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云南共青团'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云南共青团 收听

能多让一个中国人看到就多一个:慰安妇纪录片《二十二》

2017-08-13

xiumi.us">

xiumi.us">

8月14号,世界慰安妇纪念日,国内首个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的电影将上映,名字叫做《二十二》。


这是首部获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映许可证的相关题材纪录片。“二十二”片名的这个数字,指的是在 2014 年纪录片开拍时,全国还在世的在二战期间遭受日军慰安制度下导致的性暴力的受害者人数。而从2014年拍摄完成到如今上映,三年时间里,幸存者缩减到了9位。


面对老人们陆续离世,拍纪录片也是在和时间战斗。


xiumi.us">
xiumi.us">


1937年到1945年,至少有20万中国女性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


到了影片拍摄的2014年,仅存22位幸存者。


如今这个数字减至个位数,最终会成为0。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从2014年1月至7月陆续在中国五个省、二十九个不同的地区纪录全国各地的“慰安妇”幸存者,通过与这些老人的深入交流,影片突破了历史资料和证据收集的局限性,从客观、人性的角度,纪录这群幸存老人当下的生活状态。 影片通过对这些老人适度地靠近,用客观的镜头,将历史的碎片点点打捞起来,把那些行将逝去的事实镌刻成永久记忆的“墓碑”。在最后这个时刻,我们,可否停下匆忙,给她们一次最深情的凝视。


xiumi.us">
xiumi.us">

图:2014年正月在山西盂县开始拍摄

xiumi.us">


将镜头对准这样一群老人,让导演郭柯在事前遭遇到了巨大的批评。预告片当中,有一组将许多老人抹着眼泪,呢喃着“不说了,不说了”的镜头剪辑在一起。不少人因此指责郭柯,让这些老人们重新讲述他们当年的遭遇,是一种二次伤害。


xiumi.us">
xiumi.us">

左起:2014年,王志凤、符美菊、李美金三位老人

xiumi.us">


郭柯承认,这当中确实会造成一些伤害,但会尽量去降低伤害的程度。“(关于过去的问题)还是会问,(请)奶奶讲一讲以前的故事,听说日本人来过这里,他们做过什么,是不是杀我们中国人,问这些,她就会跟你讲,就像自己的长辈跟你讲。”郭柯告诉记者,“我小时候跟我奶奶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会给我讲以前的事情。”


但在更多的时候,郭柯并不会强行要求老人去回忆。他只是把摄像机架设在能够拍到老人的位置,不问什么也不做什么,任由摄像机将老人的生活一点一点地记录下来。


在最终《二十二》的成片当中,老人们真正讲述自己的经历的段落非常少。大部分的画面都是老人们的生活。他们做饭炒菜;他们坐在树下打牌;他们搬着个板凳坐在屋外、望着远方、打发时光。


如果没有一些简单的字幕交代历史背景的话,观众甚至可能都不会意识到这些老人二战受害者的身份。事实上,郭柯觉得他们就是普通老人,要不是他们的背景过于特殊,甚至都没必要特意去交代他们的身份。


这让整部纪录片呈现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不像以往在谈及这个题材时总会有的苦大仇深,“平淡”可能就是评价《二十二》最合适的形容词。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云南共青团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