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林琪'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林琪 收听

幸福999电台总监 主持的《中国音乐联播榜》《华...

【西北偏北】

2015-08-29

我是兰州人,喝着黄河水,在西关十字踢着石头,在皋兰上望着对面的白塔。


我给别人讲着上学骑骆驼的段子,我在万人坑喝着大口大口的五泉和黄河。


那根著名的PM2.5在没有被宋冬野唱红前,它不止是陌生人之间的招呼,

几个三五成群的某头小子被那只兰州呛得咳嗽不止。


《读者》杂志那时叫做《读者文摘》,因为和当时的美帝一本书刊重名,改了名字,之后在黄河边盖了一栋楼。


我们吃着牛羊肉长大,羊肉不膻,牛肉清汤拉面二两,就走向了全世界。


我们周围有很多不同民族的“链手”从小“电报提到”在一条条的街巷穿过黄昏到每一个被路灯拉长的背影。


水车在黄河岸边卷起的水花,咕噜咕噜的翻上翻下,黄河的水混着泥沙,在中山铁桥下穿城而过。


兰州大学的校园在堵车堵到不行的盘旋路,那时候有个街心转盘,搭着电线的公交车,两只长长的电线蹭出噼里啪啦的火花。


大众巷口的杜维成灰豆,我以为我偏黑的肤色和小时候贪吃他家的零食有关,团结公司的大白兔奶糖,一毛钱可以买到好几颗。


皇庙没有着火前,有一个硕大的舞台,吼着大嗓门的秦腔在三泡台的清香中也变得有味起来。


路边的羊肉串,夜宵摊的麻辣烫,随便哪家的牛肉面,走到哪里都有的拉条子烩面片.


八月的瓜果香甜,街边店子的干果韵味,永昌路现在还熙熙攘攘的服装夜市,黄河岸边盛夏时每一片在树荫下休息过的凉爽。


西北,我嘴里的尘土,抱怨过的黄沙,


西北偏北,喝酒不醉,牛马很肥,黄河卷着黄沙,我们上学不骑骆驼。


这里是兰州,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我是直到现在也分不清楚前后鼻音的兰州人。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林琪的声音工厂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