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天津小说广播官方微博'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天津小说广播官方微博 收听

AM666『首发』冰心和她的散文

2016-01-01


她,

是一盏不灭的灯,

将爱的种子,

播撒在生命两旁。


她,

是一颗美丽的星辰,

在人生的航程中,

给人以光亮与温暖,

她就是20世纪中国杰出的文学大师——冰心。


让我们一起走进冰心的的散文世界,

感受她“爱的哲学”。



(冰心)


2016年1月1日,天津小说广播AM666重磅首播南开大学文学院刘家鸣教授讲述《冰心和她的散文》,编辑:温光怡,《纪实文学》每天7:00首播,21:00首播,敬请关注!


刘家鸣,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1935年生于福建长乐,从事中国现代文学、文艺理论的教学与研究。著有《鲁迅小说的艺术》《中国现代文学先驱者论集》;主编《冰心代表作》《郁达夫代表作》等。


(刘家鸣)





《寄小读者》

 

小朋友:

健康来复的路上,不幸多歧,这几十天来懒得很;雨后偶然看见几朵浓黄的蒲公英,在匀整的草坡上闪烁,不禁又忆起一件事。

一月十九晨,是雪后浓阴的天。我早起游山,忽然在积雪中,看见了七八朵大开的蒲公英。我俯身摘下握在手里,——真不知这平凡的草卉,竟与梅菊一样的耐寒。我回到楼上,用条黄丝带将这几朵缀将起来,编成王冠的形式。人家问我做什么,我说:“我要为我的女王加冕。”说着就随便的给一个女孩子戴上了。


大家欢笑声中,我只无言的卧在床上——我不是为女王加冕,竟是为蒲公英加冕了。蒲公英虽是我最熟识的一种草花,但从来是被人轻忽,从来是不上美人头的。今日因着情不可却,我竟让她在美人头上,照耀了几点钟。

蒲公英是黄色,叠瓣的花,很带着菊花的神意,但我也不曾偏爱她。我对于花卉是普遍的爱怜。虽有时不免喜欢玫瑰的浓郁,和桂花的清远,而在我忧来无方的时候,玫瑰和桂花也一样的成粪土。在我心情怡悦的一刹那顷,高贵清华的菊花,也不能和我手中的蒲公英来占夺位置。

世上的一切事物,只是百千万面大大小小的镜子,重叠对照,反射又反射;于是世上有了这许多璀璨辉煌,虹影般的光彩。没有蒲公英,显不出雏菊,没有平凡,显不出超绝。而且不能因为大家都爱雏菊,世上便消灭了蒲公英;不能因为大家都敬礼超人,世上便消灭了庸碌。即使这一切都能因着世人的爱憎而生灭,只恐到了满山谷都是菊花和超人的时候,菊花的价值,反不如蒲公英,超人的价值,反不及庸碌了。


所以世上一物有一物的长处,一人有一人的价值。我不能偏爱,也不肯偏憎。悟到万物相衬托的理,我只愿我心如水,处处相平。我愿菊花在我眼中,消失了她的富丽堂皇,蒲公英也解除了她的局促羞涩,博爱的极端,翻成淡漠。但这种普遍淡漠的心,除了博爱的小朋友,有谁知道?


书到此,高天萧然,楼上风紧得很,再谈了,我的小朋友!


冰 心


一九二四年五月九日,沙穰疗养院。


【解读】《寄小读者》最先发表在《晨报》,《晨报》1916年创刊,李大钊曾任第一任总编辑并代写发刊词《晨钟之使命》。《晨报》及其副刊《晨报副刊》在当时的社会影响极大,鲁迅、徐志摩等名流都曾为其主笔。



《话说君子兰》

冰心


女作家李玲修在好多年前送给我的一盆君子兰,我把它供在书桌前的窗台上。那浓绿色的、剑形的、肥厚的叶子,武士般地相对列。每年两次当剑叶中间忽然露出一点桔黄色时,家里的大人和小孩都高兴地奔走相告:君子兰又要开花了!


这实在是个喜讯。几十朵桔黄色的、五瓣聚成的筒形的花、向上开放。它们像高雅的君子般相拱而立。当花的大茎,愈长愈长,这几十朵君子兰便愈站愈高,静雅地立在那里,经月不谢!


我为此重新翻看了《论语》,因为至圣先师孔子,对于“君子”的定义,有几十条。但是我读来读去觉得“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这句话就说的是君子兰!


我以为“言”就是花的香气,“行”就是花的形象和花期的久暂。君子兰花香很淡,而花色极浓,几十朵相拱而立,能够立到几十天!它们群立在你的面前给你力量,给你鼓舞。因此我虽然也喜爱玫瑰的浓香和桂花的幽香,但在数日之内,便瓣落香消,使人惆怅,而使我敬佩的还是君子兰!


【解读】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的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1999年2月28日,冰心在北京医院逝世,享年99岁,被称为"世纪老人"。冰心虽然已经离开人间,但她撒下的爱的种子,将会开花,结果,一直传递下去。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账号】


图片via互联网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