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中国石油大学'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中国石油大学 收听

http://t.qq.com/upchd1953

【小油瓶文荟】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

2015-01-16

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

  张岱曾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确实,生活的境界大都是由我们的癖好而展开。读书大概可以算上是通达境界的有益兴趣之一。兴趣的存在,使我们有机会超越日常的平凡生活,有机会用深情的目光触摸并非完美的日子,也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整日里忙忙碌碌奔走于凡事俗务中,似乎整个身心都装满了疲惫。或春风化雨时,或夜幕降临时,独坐窗前,一杯清茶,一本书,轻而易举驱散了那些焦灼和疲累。阅览一方锦绣,聆听古人教诲。在文字中,领略北国的辽阔风光与南国的婉约温润。在文字中,感受诗经的悠然淡雅,爱情的悲欢离合。在文字中,寻觅兰心蕙质、红袖添香般的优雅情怀。如水的月光,温暖的文字,陪伴我度过那些或平凡或躁动的日子。


  从小就爱读书,据说在洗脸的时候,曾经放着满脸泡沫不理,扭头歪脖去看一张巴掌大不知何年何月的旧报纸。没有生在书香门第,诗礼世家,可是对书的亲近也许天生,稍记事的时候,每天晚上的节目,就是一见爸爸往桌边一坐,立刻抓起一本小人书,爬上他的膝头,把书往他面前一放,也是“讲,讲”地求告,不达目的决不下地。在没有电视的那些童年的夜晚,生活原是轻松惬意的,大人们常常被我磨烦了,“你快上学吧,上学以后就可以自己看啦。”于是,我是那么地盼望着上学,盼望着能自己看书的扬眉吐气。识字之始,仍是看不了书,只有沮丧,特别是同院大几岁的哥哥姐姐捧读一本厚书,炫耀地给我们讲故事时。好在不久,就可以自己看小人书了,寒暑假学校的小图书室总会定期开放,每次去看一下午的小人书,都是快乐无比的事。最初总是磕磕巴巴地去读那些大厚“字”书,至今记得完整的读的几本启蒙大部头是《把一切献给党》、《星火燎原》等红色经典。


  书分老少。如同蒋捷的《听雨》中所写,人生的各个年龄段聆听滴答的雨声心情和感觉不同。读书亦然,不同的年岁总是钟情于不同的书籍。少年时节,如同初绽的花朵,豆蔻年华二八岁月,尤其喜欢读诗。长长短短的诗行简洁优雅,寥寥数语境界全出。即使人生经历太少体会不到太深的涵义,仅仅字面本身就足以让人神魂颠倒。古诗读起来满口余香,字字句句都经得起推敲品味。现代诗朦胧动人,总是不经意间契合了少年的情怀。装帧精美的笔记本,摘抄了多少美妙的诗句,李白的清新俊逸,杜甫的沉郁顿挫,李商隐的晦涩迷离……还有至今常常吟诵的“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每当回忆少年时代,长长短短的诗句是绕不过去的转弯,当年读诗的日子早已成为心中一道美丽的风景。年岁稍长,开始喜欢小说,喜欢小说里曲折的情节故事,传奇的,爱情的。想象主人公的模样,动作,想象不同的结局。为小说中的人物欢笑流泪。武侠的、言情的、古典的、现代的,几乎所有能借到的小说全都看。年轻总是充满激情,读起书来也是如此。回想起来,当时读小说其实是在读故事,许多时候只是囫囵吞枣看个大概,看到开头便想立刻知道结尾。每当想到这里总是不自禁的笑,或许是笑当年的幼稚,或者是对当时自己的行为表示理解。


  记得大学门口书店林立,最爱去的是北门的三联、博雅,南门的山大书店、书城等几家。当然还有新华书店,不过很少会店里买书,并非没有喜爱的,只是看看封底上的价格,我每月300元的生活费实在是捉襟见肘。不过好在书店都是开架阅读的,于是每逢周末便养足精神,在里蹭书看。开始是站着,渐渐腰酸腿麻,就蹲下来继续,待到蹲到腿麻,又站起来舒展舒展,如此几次,终于不堪,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聚精会神入物我两忘之境。古人云,书非借不能读也,书店里,亦是书非蹭不能读也。蹭书,是读书一大乐。爱书之人也爱淘旧书,出门逛街,不喜大小商铺,偏爱狭斜小巷。常常在周末的午后,骑上单车前往英雄山文化市场,那些个书铺书摊,往往深藏在某个胡同中,颇有些幽深之感。而入内也往往有所得——平日里寻不到的书卷,不经意间被拿在了手上。轻轻掸去封面上厚厚的浮尘,翻看久闻的文字,仿佛找到失落多年的老友,立刻就要诉说往日的情怀。


  后来工作了,很难有时间看大部头的著作了,而生活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积累了自己的故事,对小说也就渐渐淡然。年龄大了些,阅历多了些,心态也淡定了些,于是闲适的散文成了读书的首选。凝练的语言中弥漫着悠长的意蕴,如溪水,似清泉,浇灌着浮躁的内心,给生活希望。快节奏的生活中往往失却自我,而行文舒缓的散文却在万籁俱寂的深夜牵手灵魂,让我学会欣赏周遭的风景,学会淡雅从容的生活。每当沉浸于书中的世界时,仿佛又回到了大学年代。那时上课之余总是泡在图书馆里,把自己的青春和梦想寄托于一卷卷书中。那时读书的好去处还有紧挨文史楼的小树林,学名称作“文渊林”,均由近百棵参天的白杨围聚而成,林中还点缀有数张石凳、石桌。远处观之,茫茫一片,风格别致,徜徉其中,神清气爽,读书冥想,涤胸荡怀,小树林成为了无数山大人魂牵梦萦的精神家园。那时是如此的幸福,每天有大把的空余时间,书店、图书馆、小树林,自己就像一只春蚕扑在碧嫩的桑叶上尽情咀嚼文学的芬芳。至今回忆起来依然不胜欢欣。


  十几年前,初访山大北门的博雅书店,记住了他们的一副对联:“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那是一副多么温润淡静的读书画面,书里浸润着亲情的牵挂,飘散着友情的馨香。那些故事,即便隔了久远的时光,也依然跃然纸上,活在心中。为一花一叶轻赋,为一人一生倾诉,将尘世间的琐碎,尽付于一纸素笺,一曲衷肠。读书的点点滴滴,伴随着丝丝缕缕生命的光阴铺满了心海。流年似水,书非万卷,人生的道路上注定了与书相伴同行。

作者:杨政
编辑:杨玉威 吴凡
责任编辑:任晓峰
审核:陈勇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