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语言文字报'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语言文字报 收听

《语言文字报》是教育部主管、国家语言文字工作...

莫让“语文课”成为一场用力过度的“表演”

2015-05-29


记者:刘丽 来源:东北新闻网


524日,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结束在石家庄举行的为期二日的“真语文”活动后,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道:“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对语文的麻木,对语文教学的冷漠,有的虽热情却在瞎指挥。比如要求教育现代化,规定上课都得配课件。”在他看来,语文课堂中的配乐、图片、PPT都让人眼花缭乱,念课文煽情过度,讲思想中心时将课文立意无限拔高,使得语文课成为一场用力过度的表演。

近年来,“语文课堂”深受垢病,“语文课本”也被网友纷纷吐槽,“语文考试”更以不合理的“标准答案”被贴上了“禁锢思想”的标签。可以说,我们的语文教育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风头竞压这么多年后,终于再次走进公众视野,成为话题。但现实是尽管我们强烈要求重视语文教育,提倡课堂教育与语文课本改革,但语文教育的核心仍然是围绕“考试”服务,而教学改革只抓住“形式”,过于注重课堂配乐、图片、PPT,以为“煽情式朗诵”“课文立意‘无上限’拔高”就是改革的本质。

黄厚江老师在《语文的原点——本色语文的主张与实践》开篇谈到,语文失去了自己的特性,要么被等同于考试,要么被拔高,夸大了责任,要么被虚化为各种新兴时髦的教学手段。而僵死的语文哪里会引起学生们的兴趣呢?为了恢复语文的活力与特性,必须提倡“本色语文。”什么是“本色语文”呢?笔者以为,“本色语文”就是不成为考试附庸的语文;就是不被过度拔高、夸大的语文;就是不是一场“表演秀”的语文。

回到我们的语文教育,想必大部分人都有同感“我们不喜欢语文”和“学生时代不重视语文”是相辅相成的。大多数人对语文的认识和厌恶一方面源起于“老师讲解方式的无趣、不深,过于注重‘词、句、段’的解读,拔高作者立意和向学生灌输固定答案,为考试服务”,这一点从“语文考试”可以看出,尤其在“作文”写作上,过分强调学生熟记“万能素材”,学会按模式套用等;另一方面,则在于为人垢病的“语文课本”内容设置与选择过于“垃圾化”,笔者记得曾有网友吐槽中学语文课本过于“阶级化”,如高尔基的作品《海燕》,只要我们一想起“海燕”,便自然而然联想到“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者”;而在另一些作品中则将爱憎过于分明,似乎“坏人”就要一棒子打死,“好人”永远“至高无上”。

正如许多大学生毕业之后,感到自己文字能力不足、语言表达不行,为何我们学习了12(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结果到头来却让我们感觉“语文无用”和“不喜欢语文”?笔者认为,究其根本还是我们的语文教育无法摆脱“应试教育”的桎梏,而让“语文”的“教”与“学”沦为考试的附庸。对课文生硬、死板地解读,或是“浮华媚众”的深情“语文秀”,都无法培养学生对语文的兴趣,对文字语言之美的真正领略。

作家叶开说“语文教育的核心,不是意识形态的道德教化,不是思想改造,而应是让孩子们认写文字、阅读经典”。语文教育应该“回归本真”,应该找回孩子与母语的亲密联系,让他们在文字之美与阅读经典之中,学会以自己的视角发现生活,认识世界。而不是将语文教学演变成一场“高噱头”的形式狂欢。


↓↓↓更多新闻请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真语文网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语言文字报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