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复旦大学'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复旦大学 收听

这里是复旦官方网站网络发布和信息服务终端之一...

复旦朗读者丨葛剑雄:廿载四极,且行且思

2017-05-07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本期节目,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的葛剑雄教授作为朗读者,在百忙之中为我们讲述他的故事。葛老师的学术考察、社会活动以及个人旅游足迹遍世界七大洲数十个国家,而四极对于他而言,却具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现在,就让我们一同走近葛老师和四极的二十年。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xiumi.us">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aTnTTELWibpMUN7AVbUSM3tNibGicw8BpCUfURClRJ8p2qNydjVV5My7UJj6myN1eslnHNKlW2IzgaVlLvmnwOxdw/0?wx_fmt=png");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size: 100% 100%; background-color: rgb(66, 74, 97); box-sizing: border-box;">
xiumi.us">

四极体验

xiumi.us">

“任何到达了世界之极的人,才能真正体会自由,认识时间,看见天地,敬畏生命”

 ——《四极日记》

xiumi.us">

当天早八点的史地所楼道里,灯亮了一半,空气安静而平和,办公室的门半掩着,敲门进去,葛老师已经坐在椅子上,一边翻看着一本书,一边吃着早餐。

闲聊过后翻了翻《四极日记》,谈起扉页上的这几句话,葛老师笑着说:“登四极的体验,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比如说在南极我度过了千年之交,其实没有多少人有资格能过千年之交的,千年寥寥几次而已,而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有资格过千年之交的人又能到南极更是少之又少。

再比如去北极点,正常情况从俄罗斯过去一艘船两百来个人,而要到北极点,不仅需要天气特别好、船长技术特别高、冰层选点停靠特别准,才能正好停到九十度的点上,所以几种因素碰到一起的机会就更少了。

而阿里地区,现在可以乘飞机过去,但在二十年前,十个到过拉萨的人恐怕很少能到阿里,到了阿里还能继续走下去的可能又只有十分之一。

所以,种种偶然之下的必然,登四极于我而言,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可遇而不可求吧。“

xiumi.us">
xiumi.us">

葛剑雄:《四极日记》,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xiumi.us">

在千年之交的早上,葛老师看了新千年的第一次日出——虽然“天气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周围也十分平淡”。很多处于历史时刻的人本身对于自己的处境也许不会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的认识,这种时刻来临的时候往往还来不及准备,而事后回想起来才猛然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处于后人也许会期待向往的某个瞬间中了。

“对于扉页四句话——其实对这些概念能有所理解感悟,关键还在于自己的思想、心理。人的追求无外乎是物质、精神的,但是这两者往往又不是纯粹的,而是有形无形交织在一起的。有了四极的体验后,我是真切地感受到:真正的哲学,或者说我们称之为真理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自己怎么调节和它们之间的距离。”

xiumi.us">


xiumi.us">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aTnTTELWibpMUN7AVbUSM3tNibGicw8BpCUfURClRJ8p2qNydjVV5My7UJj6myN1eslnHNKlW2IzgaVlLvmnwOxdw/0?wx_fmt=png");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ckground-size: 100% 100%; background-color: rgb(66, 74, 97); box-sizing: border-box;">
xiumi.us">

照片的故事

xiumi.us">

“好大的冰山”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