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国际母乳会-...的腾讯微博,立即登录并收听,新鲜动态尽收眼底!

国际母乳会-中国-LLL 收听

国际母乳会由七位女士于1956年建立,她们致力于...

公共场所的母乳喂养

2015-06-27


小晓妈妈、白山 | 译
Shiuh-jane、Daisy | 审稿


宝宝出生后的日子演变成一种生活的舞步。妈妈和宝宝轮流引导和跟随对方以使双方都能适应新的生活节奏。随着日子一天天继续,生活的规律逐渐建立起来。但是时间是不会因为母乳的妈妈和宝宝而放慢脚步的。最初的几个星期过后,妈妈要恢复正常的活动,包括社会义务,工作,差旅和约会,对有些妈妈来说在公共场合的母乳喂养或许会成为一项挑战,而有些则不会。

作家Katie Allison Granju这样写到:“调查显示有太多的妇女在公共场合哺育她们的宝宝时会感觉到不舒服,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是影响母乳喂养的最常见的原因”(Granju1999). 不确定是否可以在公共场合哺乳的妈妈们可以放心,事实上,无论在美国的哪一个州,公共场合哺乳都是不违法的。(详见240页的“母乳喂养和相关法律”)

在与他人一起的时候,哪怕不是在公共场合,一些妈妈们也觉得需要为她们选择的养育方法而作出解释,或者会疑虑“我在他人面前哺乳,他们会怎么想?”不管人们怎么想或者做出什么反应,母乳对宝宝的益处是毋庸质疑的。母乳可以强健宝宝的免疫系统,抵御一些常见疾病(甚至某些癌症),通过抵抗疾病或减轻症状来挽救生命,甚至对新生儿猝死综合症也有防护的效果。



Cultural Attitudes
文化倾向


很多文化都认为母亲哺育孩子是理所应当的。人类学家Katherine Dettwyler这样说道:
在全世界的大部分文化中,不论男女,乳房都没有任何性含义。性行为里不包括乳房,乳房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哺育后代。(Dettwyler 1995)

可是在美国,有时候袒露胸怀为宝宝哺乳却被视为禁忌。

当人们看到一个女人使用她的乳房运作最基本的功能时,他们会自觉或不自觉的将其认为是与性有关的行为,应该隐密的完成。(Pugliese 2000)

在一个对正常行为没有明确怎么做才合适的社会,我们一点也不奇怪作为哺乳妈妈的女性们,在社会生活的某些方面不知应该如何应对。这些想法上的混乱是什么?一些人对于孩子吃的东西是由妈妈身体的某个部位生产出来的观念感到不适,因为身体的某些部位总是被人厌恶或被认为是“脏的”(Schiedel and Chiono 2000)。不管怎么说,事实只有一个,乳房就是为哺乳而设计的。

有趣的是,很多哺乳妈妈裸露的肌肤比娱乐场所的表演者裸露的肌肤要少的多,甚至不比一家当地杂货店里的女人裸露的肌肤多。社会学家Barbara Behrmann这样说道:
美国的哺乳妇女面对的是一个靠乳房来销售从汽车到啤酒等所有东西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需要依靠深深的乳沟来占领结帐的通道…正因如此,从1992年至2002年,人工隆胸术增长了593%( Behrmann 2005).

美国媒体负面的注意力无法使公共设施在设计上更方便母乳喂养。2005年夏天,著名记者Barbara Walters在视点节目秀上评论在一次乘机旅行中,坐在一位哺乳妈妈旁边令她感到不舒服,评论一出,立即在电视,报纸和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辩论。

一个月之后,芝加哥论坛报道了一位母亲Rebecca Gray在一所娱乐公园的戏水池隐密地给她四个月的宝宝哺乳并看顾着正在泼水的学步儿时被要求离开。她被要求去一个更私密的专为哺乳妈妈准备的地方。她说:“我离开了戏水池,继续坐在池边的椅子上喂我的宝宝,喂完之后离开…但是整个的过程带给我的感觉很不好。”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作家Hilary Flower身上,当时她正在一个公共泳池边给她的宝宝哺乳。幸运的是,她知道自己的权利并且有朋友在一边支持她。她在圣彼德博格时代杂志里这样写道:“一些妈妈们会随身携带佛罗里达州律法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我也这样做了。”(关于美国各州与哺乳相关的法律条文,详情请访问www.lalecheleague.org/ LawBills.html.)


不久之前,著名脱口秀栏目策划了一期关于在公共场合哺乳的节目,嘉宾里面包括心理学家Phil McGraw博士。他曾经在他的网站里要求一些在这方面有强烈看法的人联系他。其中有一个部分包含了问题:“你是否需要Phil博士的协助来面对您的那些在公共场合哺乳这一不适当的习惯的朋友或家庭成员?”这些例子,仅是众多案例中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国际母乳会-中国-LLL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