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北大英华's Tencent Weibo homepage. Follow now!

北大英华 收听

www.pkulaw.com目前已发展成为包括“法律法规”...

法宝关注 | “于欢案”始末梳理

2017-06-06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rDWnbRdqJxXBbWx3ez7mH9gOlA4dlIKGabI8AXbCfhwAfVaVvkDG1Q/0?wx_fmt=png) 500 10 10 215 fill stretch; border-width: 77px 5px 20px 45px; margin-right: auto; margin-left: auto;">

编者按


  随着5月27日“于欢案”在山东省高级法院二审开庭的结束,“于欢案”再一次的占领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回首这一案件,从案件开始发酵时各大新闻媒体和专家学者的纷纷表态,到持续发酵阶段民意与司法的互动、全民法律意识觉醒,再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负责人就“于欢案”答记者问中认为: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对此均未予认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应当通过第二审程序依法予以纠正。回顾这一案件的每次进展,无不彰显了法治的进步,接下来我们也将期盼最终的宣判结果,下面我们刑事法宝将先带大家一起来还原下这桩案件的始末: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mfO440tjIluyP864AoQxymPpjNicu1T2ibwDRmDEZnMvgiaianPOXUqDsQ/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案情回顾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oPS3Ph5bC5d5j4E9ANLHzS2Y8icFYVGjKuMVPbchJITcUQnL9ytjkBg/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2016年4月14日,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苏银霞及其子于欢,因高利贷欠款未还清,在其公司的办公室内被十余人限制人身自由催要欠款,期间于欢及其母亲受到极端侮辱,于欢刺伤四人,其中一人因失血性休克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7年5月20日,于欢案二审庭前会议召开。

  

  2017年5月27日,于欢案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该案待合议庭评议后,将定期宣告裁判。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mfO440tjIluyP864AoQxymPpjNicu1T2ibwDRmDEZnMvgiaianPOXUqDsQ/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新闻报道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oPS3Ph5bC5d5j4E9ANLHzS2Y8icFYVGjKuMVPbchJITcUQnL9ytjkBg/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2017年3月23日南方周末以“刺死辱母者”为题对“于欢案”进行了报道,案件一经报道,立即引发社会极大关注,舆论围绕着于欢行为的法律定性及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全面爆发,随后多家媒体都对该案进行了进一步的报道。(详见南方周末:刺死辱母者)

  

  在很多人看来,于欢的行为不仅仅是一个法律上的行为,更是一个伦理行为。而对于判决是否合理的检视,也正显示出在法律调节之下的行为和在伦理要求之下行为或许会存在的冲突,显示出法的道理与人心常情之间可能会出现的罅隙。(详见人民网:人民日报评“辱母杀人案”:法律如何回应伦理困局)

  

  可以看到,无论是从公开的形式,还是公开的程度,都体现出了二审法院的主动、负责、坦诚,公众此前对于欢案的种种疑虑、猜测甚至揣测,将会在这种公开的过程中,渐渐得到印证、释放、消弭。事实证明,山东省高院回应公众的期望,通过二审公开开庭审理,给社会交上一份有诚意的答卷。于欢案二审庭审,让我们听到了法治前进的足音。(详见人民网:评于欢案二审庭审:有诚意的答卷)

  

  备受社会关注的于欢故意伤害案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法庭采用全程微博直播的方式,向社会公开庭审实况,成为近年来人民法院司法公开的又一案例。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对司法机关尤其是手握法槌的法官来说,是一项崇高的要求。其中不仅有法律和程序的要求,也有情理要求和人心诉求。(详见人民日报:评于欢案:公开是最好的稳压器)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mfO440tjIluyP864AoQxymPpjNicu1T2ibwDRmDEZnMvgiaianPOXUqDsQ/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刑事法宝·罪名精释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oPS3Ph5bC5d5j4E9ANLHzS2Y8icFYVGjKuMVPbchJITcUQnL9ytjkBg/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1、扣押、拘禁他人强索非法债务的行为如何定罪处罚

  

  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拘禁他人的,依照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详见刑事法宝—绑架罪——专家精释)

  

  2、关于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的适用问题

  

  殴打、侮辱情节如果发生在非法拘禁行为尚未开始之前或者已经结束之后,与拘禁本身并无联系,如果该殴打、侮辱行为能够独立构成伤害罪、侮辱罪,则应与非法拘禁罪实行数罪并罚。如果不能够独立成罪,也不应纳入非法拘禁罪来作为法定从重情节。

  

  作为法定从重情节的殴打、侮辱行为,应该是指一般的殴打、侮辱行为。如果殴打、侮辱行为情节严重,已独立构成伤害罪、侮辱罪,则应以非法拘禁罪和伤害罪、侮辱罪实行数罪并罚。(详见刑事法宝—非法拘禁罪-专家精释)

  

  3、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如何界分

  

  司法实践中,在认定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时,应当综合考察案件的客观事实,不能仅依据行为人的供述来认定。具体而言,有必要将以下因素纳入考察的范围:(1)打击部位(2)犯罪工具。(3)打击强度与行为的节制性。(4)行为的危险性及其程度。(5)事件起因、行为动机以及有无预谋。(6)犯罪之后的态度与表现。(详见刑事法宝—故意伤害罪—专家精释)

  

  4、《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1995年第1期裁判规则:司法实践中,判断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根本标准是行为人的行为是否超出了"必要限度"行为人对危害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正在实施侵害的行为采取不超过必要限度的制止性的损害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详见刑事法宝—故意伤害罪—裁判规则)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mfO440tjIluyP864AoQxymPpjNicu1T2ibwDRmDEZnMvgiaianPOXUqDsQ/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百家争鸣

http://mmbiz.qpic.cn/mmbiz_png/ianq03UUWGmIsItTqnA9CZmnuyIPTm0YooPS3Ph5bC5d5j4E9ANLHzS2Y8icFYVGjKuMVPbchJITcUQnL9ytjkBg/0?wx_fmt=png); background-size: auto 4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于欢案”一经报道后持续发酵,专家学者们也各自就“于欢案”发表评论和意见,纵观各家观点,主要围绕着于欢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具体分为以下几种观点及相关代表学者:

  

  1、正当防卫

  

  周光权(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在持续侵害的场合,因为不法侵害的危险具有特殊性,防卫人按照《刑法》第20条第3款做无罪辩解的可能性高度存在;退一步讲,即便防卫人求助于特殊防卫的规定无望,但在根据前述判断规则能够肯定持续侵害场合的防卫行为并未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时,无论防卫后果是否属于重大损害,司法上也可以依照《刑法》第20条第1款、第2款的规定,认定反击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从而宣告防卫人无罪。(来自法学月刊杂志社《论持续侵害与正当防卫的关系》)

  

  徐昕(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刺死辱母者案,应定性为正当防卫,从现有资料来看,预防的防卫手段应该在合理限度内,被害人若不自行耽误救治,并不会死亡。(来自徐昕新浪微博)

  

  马长生(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于欢的防卫行为发生在被拘禁、被侮辱的现场,而且是在被诸多所谓讨债人暴力禁止他和母亲离开现场,很可能继续遭受殴打、侮辱情况下,采取的自救和防卫措施,具有合理性与合法性,构成正当防卫。(来自潇湘晨报)

  

 

正在加载...

扫描二维码关注北大法宝官方微信账号