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闲话科技王冠'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闲话科技王冠 收听

走在梦想的路上

傻鸟游戏死不瞑目:一个人改变不了全世界

2014-02-13

一只笨重的小鸟在绿色的管道缝隙间穿越,一不小心就会撞到,然后挂掉……


越南小伙阮哈东开发的这款傻鸟游戏“Flappy Bird”,在长久的默默无闻之后,忽然一夜成名,给他带来了每天至少5万美元的广告收入。


这个故事在上上期的闲话科技里,冠哥和大家聊过一次。那时候阮哈东刚宣布将要把这个非常赚钱的游戏“自杀”掉,让冠哥感到无比的震撼。他的理由是,这个游戏让玩家上瘾,这“违背了他开发游戏的初衷”。


人们为什么开发游戏?伟光正的说法是,“我们开发游戏,是为了让人们在辛苦的工作之余,获得一点放松的乐趣……”


但还是别扯了。这些话只能用来骗骗小孩子。在每一个游戏开发者和游戏公司心底里,都长久地回荡着一个伟大的座右铭:游戏,不就是用来让人上瘾的吗?


阮哈东是一个异类。现在没有准确的消息表明,他选择主动下架自己的游戏,有没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在没有更可靠的新证据之前,冠哥愿意从善意的角度去看待他和他的行为——


一个越南小伙子,也许从来没有赚到过这么多的美金。一夜骤富,名利具来。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比最传奇的励志小说还奇幻,在游戏大热之后,他甚至要接待政府部门高官的拜访


可惜美好的东西常常又阴影。阮哈东发现自己赚钱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沉迷于这款游戏里,不能自拔——这让他的良心感到不安。


然后,他选择忍痛干掉自己的游戏,继续做一个有了名气的“穷人”。


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这会是一个有点傻,但很感人的童话故事。可惜,生活往往不会按照人们写好的剧本走。


Flappy Bird游戏刚下架,无数的山寨版本被快速开发出来,冲到应用商店排行榜的最前面。很显然,傻鸟游戏引发的热度并未消退,那些曾经沉迷于“Flappy Bird”的玩家,如今依然不愁新的、玩法类似的选择。


阮哈东的努力失败了。他放弃了每天5万美元的收入,为了能让这个世界变得好上那么一点点。但他杀死的只能是自己的游戏——却杀不死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大众心中无穷尽的欲望


某种程度上说,阮哈东和自己开发的那只小鸟很像——笨拙的在充满危险的世界里孤单飞行,为了一个似乎永远不可能到达的目标,撞得头破血流。


一个童话故事,最后却变成了寓言。世上很多美好的东西,经不起现实哪怕稍稍认真的磨砺。


阮哈东今年29岁,留着寸头,面对外人时常常会紧张。杀死了自己开发的热门游戏,阮哈东对于后来的模仿者们,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愤怒。“我玩过其中的一些,”他说,“有一些是很棒的游戏”。


他想改变一些什么,不幸没有成功。看到这些模仿者疯狂填补那只死不瞑目的傻鸟留下的空白后,我忽然感觉自己有点敬佩这个越南小伙了——


一个人没办法改变全世界。有过很多比Flappy Bird更火的游戏,经历了必然的兴衰,然后慢慢熄灭,退出人们的视线。只有阮哈东和他的那只笨拙的傻鸟,留下了不一样的传说。


是的,他留下了一个让人思考的故事。所以,最终,他还是改变了一些事情。


“你想对那些热爱这个游戏的玩家们说声抱歉吗?”有记者问他。


阮哈东摇摇头。


非常感谢你玩过这个游戏。”这是他留给Flappy Bird玩家们的离别赠言。


我依然保持着对他的初步判断:这是一个有些纯粹的人。他不是技术天才,创意和设计功力也一般。想他这样的人藏匿于芸芸众生之中何止千百万,籍籍无名。


但他却意外的出名了——而且是两次。第一次人们说是运气使然,让一个看上去一般般的游戏火得一塌糊涂;但第二次呢?当他主动放弃这个游戏后,甚至一些严肃的商业媒体都跑到越南寻找他的踪迹——


往复众生,皆是因缘。


------------------------------------------------------

今天冠哥给大家推荐一个微信号:“战略档案”,可搜索“biznext”订阅。里面每周两期推出深度商业策划内容,干货非常多。

-------------------------------------------------------

(文章原载于《闲话科技》,作者王冠。)

欢迎关注微信《闲话科技》,可搜索微信号“vik0101”添加关注。

回复数字1  查看科技类精选文章;

回复数字2  查看《IT人》系列文章;

回复数字3  查看《闲话》系列文章;

回复数字4  查看栏目介绍;

回复数字5  听一首好听的歌(接近5M,最好在WiFi环境下)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闲话科技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