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这是21世纪教育研...的腾讯微博,人海茫茫相遇不易,立即登录,别错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收听

www.21cedu.org 使命:以独立视角研究教育问题 ...

李斌 | 共谋一场“鱼与熊掌兼得”的学习

2017-06-19

yiban.io" style="display: none; height: 0px;">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李斌

蒲公英泉源实验学校出品人/蒲公英教育智库总裁

xiumi.us">

本文根据李斌老师4月22日在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发言整理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High Tech High和兴伟学院也是我们仰慕已久的学校。泉源成立只有四五年时间,应用项目式学习还是非常年轻,还不到一年。我今天分享的是一个正在进行当中的,一个非常不成熟的中国式基础教育阶段的一个探索,希望抛砖引玉。


项目式学习这样一个主题,虽然我们今天讨论得越来越多,但在中国的学校里面,实践还是非常罕见。为什么这么说?我的同事正在做新校长的杂志,今年年底的一个专刊就是项目式学习,但是我们找了中国非常多的案例,发现完整的案例都非常少。如果在座的老师们知道的话,可以给我们提供好的案例。


在来之前,我还在一个教育集团总部和他们进行战略研讨,他们新建的学校想要推行项目式学习。在做战略研讨时,拥有17所学校自称学校企业家的董事长非常担心,为什么?因为他去了衡水中学考察。我们都知道这所学校。他考察完了之后,说你觉得衡水模式是什么模式?我说大致知道,就是一切是时间控、军事化管理控、知识控、还有情绪控,用这几个“控”让知识的获取,让考试这件事情变得非常高效。他说是啊,如果我做项目式学习,那学校是玩不过衡水中学的。最后,我没能说服他用这样一种方式开办学校,但是我要说服自己,作为一所蒲公英泉源高中,这样一所小规模学校的举办人,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xiumi.us">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xiumi.us">


xiumi.us">

 孟子说“鱼,我所欲,熊掌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生我所欲,义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我深受这句话的影响。这样一种思维方式,用于自我修养是很好,但能不能这样去要求家长呢?说你的孩子舍鱼而取熊掌,舍好大学而取能力。显然不可能。当我们真正开始实施泉源高中课程的时候,所有的家长一定会加上要成绩好这个要求,所有的家长都要求鱼与熊掌兼得。


 这样一所小规模的学校,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是一所由蒲公英教育智库智库举办,在重庆32中校内驻扎,就是校中校,仅有40多位学生,高一高二高三年级构成的小规模的实验学校。最初是我的一点私心,当时我的女儿刚上初中,我希望她上高中的时候能够不进传统的一套非常应试的高中体系里,我希望她的高中能够上我们自己的学校,所以她4个月之后就进了这个学校。但是在她之前来了好几个学生,我介绍一下,这一位叫战禹辰(音),我们做过第二届教育创新年会,他是大会的执行主席。这个孩子在初中和小学时,曾是花样滑冰全国学生比赛的亚军,但正因为他是运动员,几乎没有什么学习基础,到了高中之后,他的学习成绩很难跟上。他特别喜欢泉源,因为它不光用一个尺子衡量学生,他们几个孩子组织办了一个小规模的公司。这个孩子在高二下半年的时候离开了泉源,这是一个失败的案例。因为他的爸爸妈妈说还是要考大学,最好还要考一本,他非常痛苦,完全不想离开。但是他爸爸说你不离开我就自杀,所以他就离开了,这是第一个失败案例。


在座的如果你们做项目式学习,我相信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不知道你的学生什么时候会离开。李燕妮,巴蜀中学清北班的学生,是特别好的苗子。她特别希望自己的人生更丰富一点,转学来到泉源。一年之后,超级喜欢泉源,最后她告诉我说:在泉源的教学,她的知识学不饱,觉得放弃清华和北大的梦想比较可惜。我在北大念过书,现在来到北大附中,所以我知道不想放弃是可以理解的。这些同学一个一个都离开了,学校的校长见到我,都要绕着走。有一次我说李校长,麻烦你我们下学期要开班了,麻烦多给我们几间教室。他说没有教室了,招生都招不满,我都不知道招生之后该去哪里就读,所以前面两届都是很艰难的,差点被赶出学校。那个时候我们并没有开始项目式学习,我们用了很多新的教学方式,我们希望是低控制的学习,如果大家感兴趣,中央电视台曾经拍过高考的纪录片,我们泉源和北大附中放在了最后一集,当时的编导说这两个学校代表中国教育未来的方向,但其实我们的心里都非常难受。

xiumi.us">


xiumi.us">

这两届学生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xiumi.us">


xiumi.us">

以一位2016届高一的学生为例,这届学生我们开始实施项目式学习。他是南京来的一个孩子,上泉源第一个星期给妈妈打电话说我要回南京,必须要退学,如果不退学就跑,因为我初中的时候都允许我上课睡觉,这个学校不允许上课睡觉。但是一学期之后,他参加重庆高中的统一考试,他拿了32中第一名,而且他的分数远远超过第二名接近100分。这个孩子在初中的时候是成绩很差的,只有500分出头,而32中的一半以上的学生是600分以上的,这个孩子的成绩让当时的校长感到极其惊奇。一星期之后校长说,李总,你招多少学生,我就给你多少教室,因为看到这些孩子有上北大和清华的希望。我们也惊呆了,都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


还有一个孩子也是一样,上学期期末考试的第三名,文科当中的第一名,整个32中,我们所在的那个学校,前10名,全院的20个孩子占了6个人,不是一个学生,两个学生。他们进入时的学习成绩都很一般,我们用了衡水中学的方式吗?没有,就是用项目式学习。这两届学生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第一届学生有两个退学,也有两位不满的反抗者被开除。我们倡导的方向就是低控制率学习,如果没有高密度的设计,那么当你控制不住的时候,学生也无法自控,学校也控制不住的时候,就会实行暴政,没有办法,只有开除非常调皮捣蛋的那几个。曾有三位负责人相继离开,那个学校已经快办不下去了。还有一位家长晚上11点半给我打电话,一直骂我到1点半,两个小时,说你干不好这个学校就不要办了,我的孩子已经念一年了,浪费一年,不知道一生会受什么影响。这个电话真的触动了我,我过去想这个项目也不是我当校长,我想它只是一个实验而已,我想不行,我不能这样浪费学生的生命。就下了一个决心。过去泉源的老师招的是刚刚毕业的,没有太多经验的老师,因为这样更能接受新的教学方式。后来我们开始引进有高中学科丰富经验的老师,但是又对应试教育不满的优秀教师。第二,面试学生,面试家长。来的时候每个学生都要面试,愿不愿意这样学习,短期内一年,或者半年左右的时间,能不能接受,你感觉你的学科进步没有跟上。接下来是高密度的管理机制、学习方式与课程系统设计。真正的项目式学习一定要经过高密度的设计,这是我们这段时间跟很多学校开始进行项目式学习的设计。所以,我跟每一位校长,或者负责人,都会谈这个事情,我说你的设计一定不能很粗犷,一定要想到执行当中的方方面面,涉及到每一个角色、每一个环节。其实还有一点,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上午有一位演讲嘉宾也讲到了要挑战学生,而且使他们对挑战式的学习上瘾。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