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青年电影手册'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青年电影手册 收听

《青年电影手册》是由程青松担任主编的一份关注...

  • 听众18
  • 收听6
  • 广播0

坚定的信仰,很可能是毒品

2016-02-02

点击上方青年电影手册关注我们!


信仰信仰信仰是什么?

文 / 陈念萱



陈念萱

台湾知名作家、影评人、记者、翻译、义工、美食家,著有文学、旅行、宗教、电影、塔罗等方面的作品十多部。


 精彩内容 
http://mmbiz.qpic.cn/mmbiz/wyice8kFQhf5geQK3gu2FUugjB8iaSGpjO5TxVv2p4SobSRyFSQbJDxbVXY16DWUXAfeZ0sCURzZtEITlQicPY1ibw/0?wx_fmt=png" data-ratio="0.7142857142857143" data-w="7" />
历史是人写的,写的人无论如何得用上自己的想象力,甚至选择特定角度,即便是贴近史实,也只能做到自己“期望”的公允而已。


《烽烟岁月》又名 《A级控诉》(台) 


据说《圣经·创世记》大洪水后,大约4800年前,诺亚方舟停泊到了土耳其与亚美尼亚边境的亚拉腊山,从卫星图上依稀仿佛可以看见方舟的形状。在这块孕育着近万年多民族的古老土地上,一座圣山的存在,成为信仰与种族之战的溅血地,人的信仰,究竟是什么?历史上大大小小的战役不计,单单百年前的Armenian Genocide大屠杀,直到近年来才受到正面直视。


在伊斯坦堡吃到做工繁复的传统美食,有许多跟希腊同名的菜肴,各自坚持自己才是原创,后来发现,他们曾经是同一个国家,食物同名,理所当然。这像在台北吃到川菜,历史纠葛很难跟外国人用几句话说清楚,便开两句玩笑斗个嘴结案。没搞清楚不甘心,便问土耳其人:“那你们使用的语言一样吗?”事后想起来,许多不会说闽南语的台北人,仍然听得懂啊!发音不同但文字相通,彼此大略听懂并不困难。


当我在耶路撒冷老街上,看见亚美尼亚简约美丽的教堂,惊愕地盯着看拼音,反复确认这真是史上最原始的教堂建筑结构,忍不住逡巡许久,脑袋里冒出一箩筐的疑问。很快地,我便在博物馆找到了答案。这圣地,万年以来孕育了百种民族,各自传承着自己的文化,以及随着历史演变的不同宗教信仰,经过各种战役后的朝代更迭与种族兴衰,许多史上著名的种族如巴比伦人,早已消失无踪。


▲ 主哭耶京堂(Dominus Flevit,又译为主泣教堂)


冲突与和平,一直断续进行着,很难相信今日已列入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仍居住着十几种不同信仰的老居民,各种教堂紧挨着巍巍矗立,相安无事。博物馆里,史学家导览时说:“这整片地区的种族复杂程度,已无法细数,小小一片耶路撒冷都无法确认属于谁,就别提其他地方了。”


历史是人写的,写的人无论如何得用上自己的想象力,甚至选择特定角度,即便是贴近史实,也只能做到自己“期望”的公允而已。这很像我拍照时,会自己切割画面,截取想要呈现的部分,而我实际看到的,跟我想让别人看的,差别可以非常大,虽然,都是真相。


我在不丹王国巴洛镇朋友酒店里,巧遇一对亚美尼亚夫妇,被他们的独特气质吸引,而主动过去攀谈。他们跟着鼎鼎大名的学者罗伯特·舒曼(大明星乌玛·舒曼的父亲)参访喜马拉雅山区的国度,寻找另一种生命真相。当时正巧刚看完印象深刻的Ararat,又找了相关书籍,很想探访这神秘的基督教国度,遇到他们如获至宝,他们也很爽快地留下联系方式,虽移居圣彼得堡多年,但每年返乡探亲之旅仍持续着,欢迎我加入。


我想造访亚美尼亚,因为他们的教堂建筑、美学与音乐,领先全球。听过好听的圣乐,参观过许多教堂,实在太好奇,那最原始的模样,该能有多美?


《烽烟岁月》又名 《A级控诉》(台) 


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军与俄国交战期间,土耳其人与德军结盟,而担心笃信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投靠俄国,2015年先下手为强进行屠杀,当时有美国医师目睹了现场惨状且记录成书,据称有百万人甚至更多,遭到灭绝式的屠戮。幸存者移民到了俄罗斯、法国、美国与加拿大,持续进行着软弱的控诉,因为土耳其拒绝承认这场血案,国际间各有顾虑而保持沉默近百年,后来虽陆续有二十多个国家正式承认这场种族屠杀,土耳其当局采取国内封锁历史真相的法令来对抗。


在土耳其人眼中,多才多艺又善计算的亚美尼亚人,背叛国家投靠敌营。驱逐与杀戮,是不得已,不能定调为种族灭绝行动。


公元301年亚美尼亚成为第一个基督教国家,亚拉腊山一直是亚美尼亚人的圣山,据说亚拉腊山里发现了诺亚方舟,这块地方,辗转落入罗马帝国、波斯王朝、东罗马帝国、土耳其又回到亚美尼亚手中,然后又陆续被鄂图曼帝国、俄罗斯占领,如今划入1923年建国的土耳其版图。


“我把土耳其人屠杀亚美尼亚人的悲剧告诉儿子,他问我土耳其人对这件事道歉了吗?”已入籍加拿大的亚美尼亚导演想拍这个事件,来破除历史血债的魔咒。


虚构与真相,交替在剧中剧里一再地辩证,哪一个才是精神毒品?亚美尼亚裔加拿大导演Atom Egoyan在2004年完成《Ararat》(台湾翻译为《A级控诉》),改编自《一名美国医师在土耳其》,让现场目击者的故事成为剧中剧,而在真实的梦幻般思索里,寻找“看见”真相的可能。


导演认为,当我们相信某者真相时,很难不变成另一种毒品,这里面没有对错,而是人性的偏执,让我们难以面对不同真相,以及不同的角度。他期望自己在这件血腥事件上不走偏,让对立面也有说话机会,否则人类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正常对话了。


http://mmbiz.qpic.cn/mmbiz/E6ME5dOJ0oqUm8m95Io1ltnDNwOZ9Sib0HemQGiakUEvGVicDzUicxw5X6ia6INxprHspXDxPIO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