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汤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汤虎 收听

美术 版画或者油画 书法 风水 古玩 太极拳

梦回额济纳——秋天的遐想

2016-09-09

重庆的秋老虎在立秋后不久终于表现出强弩之末的温度,那是由于一段北方来的冷空气的原因,几场秋雨一下,感觉到了丝丝凉意,秋天到了。

 

每到秋天我都会不知不觉的偶尔回忆起额济纳的秋。那壮观而绚丽的金色以及当兵时青春的片段经历在脑海中不断出现。

 


当兵时的照片


记得在76年的秋天,我和宣传队的重庆老乡大提琴手易如海一起到蒙古族收集创作素材。我收集美术的,他收集音乐的,出门上车时一看,这小子居然一把大提琴背在背上,兴致勃勃的出发了。我当时想,他应该带个小提琴就可以了,因为有些边远地方要骑马或者骆驼才能到达,大提琴太麻烦了。

 

我在部队时所画


我们一道走了不少地方,记了不少乐谱,虽然语言不通,他的大提琴起了和蒙古老乡沟通的绝对作用,每到一个蒙古包,寒暄几句入门的蒙语。易如海就把大提琴打开,拉上一段在上一家学到的蒙古歌,大提琴宽广的音域加上有点类似马头琴声的感觉。一下就把我们和蒙古族老乡的距离拉近了。拉了几曲,他们就开始唱,唱到我们没有收集到的,我们就叫他们反复唱。我们就用谱子记录下来,非常愉快的过程。

 


我在部队时所画


在那个没有文艺节目没有艺术的时代,电影都只有半年看一次,乌兰牧骑的节目也差不多一年半载才能看一次。我们收集素材的大提琴完全成了最基层最接近他们的艺术活动,有时在一家收集,他们会尽快通知附近放牧的人都过来,形成十几个人的圈子。他们吃肉喝酒,我们一首一首的拉曲子,他们跟着曲子一首一首的唱,最后唱几首我们不知道的供我们收集。



我在部队时所画


在微凉秋天,在满天星斗的夜色中,胡杨树下一堆篝火,围着我们一群人。喝酒吃肉喝彩跳舞,这样一个画面在脑海中刻下深深的印记,那就是我理想中的乌托邦。

 

我在部队时所画


我记得有次在一家收集中,收集的曲子是歌唱一个民族英雄的内容,准确的记下谱子后,易如海闭上眼睛用他那粗粗的手指(据他说是为大提琴宽广的音域而生的手指)带着感情连续拉了五遍这首曲子,我看到这家人全家从五岁的孩子到七八十的老人,全都被音乐的内容感染哭了。

 


我在部队时所画


火光下,默默的抽泣,感动了我,我对易如海说:“这个民族是一个最真实的民族,没有虚伪奸诈,我们汉人做不到,不管是歌颂秦皇汉武,还是雷锋王杰的音乐,我相信我们都不会哭,而他们可以。这家人只是普通的牧羊人,没有文化的牧羊人,他们和音乐同在。”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汤虎太师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