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 收听

管理教育、不应囿于三尺讲台;知识传播、不应限...

红杉资本沈南鹏——做永远好奇的鲨鱼

2017-09-13

/秦朔   公众号/复旦商业知识

本文节选自《管理视野》杂志(杂志订阅请至文末获取相关信息),内容出自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和第一财经联合推出的“中国企业家管理思想访谈录”,经授权使用。访谈者秦朔

有人说他的人生无比幸运,沈南鹏的人生履历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藤校、华尔街的辉煌纪录,到创办携程、如家,转身红杉投资的完美轨迹。

有人说沈南鹏是工作狂人,他始终处于忙碌状态。被投资的企业负责人经常在深夜收到他的电话,没有废话,直奔主题。他做事就跟踩了风火轮一样,急迫而具有执行力。在奇虎360 创始人周鸿祎的感觉中,沈南鹏就像是一条海洋里的鲨鱼,“只要闻到血腥味,这条饥饿的鲨鱼就必然会立刻冲上去, 去拼抢,去追踪”。他自己说,要一直保有好奇心。“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我们不能想当然,我们必须不断去了解。我们这个行业当中很多投资人像我这样,可能年纪都不轻了,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好奇心去了解这个世界,我们要去了解直播,要去了解共享经济,这些都是崭新的东西。你如果没有这样一种好奇心,你会被这样一种时代所抛弃。”

红杉有一个基金定位,叫“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我们永远是在司机旁边的,帮他看地图的那个人。司机永远是创业者本人,我们需要选择一个好司机,同时帮他把路看好。”沈南鹏这样说。


xiumi.us">

顺应时代浪潮

秦朔:从你的成长履历,到工作经历——创办携程、如家,再到后来成为整个红杉中国的领导人,你自己内心里是不是也觉得很幸运?

沈南鹏:是。我去上海交大的时候进了试点班,感觉班上很多同学智商都远超过我。但是我很幸运,我的路走对了,这些人生的选择,有一些是自我的选择,但很多时候都是时代浪潮推动的,包括当年去华尔街、回国和创业。

秦朔:我觉得这个过程可能有时势造英雄的成分,但也一定有英雄造时势的推动。你觉得你身上有哪些特质,使你更能够把握这个时代所提供的机遇呢?

沈南鹏:第一,我非常乐观,尤其在看上去好像机会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或者市场相对比较低迷的时候。记得我刚刚进华尔街的时候,很多人说中国人进华尔街也就是做个配角,不会真正有机会在美国的主流界站住脚跟。没想到两年以后中国的机会就来了,我们的角色至少有能够发挥的一席之地了,所以我感觉乐观是很重要的。

第二,我们都是过去30 年中国红利的受益者。第三是我的好奇心。当然在商言商可能是希望能够获取一个很好的投资回报,但在背后,不管是我当年进华尔街,还是后来回来创业携程,再到今天做投资,其实我一直都抱着一个好奇心,觉得这件事挺有意思的,探究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成功,原因是什么?

秦朔:我们看到你有那么出色的投行履历,但却要去创办一个企业,管理一个企业,你的勇气从哪里来?管理企业的知识又从哪里来?

沈南鹏:回顾过去20 年的职业生涯,很多东西都是非常有逻辑性的。说实话那些选择是比较冲动的,未必有特别理性的思考在后面支持。有时候可能需要一点冲动,一点热情,和一点承担风险的能力。这时最大的一个判断标准恐怕就是自己的第六感觉。

秦朔: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你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再一次转型,变成一个投资者?

沈南鹏:我作为携程和如家的创始人之一,创业时都受到了风险投资的支持,所以其实挺好奇这个生意,我一直在思考,我是不是应该去做这个。当时我正好在上海,碰到了两个每天工作像打了鸡血比我还勤勉的人,一个叫周忻(易居中国总裁),一个叫江南春(分众传媒创始人),于是投资就好像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后来我碰到了红杉,我还是希望跟红杉合作,学到一些东西。如果换做是一般的基金,我恐怕会觉得他们投资的一些所谓技巧或者能力并不罕见,但是红杉确实让我感到惊讶,因为从1972 年到当时的2005 年,每一个时代的技术浪潮,它都抓住了。红杉能够在整个硅谷占据这么大的份额,变成了科技投资的代名词,我被深深吸引了。


xiumi.us">

红杉的秘密

秦朔:看红杉这些年的投资业绩,在很多的领域里你们都是收获最丰的PE 和VC,有人说投资就是投人,你们选对了很多人,也押注了很多赛道。红杉在你的领导下是怎么确定主要的投资方向?它筛选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沈南鹏:筛选标准是不断演变的。比如很重要的一个主题就是电子商务,我知道电子商务投资是在十年以前开始讨论的,那时我作为电子商务创业企业的过来人,看到了很多电子商务公司面临的困境:支付、配送。好在旅行它并不需要配送,但是支付的用户习惯还没有形成。到了2007、2008 年,我们感觉到电子商务的机会似乎来了,因为用户习惯正在形成。大家已经非常愿意在网上直接购物,同时基础建设像配送、支付开始跟发达国家一样,达到一个完整的体系了。所以我们就开始研究,在电子商务领域,我们应该投什么样的公司,是平台型呢,还是垂直型呢,还是品牌型?其实第一次讨论这些话题的时候,没有一个好的答案。我们也尝试过投一些品牌型的电商公司,大部分其实发展很困难。所以这种尝试,这种思考是不断在演变的。

秦朔:比如说你们在电商这一类的,最早阶段可能像京东、聚美优品、途牛、唯品会,包括阿里、酒仙网,再往后的饿了么、瓜子二手车,再到最近的共享经济,像摩拜单车也投了。你觉得在互联网行业中,你们把握了哪几波大的机会?

沈南鹏:我感觉把握了三波大机会。第一波是电子商务,包括电子商务的延伸,叫本地服务,像美团、大众点评。有些领域我们从海外能够得到一些启示,但中国和美国的情况又很不一样。在美国亚马逊一枝独秀,把所有市场上的份额都吃了。但在中国最终发现阿里巴巴当然是行业里面绝对领先者,当然还有一批企业也相当成功。同时本地服务是中国特色,在美国这个机会相对比较少。中国物流成本比较低,城市高密度。这样就造成了本地服务领域有可能产生非常成功的公司。

<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复旦商业知识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