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创业邦杂志'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创业邦杂志 收听

“吸血鬼”现金贷:年化近600%,把人逼到自杀才算两

2017-10-22

从2016年开始,“现金贷”这个名词频繁地在互金业界和资本界出现。

起源是在中国互金圈热炒的消费金融。

在各类互金会议上,上至流量端的巨头、下至初创的公司,在演讲环节,常常用加粗加大的字体标出“2016年~2020年消费金融将是数十万亿的大蓝海,年均增幅将达20%以上”云云。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数字的权威来源和计算方法。要的只是这张饼足够膨胀、足够大。

而分食这张大饼的,无论系出电商、银行或互联网公司,小额现金贷无疑都是一把能快速抢食的刀叉。




名片:现金贷

所谓“现金贷”,指的是小额现金贷款业务,为用户提供短期资金借贷,用于日常消费。具有方便灵活的借款与还款方式,以及实时审批、快速到账的特性。


这类业务从蚂蚁金服、京东金融、腾讯微众银行等大公司,到用钱宝、掌众金融、量化派等创业公司,都在极力推动,而多家公司已经获得融资,如量化派已经融到C轮,用钱宝已经融到B+轮。

目前,现金贷正以熊熊燎原之势席卷而来,一二线城市以线上为主,三四线城市以线下为主,几乎侵袭了中国的所有角落。在众多财经门户或新媒体大号上,大小公司和利益方卖力吆喝,讲诉着消费金融将如何拉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而另一方面,在如“戒赌吧”等贴吧和论坛的各路草根,也热络讨论着在现金贷平台遇到的高息压迫或逃脱多头借贷催收后的沾沾自喜。

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喧嚣的往往是截然不同的声音。现金贷就如同一朵双生花,一边让一帮人瞬间暴富;另一边,却让一些人深陷深渊……

传销式的疯狂蔓延

两年前,当27岁的太原人黄晴,放弃了花80万才买回来的国企铁饭碗,跑去干现金贷时,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

但成为一名贷款销售员后,黄晴居然在一个月内狂挣了4万块,并拖着她的弟弟、老公都离开了国企,加入这行。

这个家族“爆发式”地年收入近百万。

如今,她已是行业“大姐大”,每天在家带着孩子,打几个电话,就能搞定数万提成。

而依然在国企的同事们,辛苦坐班,只拿着3000出头的工资。

从2016年开始,现金贷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疯狂燃烧。

在一二线城市,以线上贷款端为主;而在三四线城市,却以线下贷款的方式,扎根颇深。三线城市太原,正在被现金贷的炙热所改变。嗅觉灵敏的人,涌进这个暴利场,开始了别样人生。

去年11月,阴旭阳通过了宜人贷太原分公司的面试,成为一名初级信贷员。

每天天蒙蒙亮,保洁员在前面扫地、撕小广告,阴旭阳就在后面漫天撒名片;夜深人静时,阴旭阳和小贼一般,出没在各个小区楼道,去粘不干胶。

一个月,阴旭阳发出两箱名片,多达上万张。

就凭着这种“无孔不入”的精神,阴旭阳第一个月就拿下大区“新人王”,放款100多万,提成3万多。

现金贷也让阴旭阳那样高中没毕业的人,过上人生赢家的生活。大批肯吃苦赚钱,但低学历的年轻人,涌入这个行业。

“太原每年至少有6000人,涌入现金贷行业”,某现金贷太原分公司负责人称,他们月均收入高达6000元,远超当地人均收入。

“太原现金贷公司保守估计有60家,加上车贷,房贷公司,贷款公司总数得有几百家”,负责人称。

现金贷在太原发展急速,就连小公司每月放款额,已从千万发展到上亿。而这只是现金贷在疯狂蔓延的一个极少的缩影。据好贷网统计称,全国信贷员总数已达100万。

百万大军,浩浩荡荡,这个行业,正在以正在用这种线下疯狂展业方式,在三四线城市猛烈生长。

暴利游戏:为什么资本都青睐现金贷?

而更为疯狂的一幕,发生在线上。线上借贷,正在互联网上呈现燎原趋势。

据不完全统计,线上现金贷平台已多达上千家,但一些公司为了拓展客群,会多个产品同时展业,因此活跃的现金贷平台,有几百家。

线下贷款需要信贷员和销售员,而线上贷款,同样开始出现“中介”。他们在这条产业链上,扮演着“形象包装”的角色。

陈庆龙去年和几个人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做“网贷中介”。他们游离在各大“网贷口子”群中,去招揽客户,“每单提成5-10%”。

“中介的存在,靠的就是信息不对称”,陈庆龙深谙各个借款平台的风控规则,而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帮助贷款用户“包装资料”,绕过风控。

他最常用的一招,就是帮助客户包装工作单位。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