么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这样质疑。丝毫不足为怪,我们每一个人,面对如此践踏国际秩序、挑战和平底线的不安之辈,怎能不为之震惊,尤其是饱经战争沧桑、倍受军国蹂躏的中国人民,更是不可掉以轻心而放任自流。以下就二度上台以来安倍的一些突出表现,做一简单剖析,以期本质原形大白于天下:
第一、   参拜靖国神社。
  实事求是的讲,二度上台之前安倍与其他日本右翼政客并没有什么明显区别,但伴随压倒多数议席的获取这一完胜带来的欣喜若狂,以致肺腑之言情不自禁的溢出,情形就迥然不同了。那究竟怎样一番话以至于前后判若两人,他是这样说的:后悔至极,上一任期内没有参拜靖国神社。此言一出,在整个国际社会立即引起轩然大波。为什么,很简单,因为从一开始更准确的说是尚未开始而还只是在准备阶段,就已经凸显出他的超常卓群、特立独行
  诚然,在首相任上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者,安倍绝非第一人,但能够做到如此轰动,确是没有先例。对此,无论二战甲级战犯合祭后首次参拜的中曾根康弘、还是之后参拜次数遥居榜首的小泉纯一郎,相形之下都不过只是小巫见大巫。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这里丝毫没有对其他右翼政客参拜之举首肯之意,但对这位令他的所有前辈汗颜的小兄弟,所有爱好平的人们,一定要引起足够警觉、保持高度警惕,只有这样才可能是对安倍最适的“以礼相待”。
  “后悔至极”是否在暗示,酝酿已久的意志的坚定及其实现的决心,他将以不懈的努力告慰他的鼻祖:安息吧,我来了!正是为了弥补那次缺憾,上台仅仅一周年之际,安倍便迫不及待的在国内外一片反对声包围中,义无反顾的公然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尽管有意避开秋季大祭这一敏感时间节点。这里我们不能不做这样的假设,如果那里没有供奉那些甲级战犯,他还会去参拜,还会那么执著吗?对此,特别是13亿中国人民一定要有清醒而足够的意识,一定要居安思危、警钟常鸣。
  其实,是否选择秋季大祭施行参拜并不重要,是否参拜才是关键。只要参拜了,就没有什么实质区别,如果一定要找出区别的话,无非不过只是后者表现得更疯狂罢了,而远不像安倍自己所已标榜的那样,是考虑到受害国人民感情。如果真是为受害国考虑,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拒绝参拜、永离参拜。只有这样,才可能是对受害国及其人民负责任的一个交代。
  这里还需指出的是,不管始建靖国神社的初衷如何,合祭甲级战犯本身就是对战争的褒奖和对侵略的无悔,它无疑是在为战争为侵略树起一面旗帜,以期它的余孽及其后生聚于麾下,因为甲级战犯直接就是战争和侵略的化身。这绝不是对神社的无端指摘,相反,不过只是真金白银恰如其分的估价。而以公职身份公然参拜,则更是对这种褒奖和无悔的明目张胆的升华以及彰显这个民族主流意志的名片,尤其是对人类赖以生存的和平肆无忌惮的挑战。
第二、钓鱼岛争端。
  其实钓鱼岛本来没有问题,所以成为问题,只是少数不安分子长期觊觎所致。权作问题似已由来已久,就是所谓购岛闹剧及其国有化运动亦非安倍起始,只是在具体作为上较其前任更胜一筹罢了。不仅加紧常规化巡逻,要求24小时不间断值守,而且指示防卫省调派正规部队实施防卫,用以提升防卫级别,加强防卫能力,势在必保、势在必得。同时不时放出狠话,钓鱼岛没有争议。不知道安倍哪里来的那么大底气,竟敢如此信口雌黄。
  的确,如本节开篇所述,钓鱼岛本来就是没有争议的,但请记住,唯一有资格说这一话的只有中国、中国人民,因为钓鱼岛天生就是中国的。
  至于他说到1895——1971年是没有争议的,必须指出的是,准确的讲应该是1895——1945年。在那个用屈辱写就的中华民族的历史阶段,台湾同胞在水深火热中整整煎熬半个世纪之久。尽管他们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始终没有停止过,最终结果一边倒的状况却始终没有改变。试问在这种极端不正常情况下,会有争议、能够争议吗?所幸的是1945年的到来,日本侵略者终于被赶出台湾,同时也自然被赶出钓鱼岛。本来,按照《波茨坦公告》关于强制执行《开罗宣言》相关条款的原则,之后的日本只能在其本岛终老一生。只是不知何故,在没有两大战胜国——中国和苏联参与下,旨在决定琉球命运的《旧金山条约》竟在1951年出炉,这无疑给日本尚在强制泯灭中的觊觎本性得以死灰复燃埋下了伏笔。而1971年《日美条约》的签订,更为这一本性的放飞插上双翅。
  应该强调,这一条约是在没有唯一当事国——中国参与下,以国际裁判自居的美国擅自单方面与战败国——日本签定的。条约确定,美国将琉球列岛管辖权交由日方。对此,试问当初作为主签国的美国,将《开罗宣言》中关于“日本以武力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的原则置于何地,这一原则是否就此终结 ,就算终结,是否也只能由当事各方共同拟定(如果因为对琉球拥有管辖权,美国尚可作为当事国的话),而无论如何也轮不到被《宣言》强行制裁的战败国日本来参与。尤其不能容忍的是,《旧金山条约》并不包括的钓鱼岛,在这里竟被划归在日本管辖之列。不管是美国有心,还是日本刻意,事实就是事实,无论怎样辨白。
  如果说,安倍所仰仗的正是这个日美攻守同盟式的条约,那么在依国际法准则为通行原则的现代社会,能够通行吗,难道以遵从国际法准则标榜的安倍就是这样遵从的吗,难道遵从的就是这样以擅自篡改通行国际公约为己任的所谓准则吗,难道作为联合国宪章主起草国的美国就是这样忠实履行这一最高准则所赋予的神圣职责!
  诚然,《日美条约》已经事实通行40多年,但提请所有当事人当事国切记:1971年开始的“搁置争议”,只是当时中国政府一种战略方针,现在仍在延续,但绝不会无止境延续下去,因为它不是原则,在这一方面,在涉及领土主权问题上,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唯一而永恒的原则是:寸土必争,至少从毛泽东时代就已经是这样。钓鱼岛是中国的,从来就是中国的,永远只是中国的。
第三、修宪。
  所谓修宪,就是修改日本战败以后于1946年制定次年颁布施行的《日本国宪法》,因其“放弃战争,实现和平。”的基本宗旨,所以被人们习惯称之为和平宪法。为什么修改,就是因为阻碍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进程。那什么是集体自卫权,为何禁止实行,又为何解禁?
  集体自卫权,始于《联合国宪章》“所有主权国家均可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规定,具体讲就是在盟国受到攻击情况下,虽然本国未受到直接威胁,同样可以派诸武装力量。正是在这天大保护伞庇护下,各路好战分子纷纷亮相,明争暗斗,最终导致冷战时期操控全球的两大对立军事同盟集团——东方的“华约”和西方的“北约”应云而生。
  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主要就是针对战后日本而采取的惩罚措施。全面溃败后,美国主宰的盟军军事管制日本,在总司令麦克阿瑟授意下,盟军司令部起草了旨在全面制裁日本的新宪法,这就是通行至今的《日本国宪法》。该宪法规定,日本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只能行使个体自卫权。
  为什么要“解禁”,因为这个禁,直接禁锢了右翼势力尤其是军国分子的自由。在他们来看,这简直不啻在坐牢,在煎熬,所以为了冲破牢笼,为了过上“正常”生活,必须不遗余力殊死一搏。他们不愧为军国精英、民粹主导,无论首当其冲的吉田茂,还是侥幸逃脱制裁的甲级战犯岸信介,都在矢志不移为之奋斗,尽管摄于盟军强势,最终没能如愿以偿。而他们隔代后生二度上台现正在位的安倍晋三,较之前辈绝不可同日而语:不管是天赐良机——随着岁月的流逝,盟军的“垂帘”似已渐行渐远,昔日的威严丧失殆尽;还是自身的修行——军国复萌的意志在膨胀,不达目地决不罢休,势与“解禁”共存亡,总之他准备好了:上台不足两个月,便急不可耐的宣称“解禁”将是任内“重大之课题”,足见矢志不渝之决心。
  其实早在上一任期时,按他自己的说法那就已经是“不变的想法”,可见安倍这一“宏愿”,虽不是与生俱来,却已然酝酿已久。尽管给了足够的平台,却没能很好的展现,所以现在开始,他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紧接着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后2014年7月1日,便正式通过了旨在修改宪法解释、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案,尽管一再声称严格管控在最小范围内,毕竟解禁。正是因为“最小范围”的囿限,所以更紧锣密鼓的在2015 年5月正式出台了《新安保》系列法案提请议会审议,而且只在仅仅两个月后的7月便在众院强制通过,尽管反对声此起彼伏规模空前,毕竟通过了。该系列法案核心内容就是,无限制无时限无理由向外派兵,具体的就是自卫队可在任何时间段向任何国家派驻,只要他们认为本国可能受到威胁或者盟国受到攻击时就可以实施派兵。
  这样肆无忌惮,究竟要干什么,说到底就是要向和平宣战。只是,是否太过一厢情愿了,因为或者是对那些不太久远历史的完全无知,或者故作镇静的根本无视,总之忘却了它们的真实,但绝不会因为这种忘却而丝毫改变其本来面目,真实依旧:
  70年前那场战争,尽管中国人民付出了空前惨重的代价,最终胜利属于中国毕竟是不争的事实,尽管美国原子弹的投放和苏联红军的参战,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灭亡,但中国必胜日本必败这个大趋势终究不会改变,只是没有前者的加入,中国人民可能还要坚持更长时间,只是无论坚持多长时间,结果终究不会改变。而120年前的甲午战争,尽管实际结果令中国人民至今不堪回首,但这里只想借用彼时政坛老将伊藤博文一句由衷感言:“如果坚持下去,失败的一定是日本。”为什么没有坚持下去,这里不适赘述,但此言毕竟不只是令中国深省,同时不啻为日本政客一剂良药。
  当然安倍确有硕大无朋的靠山,但提请注意的是,仅就这70年所已经历,凡是与中国中国共产党打交道的,美国无不以失败告终:解放战争时期援蒋,最终国民党败逃台湾;抗美援朝时期,美国挂帅的联合国军最终被迫在默认战败的停战协定上签字;援越时期,美军最终撤回老巢。三战三败,恐怕不只是巧合所能解释得通的吧。而且以上所述,无论武器装备,还是常规军事实力,无一不是以弱胜强的典型案例。当然现阶段,中国与军事大国强国还是有差距的,但与之前任何时期相比,差距不是在拉大,只是在缩小,而且必将继续缩小、不断缩小。而旨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93”大阅兵,在留下人类空前视觉盛宴的同时,是否正是通过中国现代国防实力的展示提供了这一差别的缩小最有说服力的实证。那么面对这些,如果还只是一意孤行的话,结果不是以卵击石还有别的选择吗,不是玩火自焚还有别的去处吗。    
第四、安倍谈话。 
  针对二战的“安倍谈话”,虽然表示继承历届政府立场,也有提及道歉、侵略,但自始至终没有直面,没有直接道歉,没有正视侵略。这就是安倍,不然之前所有的努力,作何解释,又往哪搁。面对“不真诚”的指摘,依旧坦然,因为他胸有成竹。需要避重就轻的,一定闪烁其词,比如道歉;需要重点突出的,一定直面力陈,比如结束道歉。

  80%都是战后出生的,他们及其子孙,与战争没有一点关系,因而不应背负继续谢罪的宿命。此番论述,看似滴水不漏,其实漏洞百出。战后出生者现在80%,30年后是否100%,就算不到,总有到时。那个时候完全不用谢罪、道歉就顺理成章,因为所有人都与那场战争没有一点关系。只是这里的关键在于,逻辑及其立论的误导:与战争没有关系所以不应道歉,无异于是在说,只有经历战争才有资格道歉。那么试问,经历战争准确的说应该是发动战争者,仅仅谢罪能够过得去吗,他们必须接受正义的审判,必须被治罪,二战甲级战犯被绳之以法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明。而且应当看到,作为战争发动者,就算给了机会,他们肯道歉吗?那样的话,还会发动战争吗?看来,战后出生者,背负谢罪宿命,天经地义,责无旁贷,如果一直这样态度,只有永远这种背负。

  至于说到侵略,尽管刻意闪烁其词,“给相关国家造成深重灾难”意味着什么,不是侵略,难不成是扶贫济困?没有给侵略定义,不知道安倍所依据的是哪部国际法,但恰恰是日本已经严格执行70余年的《开罗宣言》明确有这样的表述:“日本以武力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那么,被驱逐出境的不是侵略者,还能是援助者,不知哪一援助者能有幸如此结局。
  必须强调,明明是侵略使然,明明公开承认给他国造成灾难,还能有意两次提及“650万同胞为国捐躯”,俨然一个受害国形象。居心何在,对此,付出3500万伤亡惨重代价的13亿同胞,一定要清醒,一定要有足够的意识,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
        这里还需要指出,此次“安倍谈话”出台前准确的说应该是决定草拟后,太多的媒体太多的人们太多的期待了,这太自然而然了,因为真心爱好和平的人们太善良了,太需要善良太珍爱善良了。只是面对已经以自己实际行动向人类坚定宣战的安倍及其之流,结果决不只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那样轻描淡写。现在已经摆在面前严酷的现实,无疑给人类敲响了似已久远而陌生的警钟。
——勿忘国耻,记取历史教训,警惕现实危险,似应成为中华民族全民共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