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中国海洋大学'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中国海洋大学 收听

中国海洋大学是一所以海洋和水产学科为特色,包...

四年两踏南北极!她成为中国首位两极都登上的社科女学者

2017-03-20

  刘惠荣,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高校首位南北极都登上的极地社科女学者。2007年受国家海洋局委托,主持我国首批北极战略研究专项课题“国际北极法律现状对我国极地开发与科考的影响分析及对策研究”,最终提交了30多万字的研究报告和70多万字的我国第一部有关北极的专题法律法规汇编。主持了我国首个有关北极法律问题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海洋法视角下的北极法律问题研究”、中国极地战略研究基金重大课题“北极考察与开发区域合作机制研究”、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专项课题 “保障和拓展我国北极权益的法律途径研究”、国家海洋局委托的 “南极生物勘探的法律规制与我国相关战略研究”等课题。带领的极地法律与政治研究团队同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科版合作创建的“极地问题研究专栏”,成为在国内外极地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具有重大影响力的研究阵地。





  南极大陆,披挂着亘古冰原,孤独地屹立于地球的最南端。曾几何时,人类将科学的触角伸向这块古老的冰原。登上南极科考几乎是自然科学学者的专利,对于大多社会科学学者来说一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今年1月8日至19日,刘惠荣教授作为极地社科专家,作为中国第33次南极科考第二批科考队员,首次登陆中国南极长城站开展科考,这是她继2013年赴中国北极黄河站科考后再度登上地球的另一极。由此,她也成为中国高校社会科学领域首位南北极都登上的女学者。




  登上“长城”,科考站印象初记


  1月5日,刘惠荣与其他赴南极科考的队员从北京启程,一路向南。从北半球穿过赤道,经停巴黎稍作休整,而后掠过安第斯山脉,跨过南太平洋,飞越麦哲伦海峡……三天行程就有30多个小时在飞机上度过。短暂的转机休整期间,刘惠荣他们感受了30多度的圣地亚哥炎炎夏日,也体验了智利彭塔零度左右的冰点气温。8日上午,刘惠荣一行抵达长城站。

  长城站位于西南极洲南设得兰群岛乔治王岛南端,距北京直线距离为一万七千多公里。即使最暖和的一月份,这里平均气温也就1.5°C。这里风极大,雨雪较多,有时短短一两个小时内天气可以由艳阳高照变为狂风暴雪。长城站设施包括具有科研功能和生活休闲功能的主体建筑以及其他科学用房,还有温室,几年前这里还开通了互联网。

  刘惠荣他们被优待安排在生活栋居住。连续三天的飞行,加上倒时差的困意频频袭来,刘惠荣身心俱疲,但她还是全身心投入到即将开展的工作中。按照日程,她在南极只停留11天,她不想把这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适应环境上,“国家花了这么多钱派我们来南极,不是来观光猎奇,而是为了国家的南极事业。”

  初来乍到,刘惠荣就领略了南极的极端天气。15日还是艳阳高照,16日深夜便狂风大作,吹得房顶如擂鼓轰鸣,刘惠荣被从梦中惊醒,睡意全无。早晨窗外已是银装素裹,白雪皑皑,“这可真是‘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刘惠荣在随笔中慨叹道。

  长城站的科考队员们工作时间会有条不紊地忙着各自的一摊儿,一旦有运送物资设备的任务,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放下手中的活儿上阵充当搬运工,这成了一种惯例。“在这里,我感受到的是一种团结和谐奋发向上的氛围,大家分工协作,其乐融融,俨然一个大家庭。”刘惠荣说。

  长城站周边的地衣、苔藓和藻类植物生机盎然。这里沿海地带是企鹅、海鸟和海豹的栖息场所和繁殖地,是研究南极洲生态系统及生物资源的理想之地。饭后天气好时,刘惠荣会结伴绕站漫步小憩,她会特意叮嘱同行者绕开苔藓等植物。这是职业素养使然,因为《南极条约》及其《环境保护议定书》中有专门的动植物保护条款,作为专家她深谙其理。



  例行聚会,会师南极科考海大师生


  刘惠荣到达南极第二天,按照计划,雪龙船要抵达长城站运送物资,船上部分人员会下船和站上人员相聚。百余人吃饭是个大问题,而厨师只有1人。下午,刘惠荣就和随行女学者一起主动请缨,到厨房帮厨。

  帮厨的人多是各研究领域颇有建树的专家学者,他们下厨房也毫不含糊,有人择菜洗菜,有人切肉切菜,还有人洗碗摆盘……大家忙得热火朝天,好不热闹!刘惠荣打趣道:“这场面还真有些像农村摆婚宴的感觉。”现在国力增强,科考队员的待遇大幅度提高,晚饭很丰盛。南极食物全靠外来运输,肉类比较丰富,蔬菜不够新鲜,科考站温室无土栽培的蔬菜,赏心悦目,让人垂涎。

  这次聚会上,刘惠荣与从雪龙船上下来的参加第33次南极考察的其他6名海大师生不期而遇。激动之余,7人一起在长城站手执海大校旗合影留念。中国海洋大学研究南极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力量在地球最南端交汇融合,充分展示了学校在国家南极战略决策方面的智库作用和影响力,在南极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综合实力。

  跨国调研,积累我国南极立法素材

  在南极,刘惠荣开展了“南极活动行政管理现场执法评估考察”项目的研究,围绕我国南极活动行政管理现场执法的状况和存在的问题开展调研,目的在于根据《南极条约》体系要求提出完善我国南极活动行政执法的建议,并为《南极活动与环境保护法》立法以及构建配套行政管理制度提供立法素材。

  刘惠荣查阅了长城站管理文件,并对部分科考队员以及在站管理和后勤保障人员进行了个别访谈和问卷调查。12日上午,刘惠荣一行乘坐橡皮艇,冒着凛冽的海风,前往巴顿半岛西南端的韩国世宗王站访问。途中刘惠荣拍下了雪龙船与中国地质调查局“海洋六号”在南极海上“同框”的画面。“能够在地球最南端的南极海面将祖国的两艘科考船同时收入我的镜头,多么难得!那一刻,我只想赶紧按下快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刘惠荣还是难抑兴奋。在接下来的几天,她还访问了俄罗斯别林斯高晋站,智利和乌拉圭等国的科考站,考察了他们的管理情况,并有针对性地开展了比较研究。在南极期间,恰逢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率团赴南极长城站考察慰问。刘惠荣以南极立法为主题提交了报告,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研究工作离不开网络,但长城站的网络实在有些不给力。听说后半夜登录网络会比较顺畅时,刘惠荣特意调整了休息时间,晚饭后早睡,后半夜早起工作。后来一试效率还是蛮高的。因风雪等原因不能外出考察,刘惠荣就把饭后的海聊作为调研方式。她发现,站上多数人虽然都不是南极科研新兵,但对于《南极条约》体系却倍感新奇,“这就说明国人的法律意识还有待大幅提升。”

  就是凭着这股子拼劲儿,刘惠荣在南极收获满满的,而在结束科考的前一天她也完成了项目报告和考察站执法评估指标,“该项目的开展将有助于规范和完善我国南极活动现场管理执法制度,并为我国南极活动的科学立法奠定理论和实证基础”。




  上企鹅岛,拜访南极“土著民”

  企鹅是南极的象征,阿德利企鹅、帽带企鹅的大本营就在距离长城站不远的企鹅岛上。岛上有一条连接小岛与海湾腹地的陆连堤坝,落潮时堤坝露出海面,人可以由堤坝登岛,进入这个南极保护区。离开南极的前日,刘惠荣趁天气稍好抓住最后一次可能的机会,携带进入保护区的许可证,与同行的女专家相约徒步登岛考察。

  随着潮水涌动,不时有企鹅从水中钻出,追逐嬉戏。它们已经习惯了南极有人类的存在,笨拙地踱步,旁若无人。刘惠荣她们穿着臃肿的企鹅防寒服,顶着大风奋力向企鹅岛疾行。因为当天低潮时间有限,必须在三小时之内进出企鹅岛,不然就有可能被困上面。岛上苔藓厚重,据说一百年才能生长一毫米,弥足珍贵。刘惠荣提醒同伴不要踩苔藓,走砂砾。砂砾硌脚,脚很疼,她们全然不顾,上岛后跋涉半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企鹅山,山上企鹅密密麻麻,它们好奇地打量着外来者。远处是宏伟壮观的科林斯冰盖和纳尔逊冰盖。近处,有大片冰块惬意地漂浮在海面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这就是南极自然界的天籁之音。”刘惠荣说。手机计步器显示,当天徒步考察距离为11.5公里。

  “此次南极长城站的科考经历让我一生难忘。我积累了南北两极的考察经历,这对于一个社会科学研究者来说,弥足珍贵。极地事业是国家的大事,更是值得我为之奋斗的事业。这个事业,让我感受到我们生存的星球、国际社会大家庭、国家的利益与我个人为之奋斗的事业息息相关。我也愿意为中国的极地事业作出应有贡献。”说起这次南极科考之行,刘惠荣还是一如既往的从容与淡定。面前一盏香茗热气袅袅,清香四溢。




135editor.com" data-role="outer">
135editor.com" data-role="outer">

http://mmsns.qpic.cn/mmsns/SsPBYGzoYVW9zrWMk5V2fbuHr4e8sYUCGicqwguJvjkCw8re5AdaKuw/0" data-type="png" data-w="554" title="银色金属分割线" style="line-height: 25.6px; text-align: center; display: inline; width: auto; box-sizing: border-box !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海洋大学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