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环球科学杂志社'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环球科学杂志社 收听

《环球科学》杂志官方微博。《环球科学》是《...

想什么出轨,一夫一妻是人类的悠久传统,也是人类称霸地

2017-01-12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xiumi.us">
xiumi.us">

哺乳动物并不偏爱单一配偶制。只有不到10%的哺乳动物种类,会选择两个个体间排他性的结合方式。灵长类只是略微倾向于两两配对。尽管15%~29%的灵长类动物喜欢成双结对地生活,但其中能履行人类所谓的“一夫一妻制”承诺的个体(即在性关系上具有排他性的伴侣关系),却是少之又少。


撰文 布雷克 · 埃德加(Blake Edgar)
翻译 佟欣竹 
审校 李辉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人类过去的记录显然不完美。人类会出轨,会离婚,在一些文化背景下,甚至会与多个配偶结合。事实上,在世界大多数社会习俗中,都出现过多配偶制。但即使在多配偶制存在的地方,也只有少部分人选择多配偶关系。绝大部分人会两两结合成长久的、在性关系上具有排他性的夫妻关系。大多数人类社会,就是在这一假设前提下形成的。


一夫一妻制可能对我们这个物种大有裨益,科学家将一夫一妻关系称为“夫妻纽带”pair bonds,也许是某个古老祖先在发展过程中,产生了这种关键性的适应行为,而这种适应行为,是人类社会体系以及进化获得成功的关键。“夫妻纽带使我们比其他物种具备了更多优势,”蒙特利尔大学的人类学家伯纳德·沙佩Bernard Chapais说。


我们生活在人类独有的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网络之中,而这种社会网络的基础就是一夫一妻制。其他灵长类幼崽只能通过母亲来建立亲属关系,人类却可以通过父母双方来追溯亲缘,从而拓宽每一世代的家庭关系网。在人类社会中,人际关系就像不断扩大的涟漪,连接到其他家庭甚至不相关的团体,社会网络因此得到延伸。沙佩认为,群体关系和一夫一妻制关系,共同构成了“人类社会两个最重要的特征”。


为了解人类一夫一妻制的起源与影响,科学家已经奋斗了数十载。我们从何时开始终身结对?为何这种结合方式是有利的?两两结合是怎样促使我们这个物种成功生存下来的?这些基础问题至今都没有得到解答,争议仍在继续。但新研究使我们离这个谜团的答案更近了一步。

xiumi.us"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一夫一妻制的起源时间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我们最古老的祖先可能就采取一夫一妻制了,这种情况是完全有可能的。美国肯特州立大学的人类学家C· 欧文·洛夫乔伊C. Owen Lovejoy表示,化石证据表明,一夫一妻制的出现,甚至要早于始祖地猿种Ardipithecus ramidus。有关这个物种最著名的发现,是一具名为“阿迪”Ardi的不完整女性骨架。这具骨架出土于埃塞俄比亚阿瓦什中部地区,距今已有440万年。洛夫乔伊的假说认为,人类与类人猿有着共同的祖先,在700多万年前,人类祖先与类人猿刚刚进化分离后,就出现了3种行为变革:直立行走,从而解放出双臂,用以携带食物;产生夫妻关系;隐藏雌性排卵时的体外信号。这些行为变革,再加上进化作用,使得这一支从黑猩猩分化出来的古人类物种,具有了更强的繁殖优势。译者注:基因组数据分析结果一般认为,人类与黑猩猩分化于四五百万年前,地猿很有可能是黑猩猩的直接祖先,而不是人类的。


根据这个假说,地位较低的男性古人类,将原来用于彼此打斗的精力,转移到了寻找食物上,他们将食物带给女性,以此吸引女性与其交配。这时,原始的多偶制交配系统被夫妻关系所取代了。比起多个好斗的竞争者,女性更偏爱一个可靠的食物供应者,她们愿意与更好的觅食者结合在一起。最终,女性失去了皮肤肿胀等发情信号,而在多配偶社会,当伴侣外出采集食物时,这些信号可以吸引别的男性。


有什么证据来支持这一假说?洛夫乔伊提到了始祖地猿的牙齿。与现存猿类和猿类化石相比,雌性和雄性始祖地猿的犬齿,其大小差异明显缩小。很多雄性灵长类动物都有匕首状的犬齿,在进化过程中,这些犬齿逐渐被磨砺成可怕的战斗武器,用以参加战斗、获得配偶。早期人类却没有这一特征。今天,你去拍一张雄性大猩猩张大嘴巴露出犬齿的照片,再拍一张自己的犬齿照片,一对比马上就能明白了。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犬齿都是小而粗短,这种无法构成威胁的犬齿特征,是人类包括最早的始祖地猿物种所独有的。


灵长类动物的交配行为和两性异形sexual dimorphism之间,也存在一些相关性。两性异形是指,同一物种的雄性和雌性在体重和体型上的差异。对某类灵长类动物来说,两性异形越明显,雄性通过打斗来争夺雌性的可能性就越大。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大猩猩就是一夫多妻制,雄性大猩猩的体重可以达到雌性的两倍多。与之相反的极端例子,是以一夫一妻制为主的长臂猿,雄性长臂猿与雌性的体重几乎相等。在两性异形谱上,人类所处的位置更接近于长臂猿:人类男性的体重最多比女性高20%。


然而,我们从化石记录中获得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了。美国阿肯色大学的古人类学家J·迈克尔·普拉夫肯J. Michael Plavcan极力主张,从古人类的化石骨骼来推测他们的社会行为时,要非常谨慎。想想南方古猿阿法种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也就是“露西”所属的那个物种,它们生活在距今390万~300万年以前。跟始祖地猿一样,阿法南猿长着小型犬齿,可是他们的骨架表现出的两性异形,却介于现代黑猩猩和大猩猩之间。“体型的两性异形水平暗示,阿法南猿的雄性会为争夺雌性而发生竞争;但犬齿的两性异形丧失,又暗示他们没有这种行为,”普拉夫肯说,“这真是个谜。”


洛夫乔伊认为,男性为伴侣及后代提供食物,从而促成了一夫一妻制,这种结合方式成为人类数百万年来的发展策略。对于这一结论,很多人类学家也提出了反驳。2013年,沙佩在《进化人类学》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到,在人类中,家庭和社会结构一夫一妻、通过父母双方建立亲属关系以及社交圈扩大这样的独特特征,是逐步地按顺序出现的。沙佩认为,在上述特征出现前,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古人类都跟黑猩猩一样,伴侣间是混杂交配的。然后,这种交配方式过渡到大猩猩那样的一夫多妻制。但是,维持多个配偶是一项艰难的工作,需要消耗很多精力与其他男性打斗、保护女性。作为减少精力消耗的最佳途径,一夫一妻制便出现了。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xiumi.us" style=" box-sizing: border-box; ">

在卢旺达,一只雄性银背山地大猩猩(右)带领着它的大部队。大猩猩是一夫多妻制的,以小群体生活,包括一个占主导地位的雄性、多个雌性配偶以及它们的后代。


沙佩并没有推测这种转变发生的时间和涉及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