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邵圣懿的腾讯微博,人海茫茫相遇不易,立即登录,别错过!

邵圣懿 收听

坐台说体育,出台看世界 微信:shao_shengyi

纵使遍体鳞伤,体育这朵人性的至善之花总会顽强绽放

2017-08-25

       

        “朦胧的朝阳洒在圣塔莫妮卡的兰布拉大道上,整条街像是被黄铜色的花环罩着似的。” 这是西班牙作家萨丰在作品《风之影》中描写的巴塞罗纳兰布拉大道。

        然而8月17日下午4点,花环没有眷顾这条美丽的街道,随着一场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13个生命瞬间凝结,一声不吭地悄然归位。人们悲鸣不已,昔日静谧美好的兰布拉大道遍体鳞伤。


对此,体育界纷纷向巴塞罗那表达了哀悼。在巴塞罗那恐袭发生的第二天,西甲的巴塞罗那、西班牙人、皇家马德里以及莱万特等球队都在训练前默哀。今年是梅西在巴塞罗那生活的第17个年头,在得知恐袭的第一时间,他便在推特上表达了自己沉痛的心情:“我想对在我们挚爱的城市巴塞罗那所发生的恐怖袭击中的遇害者以及他们的家人表达最诚挚的哀悼和支持,同时对任何暴力事件坚决抵制。对此我们决不让步,所有人都希望生活在和平、没有仇恨的世界,尊重和宽容是这一切的基础。”



在历史的长河中,灾难曾一次次肆虐,带给人们泪水、创伤、甚至死亡,但人类从未被击垮。灾难面前,我们看到的是人类齐心协力、众志成城的意念。而体育,往往是传递勇气、团结和信念最好的载体,也常常在灾难降临的时候给予人们力量,抚慰内心的创伤,驱走心灵的恐惧,带来执着的勇气,比如在2013年的4月15日的波士顿。

当天下午2点50分,波士顿国际马拉松临近终点的人流密集处发生连环炸弹袭击事件,造成3人死亡(其中一位为中国籍在美留学生),逾百人受伤,其中多人伤势严重。


        那是燃烧着的人间地狱,《波士顿环球报》一名摄影记者接受采访时说,当时他刚到人行道的栏杆边要拍照,一名警官告诉他:“请不要拿惨状来做报道,这里就像战区一样!”但他依然拍摄了受难者茜德妮躺在一片血泊之中的照片,这张照片后来被很多报纸在头版刊发:“我觉得我代表了那些不能到场的群众”。此次事件中三人遇难,分别为8岁美国男孩马丁·理查德、29岁美国女子克丽丝特尔·坎贝尔和中国留学生吕令子。



        爆炸发生于瞬间,悲伤却或许要持续整整一生。波士顿之殇难以忘记,那一天成为这座城市永久的悲怆记忆。

幸好,体育从不向暴力折腰。在波士顿这座充满着体育传统的城市,更是如此。MLB波士顿红袜队的队员说:“我们代表的不是红袜,而是整个体育界,这里是我们的城市,没有人能主宰我们的自由!”

伴随着“Boston Strong!(请坚强)”的口号,人们低垂的头,慢慢抬了起来。


       灾难过去40天后,5月25日,三千多名跑者,在同一个地方,为了悼念亡者、安慰生人,同时完成自己的马拉松梦想而聚集到一起,跑完波士顿马拉松赛的最后一英里。跑在队伍最前面的人,手执三面美国国旗和一面中国国旗,以纪念三名终点线附近倒下的受害者和一名追捕凶犯时牺牲的警察。


在死亡的阴霾下,生命之花绽放得格外绚烂。波士顿繁华依旧,安逸如故。波士顿马拉松也从未停歇,只是跑者们心中的执念,除了体验这项历史最悠久的马拉松之外,还添了一份对逝者的追思。


       如果说波士顿马拉松遭遇的恐怖袭击是平顺生活里突如其来的灾难,那你可知道,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上,有一些人从出生就始终生活在战乱中,对于他们而言,灾难是常态,平顺生活则是无法抵达的奢望。


      如果没有内战的话,塞拉利昂原本是一个很美的国家。然而持续了二十多年的内战完全摧毁了这个西非小国的美——如今提到塞拉利昂,除了战争,就只有恶名昭彰的血钻。在那里,人民为温饱挣扎,还有很多在战争中残肢断臂的受难者。

       随着国际援助和联合国干预的进行,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来到这个动荡的小国帮助重建,这些因为战争或叛军酷刑而肢体残缺的人们从志愿者那里听说了一个新名词:截肢足球。

       这项运动原本是美国在阿富汗战后为了治疗老兵的心理应激反应和创伤而发明的:更小的场地、更短的时间、更少的参赛人数,除了不许用拐杖击球以及守门员不得下身残疾之外,其余的规则同健全人的足球没有任何区别。

 

       在塞拉利昂,这项运动意外的给肢残者带来了难得的快乐。战争残酷的让他们失去了部分肢体,而运动弥补了他们的缺憾。国际足联、联合国及各种NGO组织也为这些热爱足球的人提供了机会:专门设立了截肢足球的世界杯。等到这项特殊的世界杯开赛的时候,塞拉利昂人才发现他们的群体是如此的庞大:海地、墨西哥、加纳、爱尔兰等国家的肢残者都参与进来——他们生命里遭遇过不同的悲剧,战争、天灾、或是疾病,但因为足球他们忘记了肉体的创伤,找到了生活的希望。就如同队员弗尔纳说的一样——没有足球,我的生活会艰难许多。

       足球给了他们勇气,而他们也想用足球做到更多:这些肢残者头戴国旗比赛,走上街头呼吁反战与和平……


       这帮超燃的非洲哥们,在运动中重获新生,也带给了更多的人以希望:不用逃避,不用害怕,只要活着,有足球就有快乐,而努力改变就有希望。

 

       西方有谚云:乌云总镶着金边。如果我们灾难比做是乌云,那体育给予人类的力量应该就是乌云背后的幸福线了吧。

       

       体育的力量举重若轻的蕴藏在这一个个故事里。其实细细想来,体育的真谛是什么?体育最初不就是人类在摒弃战争拼杀后,和平而公正的竞争,一较高下的游戏吗?从2000多年前古希腊的奥运会开始,各个城邦就会在开赛前签订《停战书》,以便运动员顺利参赛。体育竞赛,始终蕴含着着人类对和平友谊最真切的向往。人性里至真至美的伟大力量,始终在竞技场保存着,历久弥坚。

————————————————————————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邵圣懿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