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华尔街日报中...的腾讯微博,立即登录并收听,别错过TA的精彩内容!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收听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http://cn.wsj.com) 于2...

美元升值 亚洲金融危机会重演吗?

2015-01-07

欢迎点击上方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关注我们


随着中国经济势头减弱,亚洲公司面临日益沉重的债务负担。


借入大量低息美元贷款的亚洲公司现在面临双重威胁:在美国可能加息的情况下,一方面美元重现强势,另一方面债务利息支出可能增加。


在近年经济增长强劲而利率偏低时期,银行向亚洲企业提供了大量的美元贷款。如今,随着亚洲增长引擎中国经济势头减弱,这些公司面临日益沉重的债务负担。经济增长放缓开始侵蚀企业的利润,而在支付美元债息时则需要更多本币。


对于东南亚的借款者来说,这一负担尤其沉重,因为东南亚国家货币贬值的幅度最大,不过如果人民币出现任何走软趋势,也将令这些国家的企业承压。


目前已出现了坏账水平上升的迹象。泰国规模最大的四家银行2014年坏账占未偿贷款的比例从2013年底的2.6%升至2.8%。印尼央行预计,2014年底该国不良贷款占总贷款的比例从2013年底的1.8%增至2.4%。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银行行业组织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执行总裁洪川(Hung Tran)称,美元走高和美国升息会加大企业借款人用本地收入对美元债务进行还本付息和将到期债务展期的难度。


目前的情况让人想起了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亚洲当地货币兑美元汇率大跌,那些借入美元贷款的企业难以偿还债务令银行面临压力。但分析师认为目前的情况并没有当年的情形那么严重,分析师称,亚洲银行目前的资本金水平更高,政府拥有较高的外汇储备,这使得当地货币汇率出现大跌的可能性下降。他们同时强调进入中国的很多贷款都是短期贸易融资,不是长期贷款。


洪川谈到亚洲业务规模较大的银行时称,鉴于银行较高的盈利能力,上述风险似乎是可控的。


2008年金融危机后亚洲企业加大了美元借款力度,充分利用了当时的低利率以及因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对金融系统大量注资而给全球市场带来的充裕资金。当时,跨国银行也乐于放贷,因为和美国国内能够获得的接近于零的利率相比,将资金贷给亚洲企业的回报更高。


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 LPC)的数据显示,即使在2014年美国加息可能性日益明显时,在亚洲(不含日本)发放的银团贷款规模仍然增长了13%,达到创纪录的5,229亿美元,其中发放给中国企业的贷款占27%。


与此同时,亚洲货币出现了贬值。去年12月份,印尼盾兑美元大跌至1998年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印尼央行不得不采取措施捍卫印尼盾。本周,马来西亚林吉特兑美元跌至五年低点。2014年泰铢也走软,印度卢比兑美元全年下跌了约2%。在新的亲商政府上台执政后,印度卢比成为表现最好的新兴市场货币之一。


分析师和银行业人士称,虽然银行和借款人进行了汇率波动风险对冲,但并非每一家公司都做了充分的防范措施。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亚太区金融服务执行合伙人普森(Keith Pogson)说:“借款人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汇率朝着不利于你的方向波动,而你负担美元债务,你的利润却是以本国货币计价。”


普森说,如果有人举借了美元,认为美元贷款成本更低,觉得自己处于温和外汇环境中,那么现在他们会发现汇率正朝着不利于自己的方向波动。


借给中国企业的贷款也遇到了麻烦,到目前为止,这些麻烦主要是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截至去年9月底,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同比增加36%,达到人民币7,669亿元(约合1,237亿美元)。分析师称,流入房地产、钢铁以及其他一些建筑相关行业的贷款面临的风险尤为突出。


中国地产开发商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Kaisa Group Holdings Ltd. ,1638.HK, 简称:佳兆业集团)周四称,公司未能按规定及时偿还一笔来自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简称:汇丰控股)的贷款,并警告称这一违约事件可能会触发有关债务出现交叉违约。


如果中国允许人民币走软以冲抵增速放缓所造成的影响,则将使得已借入美元的企业承受更大的压力。中国的信贷问题导致非中资放贷机构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风险。据总部位于瑞士的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2年底至2014年6月份,中国借贷者未偿还的跨境银行贷款增加逾一倍,达1.1万亿美元。


国际清算银行在去年12月份发表的一篇报告中称,与主流观点恰恰相反,中国出现的风险也会经由纯金融渠道给海外造成巨大影响。报告称,跨国银行向中国发放的贷款以非比寻常的速度增长。


中国企业一直以来能够在香港以低于大陆的利率借贷,然而如果美国利率升高,香港的贷款利率也会升高,进而使得在香港借贷的吸引力减弱,给许多在香港运营着庞大业务的跨国银行造成冲击。


麦格理(Macquarie)分析师皮利(Ismael Pili)称,近年来有许多的套利机会,最好的例子便是中国。皮利称,许多大陆企业向香港和新加坡的银行借贷,正是因当地的汇率和利率套利机会。如果美国利率升高,这种吸引力就会减弱。


Enda Curran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