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俞天任'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俞天任 收听

这个微博是我的,你可 以不看;这个微博是公开...

日本工业,不甘心当昨日黄花

2017-10-14

东北亚是世界的制造业中心,东北亚的中国、日本和韩国都有强大的第二产业,除了都不能制造大型客机之外,这三个国家的工业体系非常齐全。而且第二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例都相当高。2016年,中国的第二产业占到了GDP的几乎40%,韩国的第二产业占到38%,日本公布的制造业所占GDP虽然只有18.2%,但是加上建筑业之后的第二产业还是达到了24%


虽然各国的计算口径不同,但根据这些数字基本上可以推算出来,中国第二产业的规模大概是日本的4倍,韩国的8.5倍。


日本的工业规模虽然小于了中国,但在品质上在东北亚还是继续位于领先位置,理由是在这三个国家中日本拥有的Only One的工业制成品种类最多。日本在二战之后再次在经济上崛起,依靠的就是强有力的制造业,而且中韩制造业在发展过程中得益于日本制造业的产能转移以及技术支援的方面甚多。比如中韩的模具制造业中,不少零件和工艺就直接采用日语的说法,不少标准也挂靠日本的标准。


日本的工业能力领先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1. 1.      形成各种工业生产基础的材料工业门类齐全,无论是黑色金属、有色金属还是各种塑料以及半导体材料都能生产,而且品质基本上都处于国际先进水平。中国和韩国的材料领域现在还是继续处在各种“填补空白”的阶段,不少特殊用途的材料还必须依赖从日本的进口。

  2. 2.      加工用机械设备制造能力强,中韩两国的装备生产依然落后于日本,尤其在专用设备以及精密设备以及检测用设备领域,不少还是日本厂家的独断天下。

  3. 3.      日本工业虽然总体加工能力已经不如中国,但是还拥有不少独门的加工方法,特别是在精密加工领域。


现代工业是一个复杂然而有机的组合,所谓“门类齐全”也是要有所轻重,围绕着重点产业而展开,绝不是简单的样样平均,只有围绕着主要的支柱产业再加上为支柱产业服务的支撑产业,才能够形成既能盈利又能带动就业的互补的良性循环。


上世纪之前的日本工业是几条腿同时迈开走路,有好几个上述的支柱产业,最主要的是汽车和家电再加上造船以及半导体产业,材料工业和装备工业作为支撑产业为支柱产业服务,形成了一个极好的良性循环。


进入本世纪之后,日本的造船和家电产业基本上已经因为中国和韩国制造业的进步在竞争中败下阵来,虽然作为产业还继续存在,但是在国际市场上已经不是引人注目的存在了。曾几何时的日本家电品牌现在多只存在于日本国内市场,而且生产地也多为中国或东南亚。造船业也严重收缩,别如三菱重工就砍掉了神户造船所而把造船业完全收缩到长崎一地。


现在日本企业的对顾客直接服务市场(整机市场,B2C)在不断萎缩,但是日本企业的对企业市场(零配件市场,B2B)却依然坚挺甚至在不断扩大。这是因为日本工业特有的零部件外购体系造成了日本有一批很强大的零部件生产商,在日本的整机产品不受顾客青睐的同时,日本的零部件还是很受国外整机厂家的欢迎,甚至有一些原来的整机企业也几乎蜕变为了零配件生产商,这里面夏普可以算做一个典型。上世纪随处可见的夏普家电现在在日本之外已经很难看到,但是夏普生产的液晶等其余元器件产品还继续有客户。京瓷也是这样,现在在海外已经难能见到京瓷的产品,但在人们使用的各种电器中大量存在京瓷的各种元器件。


现在日本除了索尼之外都已经放弃了手机整机的生产,但是无论什么手机里都有大量的日本元器件。


那些原来就不醒目的零部件生产商因为其长期积累下来的技术底蕴,现在还是继续处于不受挑战的地位。比如有一家浜松光子,除了业内人士之外几乎没有人听说过,但是如果有外国口音人打电话去订货,他就会很客气地提醒你:他的产品受瓦森纳协定管控,如果要使用它们的产品,就要接受他们对你产品设计和生产场所的检查。韩国倒有有类似的产品而且不受瓦森纳协定管控,但是性能差了几个数量级,根本就不能用。


浜松的产品


这就是日本制造业现在的局面:支撑产业对韩对华都继续有优势,但是支柱产业在不断减少,现在只有汽车和半导体产业能算作支柱产业,但因为半导体产业在拉动就业方面的能力有限,所以严格地说来就只有了汽车这么一根支柱产业。现在日本工业的盈利能力几乎都集中在了汽车工业上,占据了整个工业盈利的50%左右,如果一旦汽车工业出了问题日本工业将遇到灭顶之灾。


而日本的汽车工业确实有出问题的可能。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