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收听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http://cn.wsj.com) 于2...

瑞士意外取消汇率下限 欧洲各央行措手不及

2015-01-16

欢迎点击上方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关注我们



瑞士央行取消欧元兑瑞士法郎汇率下限的决定,为欧洲其他央行带来了挑战,同时也给交易员们提供了一个新的避险之选。


而此事带给人们的教训是:央行不应孤立行事。


瑞士央行在三年前为瑞郎兑欧元汇率设定了上限,削弱了瑞郎传统的避险作用。因而当投资者纷纷逃离欧元时,他们可选择的避险资产变得有限,后来在撤离俄罗斯卢布时,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


瑞士在金融稳定性方面的声誉以及该国作为非欧盟欧洲发达经济体的事实,促使资金稳定流入瑞士。然而随着瑞郎上涨前景不复存在,许多资金经理人转向别处。一些投资者买入美元、日圆等传统避险货币,而另一些人则选择了其他欧洲货币,例如波兰兹罗提、瑞典克朗和捷克克朗。这些较小的央行随即陷入到瑞士央行与欧洲央行这两大央行“战争”的夹缝当中。瑞士央行的最新举措便再次波及到这些央行。


随着1.20瑞郎兑1欧元的汇率上限被取消,瑞士央行有如炸开了一道堤坝,使资金洪流汹涌而下。许多市场人士关注这股资金流向何处,答案便是瑞士法郎,瑞郎兑欧元已经暴涨。而同样值得思考的是资金从何处流出。欧元显然首当其冲,波兰货币也受到冲击,波兰兹罗提兑瑞士法郎在消息公布后立即暴跌21%,与此同时,兹罗提/美元下跌2.2%,兹罗提/欧元下跌1.45%。


事实上,波兰和瑞典货币早在瑞士央行放弃欧元兑瑞士法郎下限以前就已经开始兑欧元贬值了。考虑到过去12个月欧元兑美元下跌了约15%,波兰和瑞典货币兑欧元贬值则耐人寻味。不过,这种贬值是瑞士央行干预的间接结果,干预最初迫使做空欧元的投资者买入波兰和瑞典货币,导致波兰和瑞典货币估值过高,并促使两国央行打压本币汇率。瑞典央行将利率下调至零水平,并重新实施了在全球金融危机时期首次采用的负利率政策。波兰央行实施周期性的干预政策,以推动波兰兹罗提贬值。市场最终收到了央行传递的信息,但在此之前瑞典、波兰以及捷克的通胀率已经无情地朝着零水平滑落。


现在,这些国家的央行必须马上重头再来。波兰央行周三宣布考虑降息,暗示其仍认为波兰兹罗提过于坚挺。一天后,该央行对兹罗提的大跌表示担忧。降息可能暂时不予考虑。


这一结果提醒我们:央行从来无法不受外界干扰地运行,波兰央行和瑞士央行不会,欧洲央行或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U.S. 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也不会。不过,较大央行采取行动通常会对较小央行产生较大影响,反之则影响不大,这是不争的事实。


事实上,瑞士央行过去三年里的政策是直接回应了较大央行所采取的行动。欧洲央行先是艰难应对欧元区债务危机,然后又努力遏制地区经济恶化,这导致稳定的欧元资金流向了瑞士法郎。如果瑞士坐视这些资金流入推动瑞士法郎升值,则将令瑞士出口业受损,所以,瑞士央行对欧元兑瑞士法郎设置了汇率下限。然而最终,欧洲央行再一次搅乱了瑞士央行的政策。欧洲央行最近暗示将实施一项大规模的新购债计划(即量化宽松),这导致大量欧元流入瑞士法郎,考虑到流入规模之大,瑞士央行可能无法再通过买进欧元来维持其1欧元兑1.20瑞士法郎的汇率下限。


纽约金融稳定中心(Center for Financial Stability)总裁Larry Goodman称,瑞士央行的决定反映了全球各央行之间缺乏协调,央行之间需要协调,这也反映出美联储政策如何影响到欧洲央行政策,进而再影响到瑞士央行。


Michael J. Casey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