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贺江兵'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贺江兵 收听

醉时装清醒,醒来装糊涂。

严查消费贷资金为何不断流入楼市?

2017-09-27

xmt.cn" style="letter-spacing: 1px;padding-left: 0.5em;padding-right: 0.5em;">

近日,跟一位非常好的朋友聊天,他说现在银行疯狂放贷款,不见面也能获得贷款,他说,一家商业银行只要是十年信用卡用户,没有不良记录就会接到一个消费贷电话,可以获得十八万贷款,他试了下五分钟就到账,他见我不信把截图给我看了。他说,另一家商业银行给他的贷款授信额度是一百万元,还有一家商业银行给他的循环贷授信额度是三十万元。




这么多的贷款,真正用于消费的怕是很少,甚至不可能,最终的去向只能是房地产。股市低迷,互联网金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虚拟货币被关闭,投资渠道越来越少,而房地产投资成了为数不多的渠道。


在经济尚待恢复的背景下,银行不敢对中小企业放款,转而对白领消费贷增加,这部分资金则容易变相进入房地产首付款中。


消费贷监管又加强了。据媒体9月26日报道,近期多地银监局和人民银行分行相继发文,要求加强个人消费贷款管理,防范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目前多家银行开始向近期办理过消费贷的部分客户发送通知,要求其“补交消费用途证明材料”


消费贷款的管理加强源于8月以来相继暴露的“假消费真买房”现象,即炒房客将用于留学、房屋装修、购买耐用品等的个人消费贷款,投资了房产。


据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3月份以来,短期消费贷款同比走势大幅攀升,明显偏离稳中有升的零售额同比,预计新增异常短期消费贷款金额约3700亿元,估计其中至少有3000亿元流向楼市,约占新增短期消费贷款总额30%。


在高压的限购令也不能抑制疯狂的购房热情情况下,新京报报道,北京首套房贷利率多数上浮5%到10%;四大行首套房房贷利率较基准上浮5%,个别银行上浮20%;央行北京营管部表态支持房贷利率调整。


众所周知,宏观调控主要有两条,一条是行政调控,比如对住房买卖中的限购令,当然,也有对资金脱实入虚纵容而获得调查的干部进行调查等,也属于行政调控范围。


另一个调控就是市场化手段调控了,比如加息和存款准备金率调整等。虽然,存贷款利率早已基本实现了市场化,商业银行可以自主设定利率,然后,银行统一加息,并获央行支持,显然,背后的原因耐人寻味。


当前,中国经济并未走出低迷周期,全面加息难度较大,对房贷定向加息尤其值得思考。本人对房价与汇率做过多次论述,并论证过高房价与M2关系,详见新书《经济的假象》。


自五月M2同比增速首次破十,上月破九,表面从全国整体情况看,房价暴涨局面结束,本人依然认为,随着房价的下跌,M2还会放缓,商业银行会资产负债表增速还会放缓,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减税主要是财政存款减税,二者缩表的原因不尽相同。


中诚信国际评级公司认为:金融去杠杆叠加高基数共同作用,M1持续回落,M2再创新低跌破9%。8月份,M1同比增长14%,增速比上月放缓1.3个百分点;M2同比增长8.9%,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三十年来首次跌至9%以下。去年全年,由于后续经济增长尚不明确企业持币待投带动M1的持续走高,今年以来,随着经济企稳趋势确认企业持币意愿有所降低,叠加去年同期高基数,M1增速波动回落。M2增速自2016年10月份达到11.6%的阶段高点后,已经持续8个月下跌,原因或为去杠杆背景下,同业业务收缩,同业派生货币减少叠加去年同期基数偏高。M1和M2剪刀差为5.1%,较上月有所收窄,资金“脱虚向实”继续改善。



当下,经济尚处恢复期,加之国内投资渠道狭窄,难保“高额”的消费贷不被他用。奇怪的是,在金融去杠杆、房地产政策的接连“组合拳”的背景下,资金依然通过各种手段流入楼市,原因何在?


首先,老百姓这十多年来看到的事实是只见房价涨几乎看不到房价真跌,一旦行政调控松手,又会迎来新一轮暴涨。对于银行来说,住房按揭贷款是其“优质贷款”,尤其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银行不敢对中小企业放款,对于白领消费贷增加,而这部分资金的确很多进入了房地产的首付款中。


本周五,央行公布了最新的数据,截至2017年8月末,境内居民住户存款较上个月增加2590亿元,总量达63.22万亿元,较上个月增加2590亿元。


有媒体统计分析:当月住户贷款增加更快,达到6635亿元,总量达38.37万亿元。两者相互抵消,从而得出8月末全国住户净存款24.85万亿,比去年末减少1.56万亿。而与2016年2月的历史峰值29.87万亿相比更是少了5.02万亿。


全国住户净存款的减少,主要源于2016年起住户的加速加杠杆。数据显示,住户每年的存款增量一直高于贷款增量,但到了2016年,这一情况被逆转,当年住户贷款猛增了6.33万亿元,首次超过当年存款增量(5.16万亿)。


因为高房价威胁到汇率稳定,一旦泡沫破灭可能导致比日本病更为严重的后果,所以,各种措施抑制高房价是可能的。


回归到消费贷上,虽然目前已启动筛查程序,要求客户补交“消费用途材料证明”,但漏网者依然存在。归根结底,由于信息不对称,监管在涉及个人贷款用途消费贷方面不仅难以穿透,更无从查起。相比监管资金用途,降低贷款金额或提高准入门槛似乎更具可行性。但若真如此,如何平衡银行盈利、用户贷款与去杠杆的需求与要求,恐怕才是考验决策层的真正所在。

 

(作者为新书《经济的假象》作者)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贺江兵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