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收听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http://cn.wsj.com) 于2...

中国手机生产商全球雄心遇阻

2014-12-12

欢迎点击上方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关注我们


小米的成功源于以约三分之一的价格销售可匹敌三星电子和苹果高端手机功能的产品。

国冉冉升起的智能手机新星小米(Xiaomi Inc.)在印度撞上了法律壁垒,凸显出中国手机生产商试图在海外复制其国内成功经历之际面临诸多障碍。


新德里高等法院(The High Court of Delhi)在等待聆讯瑞典电信设备生产商爱立信(Ericsson)对小米提起的专利诉讼期间,本周就小米手机在印度的销售和进口下达了临时禁令。爱立信指控小米使用其技术但拒绝支付专利使用费。


该禁令使小米在印度的业务计划受阻。据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今年7月小米在印度市场推出首款手机后,第三季度小米在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已夺得1.5%的市场份额。小米表示,尚未接到法院禁令,对于爱立信提出的指控以及禁令对其财务状况带来的潜在影响,小米未予置评。


小米印度业务负责人Manu Jain周四在一份声明中称,印度是小米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小米将及时做出必要回应.


这一纸禁令显示出为什么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要想占领全球市场不那么容易。由于国内销售强劲,中国一些手机制造商已经成为全球顶尖厂商,并跃跃欲试取代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在海外市场的地位。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按发货量计算,以小米为代表的中国公司已经占据了全球十大智能手机生产商排名中的一半,而三年前仅有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两家公司榜上有名。但要想在中国以外市场获得成功,这些公司就必须面对国内市场所没有的一系列难关:专利支出或增加、用户对于网络间谍的担心以及品牌认知度低。


中兴通讯美国业务主管程立新称,在向海外拓展进行投资之前,中国的许多制造商都需要三思而行。


小米的成功源于以约三分之一的价格销售可匹敌三星电子和苹果高端手机功能的产品,并通过社交媒体营销和网上销售来节约成本。小米今年进入了东南亚和印度市场,预计该公司今年的全球销量为6,000万台,高于2013年1,870万台的水平。


在高科技行业,专利纠纷非常普遍。知识产权专家称,一部智能手机包含大约20万项专利。要获得这些技术在每个国家的使用权,智能手机生产商往往必须签署交叉许可协议、购买专利或支付专利使用费。企业管理人士称,对于小米等后来者而言,美国、英国和德国等对知识产权保护较为严格的市场比新兴市场更具挑战性,新兴市场的知识产权保护较弱。


小米的全球副总裁巴拉(Hugo Barra) 10月份在WSJD Live全球科技大会(WSJD Live Global Technology Conference)上表示,小米在专利方面的状况和其他公司没有两样。他指出,小米在中国申请了大量专利,还与外国公司签署了专利许可协议。他说,在确定小米全球扩张的最佳市场时,诉讼风险并非决定性因素。


Samsung Display Co.的知识产权负责人Kwang Jun Kim表示,随着中国公司向海外扩张,它们将不得不应对国际市场的法律挑战。Kim之前曾处理过Samsung Display母公司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的诉讼。


Kim说,迄今为止,美国是全球科技企业法律纠纷最集中的地方。


联想不久前斥资29.1亿美元刚收购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联想希望得到相关专利。公司高管说,通过在美国销售摩托罗拉品牌的智能手机,联想可以利用这家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及品牌识别度。


程立新说,过去四年,中兴通讯向美国公司支付了约174亿美元,以使用或者购买其技术和产品。中兴通讯去年取得人民币752亿元(合122亿美元)的收入。


中国政府在数字领域进行的监控引发关切,中资企业还需要撇清自己在这方面的关联。西方国家经常指控中国政府从事网络间谍活动,北京则表示反对网络攻击行为。


今年秋天,台湾监管机构开始调查智能手机制造商收集数据的行为,此前曾有指控称,小米公司在未通知用户的情形下收集用户信息。该监管机构的结论是,所有被调查的12家智能手机厂商都存在此类行为。


新加坡和印度的有关部门已经在就存放于小米手机上的数据是否安全展开调查。


今年8月,芬兰计算机安全公司F-Secure说,该公司测试了一台小米手机,发现该手机向北京服务器发送未加密数据。小米公司回应说,这种数据流量是其云服务产生的,并发布了软件更新,对数据进行加密。近月来,该公司还开始将存储国际用户数据的服务器移出中国。


中国手机初创企业一加手机(OnePlus)的联合创始人Carl Pei表示,中国在全球的形象仍非常糟糕,过去是因为产品质量方面的问题,而目前更多是因为与不同国家之间的网络战。


一加手机称,它的全球数据存储在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的美国服务器上。一加手机向美国和加拿大发售手机产品。


许多中国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在中国境外依旧籍籍无名。Interbrand评出的2014年全球百大品牌中只有“华为”这一个中国品牌上榜,排在第94位。业内管理人士称,随着低价手机抢滩市场,即便是对低成本的制造商来说,品牌知名度也很关键。


中兴通讯去年年初在美国休斯顿展开消费者调查时发现,几乎无人知道它。2013年10月,中兴通讯成为篮球队休斯顿火箭队的赞助公司,并围绕该球队设计了自己的营销方案,包括推出了火箭队版本的智能手机。今年夏天,在休斯顿进行的调查中16%的受访者称知晓中兴通讯,虽然公司知名度较2013年大幅提升,但仍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中兴通讯还表示,今年10月份还签约赞助了另外两家篮球队纽约尼克斯队和金州勇士队。目前中兴通讯是美国第四大智能手机供应商,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苹果公司、三星电子和LG电子(LG Electronics Inc.)。据Strategy Analytics,第三季度中兴通讯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升至6.3%,而三年前这一数字仅为0.9%。


Gillian Wong /Juro Osawa


相关阅读 | 中国手机生产商一加畅谈失误和全球征程



一加(OnePlus)的智能手机产品One在安卓设备网站上和消费者科技杂志上好评如潮,因为该款机型的规格参数令人印象深刻,而且299-349美元的价格区间也很有竞争力。一加成立于一年前,创始人是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Oppo的前副总裁,该公司通过互联网,在中国以及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德国等海外市场销售其产品。


但是一加也招来了批评,因为其通过邀请或有限预约的方式进行销售,使得产品很难买到,而且公司推出的吸引眼球的社交媒体营销活动也引起一些人的反感。一加联合创始人Carl Pei用他深圳办公室的电话与《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进行了交流,讨论了该公司的全球抱负和营销失误。经过编辑的内容如下:


一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Pei:我们基本上是以成本价销售手机,我们每台设备只赚一点点的钱,而且我们希望通过这样做来赢得许多用户、站稳脚跟,然后我们可以改变这些用户,通过软件和服务来实现货币化。我们的思路是,硬件日益成为了软件的分销载体。


为什么你们在中国也才刚刚起步就面向全球市场销售?


Pei:从现在的状态来看,今年我们的海外销量就已经要超过国内了。我认为进入全球市场的时机非常好。从第一天起,一加就拥有一支国际化团队。50人中有三分之一来自北美,三分之一来自欧洲,三分之一来自亚洲。公司从一开始就非常侧重国际化。


围绕中国的数据隐私及网络安全威胁的担忧日益加剧,一加手机如何应对这一问题?


Pei:我们在全球的所有数据都储存在美国的亚马逊(Amazon)服务器上。我认为,这归根到底在于要理解用户以及他们的担忧所在,并维护他们的利益。不论我们接受与否,中国的国际形象依然很糟糕。以前可能是因为产品质量低劣,而现在则越来越多的因为不同国家之间的网络战。


一加手机在拓展海外市场的过程中积累了哪些较为宝贵的教训?


Pei:最开始,我们非常傲视其他品牌,虽然这吸引了很多关注,但也使外界对我们抱有很多期待。直到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人对我们抱有像对一家知名智能手机制造商一样的期待。另一个问题是,销售硬件非常困难。一旦你开始真正以较大数量提供这款产品,你就会意识到自己所建立的基础设施脆弱不堪。无论是我们的物流,还是客户支持,都从未按照这样的发货规模来进行规划。


对于一加在推广活动中遇到的批评你怎么看?你们举办过一次“女士优先”的比赛,邀请女士分享自己与一加标识的合影,赢取购买手机的机会,有人认为这次比赛有性别歧视的嫌疑,非常不妥。


Pei:在“女士优先”这项活动中,我认为后来的发展并不是我们最初的目的。我们想要给女士一个更方便的购买手机的方法,让她们在我们的社区中感到更有参与感。我们在设计这个理念的时候,没有对内容进行足够的监督,写的非常没有品位,我们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大家都感到如此恼怒。这是我们一个明显的失误,我们也了解到在此类问题上人们是多么的敏感。


有人抱怨说,一加的销售策略就是有了邀请码才能购买,目的就是让人们难以买到,你有什么回应?


Pei:有了邀请码,你就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我们已经为你预留了一部手机。我们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自己能生产多少手机。如果我们生产的手机太少,人们就会向我们大声喊叫。如果我们生产的手机太多,最后就会造成库存积压,卖不出去。我们是一家新公司,无力维持大量库存,因为那样的话就得被迫关门。说到底,你可能真的对一加感到恼火,你可以骂我们,但在内心里我们认为,我们做的事对客户是有价值的,我们在帮助他们改变这个行业中那些更不公平的业务模式,而且我们在为市场提供更多选择。


Gillian Wong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