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俞天任'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俞天任 收听

这个微博是我的,你可 以不看;这个微博是公开...

世间万物皆为宝,普京巧手烹鸡肋

2017-09-18

大家都在注视着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普京有一句广为人知的名言:“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陆军和海军”。其实这句话的知识产权并不属于这位极为精悍的小个子俄罗斯总统,而是属于1881年就被民粹党人暗杀了的亚历山大二世沙皇。


这句话其实说明的是俄国历史性的孤单,俄罗斯的存在仅仅取决于其军事存在,而俄罗斯人的孤单不会改变,在这个世界上俄罗斯人不会有盟友。


打开世界地图就能知道,俄罗斯有世界上最广袤的国土,可是居然没有出海口。从俄挪边界的巴伦支海开始一直到远东的日本海,超过10000公里的海岸线,可是不是永远冰冻就是大半年冰冻起码冻上三个月,没有不冻港。俄罗斯是被冰封起来的国家。通往海洋就是俄国人几百年的梦想。


俄罗斯首先的方向就是地中海,俄国人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在三百年里光俄土战争就打了十几次,俄国的领土次次见长。如果再有几次俄土战争,俄罗斯也就走到地中海了。但是到了1853年开始的第九次俄土战争,也就是俗称的克里米亚战争的时候,欧洲人和异教徒站到了一起,英国法国撒丁王国和土耳其一起成了俄国人的敌人。结果是不分胜负,俄国人在欧洲的南进算是受到了阻拦,从此俄国人寻找出海口的方向转到了东方。


战争结束以后,双方都立刻冲向东方补血。1856年3月巴黎和约刚刚签订,英法立即在10月借口亚罗号事件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夺得了领事裁判权和一家八百万两白银的赔款之后还一把火烧掉了圆明园。


俄国则以调停为名挤了进来。东西伯利亚总督尼古拉•穆拉维约夫和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了《中俄爱晖条约》,除了将黑龙江以北,外大兴安岭以南的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完全划为俄国领有之外,还将包括库页岛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的黑龙江下游40万平方公里的被称为“外满洲”的部分划为中俄共管。这一次被割跑的中国领土为所有不平等条约之冠。而外满洲那部分中国领土也在两年后的《中俄北京条约》中又再次成为俄国领土。


基本上就是在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前后,出来了“地缘政治学”这么一门学问,把欧洲人和俄国人对峙几百年的经验总结上升到了理论高度,为以后百年间的欧洲对俄(对苏)战略提供了依据。


从有了“地缘政治学”以后,欧美对俄国人采取的方法就是一个字“堵”,这一堵就是一百多年,和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没关系。人家堵的就是俄罗斯,不管是沙皇当家还是布尔什维克掌权或是民主选举。


任何时候欧美都会赌俄罗斯,不管俄罗斯是强盛还是虚弱。俄罗斯民族是优秀的民族,是不死鸟。看上去悲惨无比的苏联解体实际上比当年布尔什维克革命后的俄罗斯还要强得多。列宁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以后被迫和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在割让了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之外还付了60亿赔马克的战争赔款。


但北极熊只是在冬眠而已。不到20年,北极熊就从冬眠中醒来参加二战。二战之后的苏联领有了半个欧洲。


而这次苏联解体之后不到20年,俄罗斯就和格鲁吉亚发生了武装冲突,2014年更是武装肢解乌克兰,并吞了克里米亚,这就引起了欧洲的警觉和不安,导致了欧美对他的经济制裁。虽然俄罗斯在口头上总是豪言壮语,但是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的低迷以及欧美的制裁使得俄罗斯的日子很不好过,和欧美解除这种紧张关系是当务之急。


但是因为地缘政治学在欧美的影响以及俄罗斯在这些年的实际表现使得俄国的这种努力很难看到成效。特朗普在上台前后的言行不一致就充分体现了欧美主流社会对俄罗斯的感情,无论谁在理智上想和俄罗斯改善关系都无法克服主流社会和民意对俄罗斯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到最后就只能向“政治正确”投降。用对俄采取强硬立场的方法来提高支持率或者防止支持率继续下跌。


对于俄罗斯来说,从上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改善之后向东寻找出海口的努力就告结束了,美国和日本韩国的安全保障关系以及恶化了的中苏关系使得这种努力变得不可能。而本世纪开始的中国国力的快速崛起还使得俄罗斯本身对于这一带的安全产生了担忧。


日本一直想通过帮助俄罗斯开发远东地区改善日俄关系从而寻求解决北方四岛问题的方法,实际上这是对俄罗斯的严重误判。远东地区对于俄罗斯只是鸡肋而已,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不如鸡肋,因为俄罗斯对开发远东地区的经济毫无兴趣,俄国国内甚至有这样的说法,“一个荒芜的东部有助于俄罗斯的安全”,因为一来可以延缓敌军的进攻速度,二来在牵涉到使用核武器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道德负担。


所以日本的热心永远得不到俄国人的响应。在远东拥有出海口基本上已经不是俄国人的目标之后,也就可以说俄国在远东不存在核心利益,这就是俄国人在萨德入韩问题上的表态一直姿态很低的原因。


但是俄罗斯在近来一段时间在朝核问题上的表态却很有趣。俄外交部在9月7日表示,解决朝核问题除了俄中两国就调解朝鲜局势提出的建议,目前别无他途。而普京更是在9月6日直接对出席东方经济论坛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拒绝了韩国提出的断绝对朝鲜的石油供应的要求。俄罗斯当然谴责了朝鲜寻求拥有核武器,“但是我担心,切断石油供应可能会危及病人或其他的普通民众”。


普京在想什么?


虽然俄罗斯一直是六国会谈的成员国,也是朝鲜的邻邦,但俄罗斯在朝核问题上除了发表过一些政治正确的言论之外,基本上是采取置身事外的姿态。但这次却意外地采取了和美国对立的立场。


这是因为朝核危机愈发深刻,几乎到了无解的地步。只有相关国家能够达成共识才有可能找到解决方法,在这个时候强调不一致是一种极好的外交筹码。俄罗斯当然不愿意看到朝鲜拥核,但对于在东北亚没有核心利益的俄罗斯来说,朝鲜拥核也不是什么大危机,但是用“达成共识”来换取对手在其余地区的外交让步则完全可能。


即便是鸡肋,只要得法,也能做出可口的调料来烧别的菜。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