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十年砍柴'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十年砍柴 收听

微信公众号“文史砍柴”(kanchai 303)

艺文|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

2016-10-02



七日长假,刚到第二日,倍感忙碌而又无聊。


人到中年自然忙碌,各种各样的琐事缠身;无聊,则很难说出无聊的理由,反正不想外出看那一片盛世风景。莫名其妙地被新浪微博禁言了,我也懒得去打听缘由,这已经是新常态了,或许在这长假的空档,官方将有一两件曾被广泛关注的大事要了?我等被提前清场?不去想它罢了!新浪微博,已是鸡肋,即使能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顶多以佐证天子圣明百姓安乐外,还能有什么功效呢?


百无聊赖时抄鲁迅的《野草题辞》,深感九十年前鲁迅面临的问题,今天依然存在。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大约十几年前开始,鲁迅在知识界成为陈旧的、愤怒的标识,胡适的温润、宽厚似乎更受到推崇。一转眼现实在嘲笑众多知识人的天真,胡适在这个时代,日渐失去鸡汤的作用,谁又能说轻易告别鲁迅呢?


鲁迅写这篇题词的1927年,他46岁,用现在的话来说,遭遇到了“中年危机”,他好像一下子被主流社会抛弃了。于公共生活而言,他与官府闹翻,失去了教育部佥事的官职和北京几所大学的兼职;于私人生活而言,他与仲弟周作人失和,将朱安和母亲以及购买的宅子留在北京,和许广平如私奔似地南下。先在厦门大学短暂地栖息了几个月,因不满校方再迁移到许广平的老家广州。


他这位“逃亡者”,当时真实的心态,应该就写在《野草》中。


然而,鲁迅毕竟是鲁迅,逃离北京主流知识界的他,经过一番折腾,终于以自由人的心态,找到了中年以后的人生价值。——当然,那时候还有租界。


好吧,奉献我刚才抄录的《野草题辞》,让我一起温习这篇九十年前的伟大作品。





《野草》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

鲁迅记于广州之白云楼上

【十年砍柴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 十年砍柴,只发原创

  • 关注本公众号请长按二维码点"识别图中二维码"或搜索"kanchai303"加关注。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