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复旦商业知识在线 收听

管理教育、不应囿于三尺讲台;知识传播、不应限...

他们的贫穷,不要因你而起

2017-10-17

根据蔡史印在2017年10月17日“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卓越案例评选”活动发言整理


10月17日是我国第4个扶贫日,也是第25个国际消除贫困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案例企业黑暗中对话的创始人蔡史印在社会价值共创活动上的发言,同样能够启发我们对弱势群体到底需要什么的社会思考。

思考一:视障者为何只能有两份工作,第一份是做按摩,第二份是开个按摩店?

蔡史印十几年前,我去西藏做义工,发现视障孩子的成长问题不在视障本身,而在于社会对视障人士的狭隘偏见(他只能做按摩),这才是我们需要真正改变的问题。什么是黑暗中对话?看“黑暗对话”这四个字,每个字都少一点,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认出它们。就像我们每个人,也许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不妨碍我们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同样道理,残障人士的缺陷,和我们普通人的缺陷一样。在黑暗体验中,通过角色交换,才能实现完全平等的交流。

一家“黑暗中对话”体验馆,最多能雇佣10-15名视障人士,中国有1400万视障群体,就算全国开100个体验馆,也只能解决万分之一。而一家体验馆一年最多有10万人,如果其中有1%的人得到改变,其产生的社会影响力就能最大化。我就是其中的10万分之一。

 

思考二:为何偏远地区对残障人士的歧视更需要改变?

蔡史我的一名员工,7岁到16岁就被关在农村一座废弃的祠堂,每天由姐姐给她送饭。九年时间伴随她的只有祠堂里的老鼠,甚至被拾荒的老人性侵。在农村,如果家里有一个视障孩子,父母会担心兄弟姐妹会因此受到牵连,找不到对象,就会把这个孩子关起来,从人间消失。

黑暗中对话并非公益组织,它通过卖门票和给企业提供内部培训实现盈利,同时为残障人士提供就业岗位。大城市里开体验馆的模式无法复制到偏远地区,而在中国歧视最严重的是偏远地区,怎么办?我们从去年起实施“黑盒子”计划,与COSCO合作,用集装箱改装成可以流动的黑盒子,可进行15分钟左右的黑暗体验。我们希望这些黑盒子能够运到中国的边远山区,去影响他们。


思考三:给他们帮扶和关爱对吗,够吗?

蔡史我们其实身处一个非常精英的社会,在中国,我们的“歧视”无处不在,城市人歧视农村人,上海人歧视外地人,瘦的歧视胖的,跑步的歧视不跑步的……“歧视”来自于互相缺乏接触导致的不了解和主观臆断。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取决于少数人,我们的使命是建设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不管谁,都能从中找到自我发展的空间。

我们的视障员工,深圳体验馆的刘天华馆长是2017年深圳十大好青年,全国总教练张平是编码高手。每个人都有长处,发掘特长,充分赋能,每个人都能闪光。对于贫困者、残障者,我们所谓的“帮扶和关爱”,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没有人愿意被帮扶和被关爱。我们希望不管你是强者还是弱者,是平等的。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复旦商业知识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