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邵圣懿的腾讯微博,人海茫茫相遇不易,立即登录,别错过!

邵圣懿 收听

坐台说体育,出台看世界 微信:shao_shengyi

四条红线也没能挡住这个“四亿妄为”的夏天(一)

2017-09-14


写在前面:

我敢打赌,多年以后,足球迷们仍然会记得2017的这个夏天。虽然没有世界杯和欧洲杯,但这两个月发生的一系列转会真切的刷新着我们关于足球世界的价值观——一些名字,一些数字,不仅注定被现代足球历史所记载,也会被我们记忆许久。


2017年的夏天,足坛最大的新闻莫过于五大联赛豪门之间日趋激烈的“军备竞赛”,人类的足球转会市场已经步入了“两亿时代”——这意味着:未来如果有人想挖角其他俱乐部的当家球星,上谈判桌的起点,是兜里穿着上亿现金。高额转会费、天价违约金,不仅让球迷们瞠目结舌,更是引发了市场的巨大震动,还有官方的怀疑与调查。

中国有句话: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实际上,这才是今天要谈的主题:何种行为会引起同行的质疑,甚或是引来官方的调查,以及背后的一些故事。

 

FFP与“反巴黎联盟”:一场关于勤俭节约的“整风运动”

今夏转会市场的最重磅炸弹,毫无疑问是内马尔的2.2亿欧元身价。对巴黎圣日耳曼主席纳赛尔来说,只要有钱,转会市场没有不可能。

在转会这件事上,俱乐部管理层与教练不同的一点在于:教练只需要考虑新人好不好用,能不能用;而管理层,则要对每一笔开销负责,当然其中包括法律责任。目前,欧足联已经就内马尔的交易,依据财政公平法案(简称FFPFinancial Fair Play)对大巴黎展开调查。

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2010年出台,推动者是当时还未因腐败问题而被“禁足”的前任主席普拉蒂尼。这项法案本意是通过监控有欧战资格的球队们的经营状况,规范俱乐部的财政行为。


敲黑板,划重点——FFP主要包括收支平衡条例与滞纳金条例。

收支平衡,即要求球队的亏损不得超过500万欧元。在俱乐部获得注资并可完全弥补赤字时,2015-2018年间的亏损额极限为3000万欧元,核准周期各自独立。而所谓滞纳金条例,要求欧战参赛球队不可有拖欠付款的记录,包括支付俱乐部转会费、球员工资及经纪人的相关费用等。

简而言之,不亏钱,不欠账。否则就要罚:2014年,蓝月亮和大巴黎就因为违反FFP,分别被罚了6000万欧元,并且被勒令减少工资份额,限制最大交易金额,减少欧冠报名人数等等。

当然,对于有钱任性的豪门而言,这些惩罚尚不足以伤筋动骨。而欧足联通过打土豪表明了一个态度,即我们允许转会,但不允许高溢价,引起整个市场的恐慌

另外一个深层信号则不太属于体育范畴:内马尔转会巴黎,2.2亿欧元的天价自然要引起旁人怀疑——核算大巴黎的商业价值、欧冠的参赛奖金,再考虑到法国高额税率,俱乐部哪来的这笔钱?

欧洲财政专家说,巴黎与卡塔尔旅游局协议价值可能远远超过2亿,其实这相当于用土豪国卡塔尔的国家公款买球员。也有论调表示,鉴于今年夏初之时的“断交风波”,影响了卡塔尔的国家形象和体育国策,政府急需挽回颜面,所以大力推动了内马尔的交易。按西甲主席特瓦斯的话来说:大巴黎正在扰乱传统秩序。

总之无论调查结果如何,欧足联的另一个信号呼之欲出:欧洲足球反对政治控制体育,也禁止有出头鸟打破游戏规则和俱乐部之间的默契,从而影响其他联赛的利益及本国联赛的观看性,进而影响全欧的足球产业。

明白了这些,就完全可以理解在巴黎策动惊天交易之后,西甲出现了剧烈反应、英超决定缩短转会窗口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防微杜渐,未雨绸缪,一定要把这股提前消费、扰乱市场的歪风邪火扼杀在摇篮之中。不过随着商业程度加深,谁也不知道这些“新型违规模式”会出现什么变异。但客观来说,作为管理者的足协和作为经营者的俱乐部之间这种斗智斗勇,也刺激了足球经济的高速发展和进步。


“昂贵商品,请勿随意触摸”:明人不能做暗事

从哲学上讲,悖论永远存在。放在足球上就是:好货就不多,新星则更少,砸钱不允许,原价买不来。那我提前私定终身,到时候郎情妾意,行不行啊?

答:不行。

利物浦后防渣、没大闸已经闹得英伦三岛人所共知;而范迪克要求进步,心系红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过南安普顿就是不卖自家的主力,于是克洛普就在布莱克本和范迪克偷偷见了一面,随便聊了聊。渣叔怎么撩的汉子我们不清楚,但是从那之后,红军利物浦便成了范迪克的心头好。荷兰人不仅主动递交了转会申请,还炒掉了经纪人表明态度。然后就被南安普顿抓了包,一纸诉状告到英超管理委员会:利物浦违规接触我队球员。

根据英超的制度规定——转会事项,公事公办,大家摊开了在台面上谈,不得私聊。因此如果指控成立,利物浦将收到一份纪律警告,并且将会受到诸如罚款、联赛扣分甚至剥夺欧战资格的惩罚。

利物浦随即撤回了对范迪克的报价,表示不再对荷兰人感兴趣并郑重道歉,这场转会闹剧正式告终。不过利物浦在违规接触球员上也有“前科”,2017年初,红军就因为违规接触一名斯托克城青训营的一名学童而遭到禁止青年队引援的。

对违规引进球员有错必罚的除了英超,还有西甲。马德里双雄受制于转会禁令,直到今年夏窗都无法注册新球员。相比于银河战舰,床单军团的问题显然要更加严重:中锋上托雷斯、加梅罗年事已高;格列兹曼已经被诸多豪门盯上,能否长期留住也是未知数;引进科斯塔又有心无力。无论马竞方面是否后悔之前跨国引进球员的举动,但今后对于未成年球员的引进工作显然要更谨慎。

西甲出于保护未成年球员的考虑才禁止跨国引进18岁以下的孩子到国外“做劳工”。与英超不同,西甲的规定更倾向于“实证”:只有违规操作实际发生时才进行追责,即“No FactsNo Laws”。

球迷们往往认为对违规转会“SayNo”的做法仅仅与联赛本身的规定有关,但忽视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各国联赛收紧球员引进的原因与国际足联取消经纪人认定有直接关联:以前经纪人都需要一个“上岗证”。但国际足联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一说是为了刺激转会市场)取消了这项规定。于是就出现了“亲爹经纪人”(内马尔)、“老婆经纪人”(伊卡尔迪)等情况,这除了为球迷提供更多花边之外,也让转会监管变得困难重重——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交易中的一员,多方参与让转会财务方面也变得更难厘清——尤其是南美足坛,球员的“第三方所有权”几乎是普遍现象;而在欧洲,除了俱乐部之外的公司、个人持有球员的所有权又是被禁止的。这种状况不仅给球员转会带来了操作层面的纷繁复杂,更是提供了很多的可乘之机。比如,今年5月,英足总就对去年夏季标王“亿元先生”博格巴的转会展开了调查——理由是博格巴的经纪人拉伊奥拉从这笔1亿欧元的转会中得到了4600万欧元的佣金,完全超出了正常范畴,极有可能存在第三方所有权交易中的利益输送。 

好了,今天主题略烧脑,咱暂且打住,今天先科普了转会操作“四大红线”的前两个。下回就着第三方所有权的话题,咱接着聊另外的两条红线。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