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不二哥'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不二哥 收听

不二哥!

人心的份量

2017-03-21


我小时候,经常不理解我爸的种种做法:比方说抢着跟人打招呼,让人欺负到头上默不作声,每次遇到要饭的都会给人家装一碗米。他开小卖部时,那些不还钱的主儿来赊账,每次也都能如愿以偿。有人说他老实,有人笑他傻,我更是没少给他“出气”,事后还会被教训。


记得我十二岁那年,我爸满头冒血的跑回家,让我给他找纱布和卫生纸,我一问才知道是我大伯一家打的,原因是他们几个亲戚一起做渔船生意,有个外人入股,赚了点儿钱,大伯和小叔商量说少给那个外人一些钱,我爸不同意,说这么做不诚实,我大妈和他两个儿子就骂我爸傻,说你不讲我不说谁知道?我爸就说不行,一家人急眼了就把他打了。我一听,气炸了,扛着一袋子石头把他们家玻璃全砸碎了,也挨了打,不过最后还是被我爸给扛回来了,我清楚的记得我在他背上翻滚要给他“报仇”,而他却一声不吭的硬拽着我回家了。


那时,因为我爸的没脾气,家里没少生气,有时我甚至觉得挺丢人,怎么什么事都能欺负到他头上呢?就说村里人给稻谷浇水吧,我家离水泵最近,村里挺厉害的大姓人家直接把我爸刚挖开的渠给堵上,要说我爸不生气吧,也不是,他自己坐在树底下,不声不响的,像一尊佛,最后等人家都走了,他才挖开自家田地浇水。我问他你窝囊不?可他却一声不吭的推着我回家了。


对于那些说他骂他骗他和他动手的人,爸爸要么选择沉默,要么不让我管。儿时的我,对人心的理解自认为很透彻——坏透了!可我爸总是施展各种努力,让我觉得人心其实没那么龌龊。


这些年来,在外做事,回家的机会不多,偶然会遇到当年那些欺负我爸的人,他们有的腿脚不好,走也走不动路,有的已经离世,有的见到我们毕恭毕敬主动搭腔,但是不管遇到谁,我爸都会让我主动跟人家打招呼,有的人根本记不起来是谁了,他还要认认真真的介绍。村里的老少都说他人品好,四里八乡和外地来的爱找他牵线搭桥做生意,我爸呢,还是老样子,虽然头发有点儿白,但饭量没减,只是每天手机响个不停。


记忆中,妈妈经常的数落爸爸,她是那种要强的女人,见谁欺负爸爸就要跟人家拼命,事后还要跟爸爸大吵一架。前几年,妈妈得了糖尿病,爸爸每天早晚给他打两次胰岛素。她总是给我打电话说,你爸是个好心人,不让别人吃亏,可他一点都不傻,只是不计较。


年前,遇到一白色奥迪车别我,一男一女下来对我指手画脚,看起来想要动手。我说真有意思,你们别我还骂我。我就打个电话吧,把车牌给我兄弟一查,知道这车主是朝阳区1968年一姓党老头儿的,我当时都拍照了,也录像了,本想着让他们在网上全家火一把,后来想想算了,公道自在人心,何必呢,今天他们遇到的是我,明天可能就是别人了,运气好不好就得听天由命了,再说我干嘛要把他们教聪明了呢?


前几天吃早点,刚要把车停在一户人家门前的车位,见出来一人,我从车里下来给人打招呼,很客气的问能不能在这儿停一会儿,那人块头儿挺大,还纹身,不过看了看我说,你停吧。我吃完早点看到有人在吵架,原来有个女生把车停在我旁边的车位,大块儿出来让她走。我说我马上也走,他说,你停你的,我让她走,他嘴里还嘟囔着,年纪轻轻没礼貌,滚一边儿使性子去。


有段时间,和一同事争执过。后来文案资料上遇到点儿问题,心里总怕他给我穿小鞋,万一搞错了,可是会影响很多重要的事情,心情不免沉重。我硬着头皮打电话给他,我不自然的表现出了担忧,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不仅非常热情的为我解答业务问题,而且亲自把修改稿送到我家门口。


你说人心是啥,我也说不清楚,人心到底有多重,估计没人能称的出来。但我总觉得,我爸越来越对了。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不二网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