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收听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http://cn.wsj.com) 于2...

派 | 反腐令中国人的酒庄梦凋零

2014-12-24

欢迎点击上方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关注我们


法国一个波尔多葡萄园


作者 | 顾蔚


随着中国的反腐行动令高档葡萄酒需求受到打击,中国人对波尔多葡萄园的迷恋开始降温。


2013年,中国人是波尔多葡萄园的最大买家,进行了25桩交易,占总交易量的75%。据跟踪葡萄园购买活动的Vineyard Intelligence的数据,中国人买下了总面积超过900公顷(合2,223英亩)的葡萄园,占去年波尔多土地成交面积的20%。


今年,这家法国咨询公司记录了涉及到中国内地和香港买家的14桩交易,仅占总交易量的43%。中国人仅买下了面积250公顷的葡萄园,较上年减少72%。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大约两年前发起的遏制官员过度消费、改善共产党形象的行动也令中国的餐饮业和汽车及房产销售受损。


业内观察人士表示,反腐行动似乎是中国人对法国葡萄酒和葡萄园购买减少背后的原因。


拉斐酒庄(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葡萄酒等法国葡萄酒近年来价格大幅飙升,进而增大了中国人对法国葡萄园的兴趣。拉斐酒庄的葡萄酒在中国是最让人梦寐以求的葡萄酒。


Vineyard Intelligence所有人兼创始人Alexander Hall称,许多中国人认为在中国卖波尔多红酒有巨大的商机,所以他们买下了法国酒庄;现在这门生意没那么好做,因为市场上的存量很大。


根据总部位于巴黎的红酒追踪机构国际葡萄和葡萄酒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 of Vine and Wine)的数据,中国去年从法国进口的红酒数量仍然高于其他国家的红酒,尽管进口额较2012年下降了12.3%;智利、美国和意大利的红酒进口量也都有所增长。


法国酒庄是中国富人最想要的奢侈品之一。地产研究公司莱坊(Knight Frank)称,净资产在3,000万美元以上的中国人中有40%对拥有一个葡萄园感兴趣,这一比例是其追踪的10个国家中最高的。但是,许多中国买家把目光投向葡萄园并不是打算作为退休之后的爱好或者度假屋,而是作为一项生意,期望控制市场、在中国销售红酒。


但是中国政府的厉行节俭运动曝露出,官员送礼和宴请占据了红酒消费的很一大块,而不是中国中产阶级或者富裕消费者对法国红酒真的有兴趣。


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院长、西安玉川酒庄(Jade Valley)的主人马清运称,中国政府反腐令红酒销量大幅下降的事实展示出,红酒尚未成为普通大众生活的一部分,更不要说酒庄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了。


中国人购买葡萄园的兴趣在2011年迸发,据Vineyard Intelligence的数据,中国买家进行了17桩交易,其中包括电影明星赵薇的一桩交易。赵薇购买了著名葡萄酒产区圣埃米里翁的梦洛酒庄(Chateau Monlot)。但Vineyard Intelligence称,梦洛酒庄本身并不是特别知名或顶级的酒庄。


另一位中国名人买家是互联网游戏公司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Giant Interactive Group Inc., GA)的创始人史玉柱。他在2013年购买了高地酒庄(Chateau Plain-Point)。高地酒庄是法国弗龙萨克地区一家相对有名的酒庄。


国内监管的加强也抑制了中国一些大型企业的酒庄收购。中国审计署在6月份指责大连海昌控股有限公司(Haichang Holdings Ltd.)和锐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Rave Sun Group)用辽宁省地方政府提供的海外科技型企业补贴收购法国酒庄。


据莱坊的合伙人Kate Everett-Allen称,一些中国人购买的葡萄园近来又被重新挂牌出售。例如海昌2011年收购的位于波尔多葡萄酒产区中部Capian的布拉奈特酒庄(Chateau Grand Branet)在2013年被重新拿来出售。


Vineyard Intelligence称,中国买家今年买下的葡萄园估计没有一个售价超过1,000万欧元(约合1,220万美元),大多低于500万欧元(约合610万美元);其补充道,去年卖给中国买家的最贵波尔多葡萄园价格超过了2,000万欧元(约合2,440万美元)。葡萄园买卖都是非公开市场交易,具体售价不详。


新的中国买家对管理远在5,000英里以外的一个葡萄园、跨越文化差异的难度有了更高的警惕。在一起直升机坠机事故发生后,这种警惕有所加强。当时是中国商人郝琳搭机参观他刚刚买下的一个大型法国葡萄园,然后与12岁的儿子双双遇难。


马清运说,这件事很不幸地表明,酒庄给庄主带来的不仅是俯瞰自己领地的快乐。


中国人对波尔多的兴趣下降,对较不理想的地产冲击最大。虽然中国人的数量占了主导地位,但是他们集中在不那么有名的地区。


Vineyard Intelligence称,他们在最有名的地区,例如圣埃米里翁、Pomerol和马尔戈,只买了屈指可数的一些庄园,而且也不是著名的庄园。几乎所有圣埃米里翁最近出售的Grand Cru Classe级庄园都是被法国人买走了。


Hall说,当中国兴起酒庄热的时候,许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资产的质量;他补充道,中国的潜在买家现在更加有眼力了。


(本文作者顾蔚是《华尔街日报》中国财富和奢侈品编辑,并负责该报中文网的原创内容。欢迎追踪她的中文网博客”高净值生活”,和每周五以中英文双语同步发表的专栏。评论请发送邮件至wei.gu@wsj.com,也可以在新浪微博上@顾蔚WeiGu追踪她。)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