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里是新鲜好玩儿的腾讯微博,立即登录,新鲜动态尽收眼底!

  • 听众
  • 收听
  • 广播

权重架起大盘指数,股市孔乙己(下)

2017-05-25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经理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经理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小散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炒过股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炒过股,……我便考你一考。抓涨停的抓字,怎样做到?”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抓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经理的时候,吹牛要用。”


        我暗想我和经理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经理也从不将分析师当人;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等快收盘找放量涨八九个点的股追么?”



        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前台,点头说,“对呀对呀!……涨停有四种玩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


        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水,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孔乙己。他便给他们分雪碧喝,一人一杯。孩子喝完水,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瓶子。


        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瓶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瓶,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经理正在慢慢的结账,开打电脑,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融资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


        掌柜说,“哦!”“他总仍旧是亏。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骗到丁流氓家里去了。他家的股票,亏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


        经理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看他的盘。


  暴跌之后,股市是一天惨比一天,看看将近大底;我整天的看着股,也须补点仓位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股民,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雪碧。”



        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前台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买一雪碧。”


        经理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还欠融资的钱呢!”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水要快。”


        掌柜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亏了股票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亏,怎么会打断腿?”孔乙己低声说道,“跌断,跌,跌……”


        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经理,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经理都笑了。我拿雪碧,递过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五元大钞,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


        不一会,他喝完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大底,经理打开电脑说,“孔乙己还欠融资的钱呢!”到第二波的牛市,又说“孔乙己还欠融资的钱呢!”到回调可是没有说,再到底部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确实亏死了。(完)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