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张栋伟'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张栋伟 收听

知名营销专家,互联网和文化产业人士

网络互助的2017年:基金会、大病众筹、医疗健康和保

2017-04-17

随着保监会一纸《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开始的检查工作告一段落,将近1/3互助平台的倒闭。网络互助行业进一步呈现集中,并展露出比较清晰的发展路径。


一、互助业务定型:火拼用户增长和运营

经过一年拼杀,互助平台的市场份额趋于定型,众托帮、轻松互助、水滴互助、e互助、夸克联盟、壁虎互助、17互助、康爱公社(原“抗癌公社”)8大平台依次排列,各有各色。


其中,众托帮+轻松互助 两大平台用户数占据整体市场超过60%,形成主流覆盖。


各家基础互助业务模式几乎一模一样,都是以“中青年大病”、“中老年大病”和“青少年大病”3个年龄段划分,形成基本用户社群。同时辅以“早起打卡”等趣味化的用户运营手段,提升用户交互频次。


基础业务模式没有护城河,因此平台之间的角力就在周边服务上依次展开。


二、公益基金会:公募行为的护身符


网络互助平台为了保障救助行为实施时的募资有效性,大部分采取了会员预交一定金额救助金的模式,由此会产生一个金额不大不小的资金池。


当前互联网金融风险被提高到了政府严加监管的层面,在这种特殊时期,金额再小的资金池也难免会被说三道四,尤其互助行业还随时被商业保险业虎视眈眈,警惕可能发生的行业颠覆可能性。因此网络互助平台普遍性的采取了外壳公益化,陆续成立或挂靠公益基金会,为公共活动寻求合法化舞台。

包括:

1、众托帮:上海众爱公益基金会

2、轻松互助:北京微爱公益基金会

3、水滴互助:早期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合作,目前在自行申办基金会

4、夸克联盟:上海一起社区公益基金会

5、17互助:中国红十字基金会

6、康爱公社:上海浦东新区凝心聚力公益基金会


即,8大互助平台只有“e互助”和“壁虎互助”没有以基金会形式进行合作。


三、大病众筹:用户获取的新战场


疾病众筹行为长期以来倍受争议。

在专业的众筹平台,如众筹网、京东众筹、淘宝众筹等平台上,都禁止发布以病患为标的的筹款项目,因此这一类众筹行为一直是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QQ群等社交媒体上“自发性”进行。


但是随着“轻松筹”连续获得上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之后,大病众筹所带来的商业价值已经昭示天下,据信“轻松筹”注册用户数量上亿,每日账面资金池金额超过10亿元。“轻松筹”还收取筹款用户2%的服务费,盈利水平亦十分可观。


在此局面下,互助平台陆续推出自己的大病众筹服务工具,如“水滴互助”发布“水滴筹”(原“水滴爱心筹”)、“17互助”发布“民筹”(原“17互助爱心筹”),“众托帮”则即将发布“帮帮筹”。甚至全民公敌腾讯也推出了“We筹”来凑热闹。


以公益名义做商业,需要鄙视;以商业手段做公益,应该鼓励。


四、医疗健康和保险化:互助平台的商业化企图


网络互助平台的基础服务,不管做互助也好,还是众筹也好,终究是公益行为,无法确立稳定可持续的商业增长。


因此,围绕互助会员的“保障”需求,各平台在医疗健康服务和保险业务化两个方向,均开始了大力探索。


1、“水滴互助”:向保险业靠拢

“水滴互助”从成立之初,就从不讳言自己的保险服务企图。

2016年9月,“水滴互助”收购了成立于2000年的“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2016年9月28日,保多多完成工商变更后,沈鹏持股比例达56.784%,另一大股东天津水滴互助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20%。


2、“众托帮”:打造医疗健康全产业链

“众托帮”的高管们大多是保险业出身,但却并未把保险化作为主要发展路径,选择了更高层面的“大医疗健康”布局。

“众托帮”已经与腾讯控股的“企鹅医生”合作了在线免费问诊服务;与北京协和医院的协医集团合作接入了“Dr.Right”精准医生服务;并在2017年4月发布了“帮帮健康听”免费医疗健康知识平台。


“水滴互助”收购保险经纪公司需要动用超过6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

“众托帮”的“大医疗健康”则需要数以亿计的庞大资金支撑。


互助平台的这场2017年商业化大幕才刚刚开启。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