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微永善'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微永善 收听

永善,位于乌蒙山脉的金沙江南岸,有马楠云海、...

美丽永善︱故乡的稻草垛

2014-11-01

/李文刚 文字来源网络

想起谷垛,就想起意境悠远的田园诗;想起谷垛,就想到厚重质感的油画;想起谷垛,就想起退到回忆里的童年。谷垛,跟黎明的鸡鸣,傍晚的炊烟一起,构成了乡村情怀的三大元素。鸡鸣和袅袅炊烟,在中国农村正慢慢消失。而谷垛,在秋冬之间,依然站立在那些种植水稻的村庄边沿。

你看,田野里,一个又一个的谷垛,相互守望着,站在冬天低矮的天空下。当田野里的谷垛瘦下去,小下去,最后在田野里消失,春天就来了。

谷垛的一生,简单明了:从稻田里走出来,站在田埂上,钻进牛肚子,变成农家肥。然后,跟季节一起,一次又一次轮回到田里,一次又一次和水稻一起,站在田野上,迎着风,迎着雨,迎着太阳,迎着镰刀的光芒。秋天,谷子收进仓后,这些枯黄轻盈的草们悲壮地倒下了。它们,用少数捆住多数,紧紧的聚拢在一起,像没有死一样,朝着高处仰望。那些一个星期回家一次的孩子,走出城就高兴地看到:小路边,田埂上,平顶的老坟上,还有那高高的棕树上,仿佛一夜之间长出了这么多硕大的草蘑菇。谷垛们,无声无息地站在大地上,像那些字典里的字,词典里的词,等到阳光和霜雪的翻阅。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永善官方微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