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张佳颖'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张佳颖 收听

当故乡立秋时,墨尔本立春了

2017-08-10

墨尔本这周的天气十分给力,一天比一天暖和。刮了一个周末的妖风,本周开始迎来了春天。每天都是晴天,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风和日丽,天朗气清,人的心情也分外清爽。这才想起来周一爸爸提醒我,立秋了。对应到南半球,可见即使放在今天、放在海外,中国古人的智慧结晶二十四节气也依旧适用。

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每到一个节气或者传统佳节,都习惯性地包饺子、吃饺子,南方也有类似的吃汤圆或云吞欢度新春佳节的习俗。老爸说,既然春天到了,你也去吃顿饺子吧。我乍然:最不爱吃的就是饺子。

说实话,能让身为吃货的我直言不爱吃的食物很少,饺子和面条自小即稳坐头两把交椅。长这么大,每逢佳节吃饺子的习惯也没有让我爱上它。但现在远在异国,倒是经常怀念起家里包的韭菜鲜虾水饺,土里和海里的鲜分别剁碎,韭菜更随意点,鲜虾块状大些,加入少许调料,主要还是靠主角的鲜,混合搅拌,然后包在劲道弹口的饺皮里,点两次水开锅捞出,就着山西老家亲戚自酿的老陈醋,配着泛青的腊八蒜,咬一口下去,鲜味在口腔中碰撞激荡,韭菜和虾肉两者又互相衬托,久久回荡在空气中。这可能是我唯一爱吃的饺子了,每次包这种馅料的话可能会吃20个,其他时候即使专门为我包的素馅水饺,也保持着10个左右的记录。

前些阵子恰巧在同一段时间连看了几部节目都在吃饺子,看着电视上的人吃水饺或蒸饺那么香,也忍不住去亚洲超市买了一袋速冻猪肉大葱水饺。结果——煮好后,还专门准备了一碟醋和辣椒酱的混合物,却看着速冻饺子那软踏踏黏糊糊的表皮,咬开后的馅儿皮儿分离,醋也是多香精成分少了些陈酿质感,无论怎么吃都吃不出家的味道。

照理说,中国游子在外,能吃一顿饺子算是最有家的味道的食物之一了(当然,我的心中还是笃定家的气息升腾在火锅羊肉涮下去的那一刹)。大三时候去德国交换,有个P大读IT的师兄非常贴心,一个学期召集过两次国内的同学们一起在他家包饺子。他是我见过的我们这一代唯一一个能精准掌握馅料和面粉配比的人。当时在他租的房子里,我们有的拿着中式的细擀面杖,有的拿着披萨的粗擀面筒,还有拿筷子擀面的。十几个人的份量,需要师兄大清早开始发面、揉面、和馅儿。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包饺子,力求只要包起来、下锅不会碎就行,形状什么的都暂且不提。擀饺子皮我倒是很擅长,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捞到过包饺子的练习。那个时候,在周围98%都是当地人的德国小镇交换,过得日子比现在苦太多,一周七天有四天每天的晚饭或午饭都是面包夹烤香肠,也没有中国超市丰富的食物种类供我随意挑选。最拮据的还是手头太紧,每个月固定限额的钱在银行卡,只有到日子了才能取现。可见,那时的一顿饺子,是多么好吃,融化在那些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饺子里的,是绝对的乡愁。都是第一次出远门,都是来到一个连我们的第一外语——英语都不说的德国小镇,都是每天饿得面黄肌瘦,要么只能吃意面披萨,饺子就是我们和家乡相联系的最直接方式。

在墨尔本留学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已经去过那么多国家、也工作了两年的我,对金钱的把握和当年那个懵懂少年不一样了。再者,墨尔本到处都有中国人开的餐馆,在这儿能吃到很正宗的火锅、粤菜川菜湘菜北京烤鸭东北大烩菜西安小吃……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这边没有的中华料理。饺子代表的故乡味道已经被全国各地的风味菜肴所取代,选择的广泛也让饺子之于我失去了吸引力。我更开心的是离开了家,再也没有人硬逼我吃饺子了。

倒是有一样饺子,不算是我们北方的水饺,非常吸引我——粤菜早茶里的虾饺。晶莹剔透的饺皮,Q弹像年糕,整只虾仁包入其中,稍加葱姜香油和盐去腥调味,有的地方回放猪肉与虾仁相辅相成,笋丝作为素菜阴阳两合,再讲究些的饭店会规定虾饺皮要捏出12~13个固定数量的褶,蒸的时间也得恰到好处,端上桌子要尽快吃,否则凉掉以后饺皮便失去原本的光泽且会变硬。

以前去到香港,专门去号称“最便宜的米其林”一星添好运位于西九龙的总店,排队将近3个小时终于挤进狭窄的餐厅。落坐下来,点了茶餐厅总吃的一些蒸食,虾饺、豉汁蒸凤爪、奶黄包、叉烧包、萝卜糕之类。都非常好吃。但相比于三小时的排队等待,心理存在一定的落差。墨尔本的这些早茶店我也悉数通吃,添好运连锁店也已经开到了澳洲。在悉尼吃过一次,非常好吃,除了各类包,丝袜奶茶也比较地道。墨尔本的添好运真是不能提,去年和香港友人最后一面的告别餐,选择了添好运,吃的时候就开始后悔了,各种味道感觉要么差一点,有的就干脆完全不是那个味儿。倒是有其他一些非连锁、当年来了澳洲的广东或香港人经营的茶餐厅,味道更吸引人。不过也有时候运气不好,端上来的饺子啊、包子啊凉掉了或蒸过头了的感觉。

但总而言之,无论走到了天涯海角,离开祖国多么遥远,中国人的胃是被改变不了的。吃惯了蒸煮煎炸的中国菜,吃惯了馒头包子饺子“Chinese cake”,再看面包蛋糕披萨薯条汉堡沙拉等洋玩意,只能偶然吃吃图个新鲜,却是终究不愿长期碰的。


今天上班前的十分钟,去Central楼上的food court看望同学,她最近找了份在饺子店的兼职,我呆了五分钟,来买饺子的都是老外。老外们现在越来越喜欢吃中国的饺子了,经常问他们,觉得中国菜cuisine的什么好吃,回答大多是兴奋地说“JiaoZi (dumpling)!”Oh, my God,这NM也是“菜”?!注意到她们店也卖虾饺,下次一定尝尝。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片尾还有彩蛋——

其实呢,我最喜欢的馅料类食物就是!黄米面炸糕!还必须得是山西做法哟~图片为证:

这是春节回家时候家人一起包好、刚炸出锅的年糕,每年过年都会吃,寓意年年高升~

以后有机会也会专为它开一篇的,毕竟是我最心心念的味道之一啦!


文章结尾,要感谢我弟倾情贡献的他奶奶家今年过年包的“元宝”——绿饺子照片!看起来就是赏心悦目的说-------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颖少想和这世界谈谈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