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山西博物院的腾讯微博,人海茫茫相遇不易,立即登录,别错过!

山西博物院 收听

【约读】何驽:四千年前“北京城”考古

2017-10-13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nBk1cDbtciaTUAAKSCdsujuPcH4Kapj3BOVjZyy5lmtGxdJ03ib9VX2WWgQEaYg1Fah9Ehdlt1b0bkxKUBH0gE1Q/0?wx_fmt=png");background-repeat: repeat;background-size: 200px 200px;">

考古人有时可能会把生活过成匆忙的流水席,应付着在凌乱的办公室里睡一觉,草草地准备一顿晚饭,匆忙地奔赴下一个考古工地。


但他们却格外珍视每件文物,大到青铜器小到一颗牙齿,他们细细琢磨、分析对比,并乐在其中。他们把一件件细小的线索连缀成了恢弘的历史画卷。


考古仿佛是一场无声的“恋爱”,没有诗词歌赋,也没有人生哲学,只有一道道未解的谜团,考古人却将这些过往甚至是史前时代的岁月氤氲成了山水画,这何尝不是一种浪漫?


今天的约读栏目要和您分享的这一处遗址,令无数考古人为之着迷,他们的发掘研究工作持续了数十年,现在就将他们的故事呈现给大家。



第六期四千年前“北京城”考古


约读嘉宾:何驽



 嘉宾介绍:

何驽,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夏商周考古,中国文明起源与早期国家考古研究,考古学理论,精神文化考古理论。2002年担任考古所山西第二工作队队长,陶寺城址发掘领队。



135editor.com" style="font-size: 16px;padding-left: 0.5em;padding-right: 0.5em;">

  音频节选  

135editor.com" style="font-size:16px;">

考古的乐趣在于像刑侦一样,在探索中总会有新的发现令考古学家兴奋不已,套用一句歌词,每天都有新发现。这大概是我所感受到考古最大的乐趣。


135editor.com">

自1978至1985年、1999年至2001年,陶寺遗址考古的前辈们如高炜、高天麟、张岱海、李建民、梁星彭、严志斌等诸位先生,已在陶寺辛勤发掘,收获颇丰。至今我带领山西队在这里发掘研究了15个年头。近四十年陶寺遗址考古发掘与研究,历经坎坷挫折,最终我们初步建立起一套比较完整的考古证据链,证明临汾市襄汾县陶寺遗址就是文献中所说的尧舜并都之所。


陶寺遗址


陶寺中期城址图


了解北京城的人都知道,北京城有外城和内城。这套郭城-宫城双城制的都城建筑制度,陶寺中期已经成熟。陶寺中期宫城13万平方米,外郭城超过280万平方米。陶寺宫城内最核心的建筑基址也有8000平方米,其上有至少前后两座殿堂建筑。虽然陶寺宫殿地表以上建筑体早已荡然无存,但是残存的板瓦、刻花墙皮、蓝彩墙裙、近似瓷砖的白灰地坪、陶地漏、陶排水管等,都无不在诉说四千多年前陶寺宫殿装饰的奢华与富丽堂皇。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