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创业邦杂志'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创业邦杂志 收听

我们走访了20多人,10多家共享单车企业,调查发现了

2017-10-24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的共享单车战事大概在2016年9月开始,竞争变得异常激烈。


这一切始于两大玩家摩拜、ofo大规模扩张:先是摩拜走出根据地上海,进驻北京、深圳。紧接着ofo走出校园,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正式与摩拜交锋。短短一年的时间,摩拜、ofo大战烧钱70亿之多,可以说这个数字只多不少。

 

摩拜、ofo最早展示了共享单车(租赁服务)的可能性:确实解决了三公里以内上班族、学生党、逛街人士等人群的需求。这让后来者感到兴奋。

 

闻风而来的又岂止是资本,各路单车品牌开始露出:小鸣单车、1步单车、小白单车、酷骑单车、优拜单车、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等,为此坊间曾流传一句笑话“留给创业者的颜色不多了”。

 

如今时间不短也不长,“激战”恰好一年之久,再看市场时,挣扎感正笼罩着这个行业。

 

拖欠员工工资,挪用用户押金导致押金难退,寻求融资无果,并购失败……这是最近一个多月从共享单车市场传来的讯息。

 

对于某些企业而言,如今的局面无不令人唏嘘,大张旗鼓地来,却灰溜溜地生存着。而当初部分迟到的追风者,在市场格局雏形既定时,进驻这个市场的底气是什么?他们又在希望些什么?


悲剧:限投令直接导致大部分玩家断臂


像多数共享单车一样,在完成B轮融资后,1步单车准备向深圳预计投放10万辆共享单车,并承诺用户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以上,无需缴纳99元押金,即可骑行。不料8月就迎来了深圳政府的“限投令”。(政府针对某些共享单车投放过量的城市出台共享单车限制令,暂停新增共享单车投放的制度)。

 

而截止到9月初,北京、上海、深圳、福州、郑州、南京、武汉等12座城市均出台对共享单车的限投令。目前小驴单车七彩单车因深圳投放车辆数量小,已退出深圳市场。小鹿单车则退出了北京市场。

 

而另一家企业小鸣单车目前也正从一二线城市转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