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收听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http://cn.wsj.com) 于2...

评论 | 巴黎袭击的背后:防不胜防的欧洲新圣战分子

2015-01-08

欢迎点击上方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关注我们


巴黎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其背后的原因由来已久。令人担心的是,该事件或许印证了2001年法国反恐长官布吕吉埃担心的问题,即在西方独立发展起来的伊斯兰圣战分子组织。


作者 | REUEL MARC GERECHT


周三发生在法国巴黎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其背后的原因由来已久。在此次恐怖袭击中,有12人被高喊伊斯兰口号、头戴面罩的男子所杀。


继美国“911”事件之后,西方反恐专家对欧洲极端伊斯兰教人士的担心或许超过了其对中东伊斯兰军队的担心。90年代初阿尔及利亚军政府和伊斯兰教徒之间的残酷战争开始影响到法国,此后法国国内情报总局(Direction centrale du Renseignement interieur, 简称DCRI)开始提高监控穆斯林好战分子的能力。


2001年11月27日,法国反恐最高长官布吕吉埃(Jean-Louis Bruguiere)对欧洲和北美的“自治”圣战分子存在担心,说这些人不需要接受命令就可以付诸行动。而伊拉克战争则加剧了这种普遍的担忧。很多人相信英美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会激发出如漩涡般的反西方圣战者。


这种情况当时没有爆发,但现在却有可能发生。


法国巴黎的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遭遇致命袭击或许并非单一事件。这家杂志专门讽刺欧洲过度伊斯兰化争论的两方,2012年这家杂志还因为刊登了先知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而闻名。但以上袭击事件或许代表了布吕吉埃所担心的问题,即本地的圣战分子组织,他们可以在没有外国恐怖组织(例如基地组织(al Qaeda)或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的支持下独立采取行动,同时也可能会与这些组织联合行动,而且肯定是赞同这些组织的。


DCRI可以是说西欧最具效率的国内情报组织。该组织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在发出警告,称反对阿萨德(Bashar Assad)政权的叙利亚起义变得过于血腥,而且对法国逊尼派穆斯林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数百名法国逊尼派穆斯林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打着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等激进组织的旗号参加战斗。还有数百名欧洲其他地区的穆斯林好像也加入了他们。反对国内恐怖事件的法国堡垒似乎开始出现裂缝。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美国对法国DCRI和英国国内情报部门军情五处(MI5)的依赖无论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它们都处于美国对付伊斯兰圣战分子的战争前线。如果拿掉美国的强项——通讯拦截,华盛顿其实并无在欧洲大陆监视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单方面能力。其他西欧情报组织很快也纷纷承认,英法两国的情报机构是其楷模,对于其在如今基本无国界的欧洲大陆了解和制止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行动而言,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法国的人均警察和安保人员数量多过西欧任何其他国家,如果连法国都无法在国内监视和制止穆斯林极端分子,欧洲和其他地方的伊斯兰激进分子肯定会有恃无恐。


西欧公民的免签证待遇为梦想目标仍是美国的圣战分子提供了巨大的机会。现在欧洲穆斯林教徒如此之多,以至于美国官员不可能在没有欧洲协助的情况下辨认出可疑的激进分子。即便是随机的、有针对性的选择和根据最佳猜测拒绝某些人士入境,也可能导致美国与其必须保护公民出行权利的欧洲盟国的严重外交问题。欧洲人除了保卫自己的国土安全外,还承担了保卫美国安全的重担。


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崛起(这是圣战主义者首次攻克并占领大片土地)已经给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带来了一层唤起历史回忆的魅力。伊斯兰教的感召对西方人来说肯定是不好的消息,即便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什叶派、库尔德人和雅兹迪人。考虑到现代伊斯兰好战者从本质上就是反西方的,西方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波及。


不可否认,欧洲问题的一部分是本土自酿的。反犹太主义和对欧洲犹太人的暴力行为的崛起令人忧心,且迄今为止未得到遏制,但施暴者既有穆斯林也有非穆斯林欧洲人,这与伊斯兰恐怖主义在欧洲的扩张并非巧合。与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的牵强论点相反,以色列及巴以和平进程的艰辛与伊斯兰国的崛起及新圣战主义的诞生毫无瓜葛。比起在占领地盘方面不那么成功的基地组织(al Qaeda)圣战主义,新圣战主义更具吸引力。反犹太主义已经与伊斯兰教徒的认定密不可分。(西方反犹太主义、传统伊斯兰对犹太人的怀疑以及反犹太复国运动已经凝聚。)随着欧洲人身份对穆斯林的吸引力下降,反犹太主义在欧洲抬头。


反犹太主义滋养了伊斯兰贬低欧洲的激进看法,并助长了有关穆斯林可以主导欧洲对伊斯兰表述的观点。在不久之前,穆斯林可能更在乎欧洲人对他们及其先知的看法。基督徒和犹太教徒毕竟都是异教徒,都是不值得费神的愚蠢灵魂。但随着欧洲穆斯林人口的增长以及变得更加激进,并将源自本土的传统禁忌带到超级宽容、越来越讲求政治正确的欧洲,这种情况已发生变化。


法国因为比其他欧洲国家更加开放而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穆斯林移民。深思熟虑的法国知识份子在10年前就希望“法国伊斯兰教”或许能行得通。但持续10年的问题,包括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街区发生的大规模骚乱、越来越致命的反犹太主义以及现在的恐怖主义,已令最乐观的人都开始对此严重质疑。


美国人应该希望法国能解决所有问题。如果能的话,这一可怕时刻也会过去。如果法国不能(而且除非消除伊斯兰国的影响,否则法国能否解决本国最严重的反恐问题都不明朗),那么布吕吉埃在2001年给出的严峻分析或许将被证明具有先见之明。


(Gerecht是前中央情报局秘密行动处的中东问题专家,也是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的资深分析员。)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